雖然一早起床就要工作,但因為是和情人一起工作,昌義覺得精神很好,完全沒有因為前一晚稍微晚睡而有精神萎靡的情況。

昨晚躺在床上準備要睡時,嗅到枕被上淡淡的屬於另一個人的氣味時,睡意突然沒了,覺得寂寞了。

好想有人陪睡,不能是別人,就是那個人,才分開一兩個小時就覺得想念他,但又擔心打擾他的睡眠不敢打電話,只能打給別人瞎聊天,聊到有睡意時都已經快兩點了,掛了電話就睡了。

早上六點醒來,望著身旁空蕩蕩的床位感到些許落寞,但一想起馬上可以和情人見面便又打起精神了,梳洗完出來時發現手機有未接來電,正想回電時又發現有留言,聽到那低沈又帶著些撒嬌味道的熟悉嗓音時嘴角不自覺直往上翹,聽了兩遍才罷休。

明明留言裡只是說了他已經起床,正在慢跑待會兒回家洗個澡以後就出門,要自己別賴床遲到這幾句話而已,卻讓自己感到滿心喜悅。

快樂可以這麼簡單嗎?他不知道,但現在似乎就是這樣,像個傻瓜了。

換好衣服時李池獻很準時的按門鈴了,帶著簡單的行囊出門和李池獻一起搭電梯到地下室開車。

「因為心情好所以精神很好?」看到昌義臉上始終掛著微笑,李池獻有些驚訝的問道,平常剛起床的昌義看來總是疲倦,笑容也不多,一上車就說要再瞇一下,今天不一樣。

「看起來精神很好嗎?」昌義挑眉反問,自己是看不出有什麼不同,不過心情好是真的。

「嗯,精神很好的樣子,而且一直在笑。」

「我在笑嗎?」昌義摸摸自己的臉疑問道,自己沒發現這一點,心情好到外顯了?「心情是不錯。」

「不是在笑嗎,難不成是顏面神經麻痺?」李池獻玩笑道,昌義低啐了聲卻還是笑著,但也不想多加解釋了,反正的確是心情好。

到達拍攝地的咖啡廳附近李池獻先讓昌義下車他去停車,昌義走向目的地的咖啡廳時遠遠的看見從另一頭也正要走向咖啡廳的尚禹,他的笑容擴大了,朝尚禹勾了勾手指尚禹便大跨步的走向他。

昌義張開手臂一把抱住才走近還沒站好的尚禹。

「哥?」尚禹嚇了一跳,沒想到昌義會這樣打招呼,但雙手自有意識的跟著摟上昌義。

「早安,我的男朋友,睡得好嗎?」已經有電視台的工作人員在兩人週遭走動,昌義反而大方的擁抱他的男朋友,完全不在意被注視,反正大家都認為他是故意融入情境中的。

「睡得很好。」尚禹跟隨著昌義製造的情境前進,熱情回擁,還作勢要親吻他,昌義笑著推開。

OVER了!」昌義警告道,玩笑性質的,尚禹笑出一口白牙,說了聲對不起。

「兩位感情好好喔。」作家走近兩人,笑得眉飛色舞。「昌義哥早安、尚禹哥早安。」

「早安,可以開始了嗎?」昌義笑著打招呼,尚禹也對她笑著。

「應該可以了,導演,昌義哥他們都到了。」作家對咖啡廳裡的導演喊道,導演很快走向他們。

「早安,都到了我們就開始吧。」導演簡單招呼後立刻準備拍攝。「你們的位置是靠窗這桌,我們會用兩台單機,一台在這裡一台在那裡,開場先從外面拍一個遠鏡,接著拍用餐的過程。」

「今天會有突發狀況嗎?」昌義突然問道,意指他知道昨天所謂的突發狀況其實是安排好的橋段,導演楞了楞而後哈哈一笑說應該不會有。

「那就快開始吧,我餓了。」昌義摸摸自己空虛的肚子催促著,導演大笑著請他們入坐預備。

「哥都沒有先吃點東西嗎?」尚禹坐進位子裡後關切地問著對面的昌義。

「沒有,你吃過了?」他們錄我戀的時候吃東西都是真的吃,所以昌義理所當然的空腹錄影,打算藉錄影解決早餐問題。

「出門前喝了一杯媽媽準備的牛奶。」尚禹看來有些虧欠的樣子,心疼昌義餓著肚子。

「早上不是運動了嗎?是該吃點東西稍微墊墊肚子,我才剛起床啊,其實還不餓。」昌義沒認為他先喝了牛奶有什麼不對,剛剛說餓了只是開玩笑,況且本來就沒有一定吃早餐的習慣。

「嗯,那就好,擔心你餓著。」

「謝謝你,我不會讓自己餓著的。」昌義笑著,對情人的關懷感到窩心。

等攝影機架設好之後便正式開始錄影,兩人的面前已經擺好了食物。

「吃這麼多沒問題嗎?」昌義看著尚禹面前大盤子裡的食物質疑道。

「沒問題我可以吃完。」尚禹一臉笑燦如陽。

「不是吃不吃得完的問題……」昌義看著故意裝傻的尚禹涼涼的說。

尚禹微噘起唇,低嘆了口氣,拿起刀叉將盤中的食物移到昌義的盤裡。

「呀,沒要你分我吃啊。」眼見自己的盤子堆起一座小山昌義不禁嚷嚷,尚禹無奈的看著他。

「你吃吧,沒吃完可惜。」語氣帶著無奈,尚禹又嘆了口氣。「放我盤裡我會忍不住吃光它。」

「我會吃撐啊。」當他是無底洞嗎?淨往他肚子裡塞怎麼可以?

「是嗎?」尚禹面帶懷疑的睇他一眼,昌義回以一記白眼。「吃不完就別吃吧,讓你吃撐不舒服就不好了。」

「說得好輕鬆啊,把食物堆到我這裡才說吃不完沒關係,浪費食物的人變成我了,你當然沒關係。」昌義不滿的嚷嚷,自己莫名其妙變成浪費食物的人,始作俑者卻說著風涼話。

「啊,我沒想到這一點。」尚禹無辜的說著,他壓根兒沒想到浪費食物這種事啊。「那……我吃吧。」說著便動手要把食物再移回自己盤裡,昌義擋住他的手不讓他動作。

「你減重中不可以吃這麼多,我吃。」

「……你故意找我麻煩?」一下說這樣一下說那樣,怎樣都不對,尚禹眉頭都攏緊了。

「我哪有?」昌義不承認自己有找他麻煩,不過是有那麼點捉弄的意味在,看他苦惱無奈的樣子心情頗愉快。

「最好是沒有。」尚禹很顯然不這麼認為,但也沒再多說什麼,叉起一大口omelette吃下。

「晚上如果趕不及的話就不要硬趕過來了,打電話說一聲就好。」昌義一邊吃東西一邊說道,尚禹頓了下然後笑開。

「一定會去的。」他承諾道,為了情人,排除萬難沒有什麼做不到的。「不相信我?」

「不是,怕你太辛苦有負擔。」昌義解釋,是擔心他一下戲要趕著赴大邱太辛苦,不是不相信他。

「不會。」尚禹笑得甜蜜,就算是有負擔也是甜蜜的,甘之如飴。「這樣一起吃早餐的感覺很好。」

「是嗎?之前在濟州島拍戲的時候不是常常一起吃早餐嗎?那時候也感覺很好嗎?」昌義質疑他那是錯覺,吃個早餐能有什麼感覺?

「也很好,但是不一樣,那時候是好夥伴好兄弟,現在是……」尚禹認真的解析,接著上身往前傾放低音量說:「現在是情人,是甜蜜。」

聽完昌義果然露出微笑,甜甜的,但眼神又故意帶點鄙夷。「胡說,哪有什麼不一樣啊,不過就是吃早餐,是你亂想吧。」

「你不這麼認為嗎?」尚禹挑眉問道,昌義故意搖頭否認。「只有我這樣感覺啊。」他有些落寞的低嘆了下,昌義卻竊笑著。

「呀,我以前都不知道你是這種會把甜言蜜語掛在嘴邊的人,雖然已經從短答青年進化了,但沒想到變得這麼會油腔滑調,嘖嘖,人的改變真的很難預測啊!」非但不表示認同他的感覺,還嘲諷起來了,昌義喜歡欺負尚禹,已經被定型了,連作家都這樣認為,才會寫出這樣的腳本,昌義內心暗自無奈,但表現出來的樣子仍舊十分到位,讓尚禹一方面氣得牙癢癢又捨不得責罵他。

「也只有面對你的時候會這樣,就算油腔滑調油嘴滑舌也只用在你身上,誰叫你是我的男朋友。」尚禹帶點賭氣的嚷嚷,大方承認並且說是因為昌義才會如此。

昌義瞄了瞄周圍的人,對他做出個兇惡的臉。

「要不要借個擴音器來宣傳啊,這麼大聲是怕沒人聽見是不是?」

「很大聲嗎?應該是你太敏感了。」尚禹自問自答著,自認音量一點也沒有過大。

「是你遲鈍或者故意。」昌義反譏道,尚禹笑了笑算是默認了。

「如果可以在家自己做早餐吃的話感覺一定更好,你覺得呢?」

「在家自己做?那表示……住在一起嗎?你想跟我一起住?」昌義依著他的話臆測著,當然這是腳本所寫的,他想到所有情人在濃情蜜意之際會想同居是很正常的心態吧?所以最近他們倆有想同居的想法不算奇怪,至少作家同樣這麼認為了。

「……有想過。」尚禹微赧的承認,尤其在看到昌義調侃的眼神之後不自在的往一旁瞟了瞟。

「呀,進度太快了吧?才交往幾天就想同居?」昌義故意鄙夷的說著,一副他想超前偷跑的樣子。

「昌義都沒想過嗎?熱戀中的人不是應該想時時在一起嗎……我是這麼想……」尚禹豁出去似的坦白自己的心聲,作家的腳本卻說中他的心情,他看著昌義的眼神無比認真,昌義應該懂的,因為他的想法一定也和自己一樣,一樣的奢求。

「沒想過。」昌義一口否認,低下頭的臉上卻有著掩不住的笑意,發自內心的喜悅所以笑了,他若無其事的吃著東西壓抑心底的雀躍,如果不是在錄影,他想接續這個話題一直討論下去,昨天兩人正提到這想法,只是沒時間好好說完,目前僅止於提案的階段而已。

「只有我這麼想嗎……」尚禹露出失望的神情,怎麼總是自己一頭熱呢?

「是啊,我還在一點一滴的累積情感中,是你太快了。」

「是……因為我喜歡你很久了嘛,很喜歡你啊。」

「喜歡到覺得應該要一起住了?我不知道你有這麼喜歡我。」

「你不知道?沒有感受到?」尚禹訝異的挑起眉,一臉懷疑。

「沒有。」

「那怎麼辦?我應該怎麼做才能讓你感受到?」怎麼可以讓情人感受不到自己的愛意呢?尚禹表現得很在意,一心想改變昌義的想法。

「不知道,不需要特別做什麼事吧。」昌義則一副不在意的樣子,因為本來就是鬧著他玩的,並非真的感受不到他對自己的喜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kirainakyo 的頭像
Akirainakyo

我們都要有美麗的人生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期待你的文章 謝謝分享辛苦了
  • 訪客
  • 請問這裡的景泰文及真人文都不再更新了嗎?
    似乎停滯很久了
    期待版主再度開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