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禹一時語結,但很快又接上:「我說了你也不是一定可以配合嘛。」

「你說,為了男朋友說什麼都一定要排除萬難。」昌義誇張的說道。

尚禹的腦子還在搜尋自己的工作日程,昌義便搶著說道:

「看吧,其實你工作滿檔根本沒時間,是故意鬧我的吧,嗯?所以我說有機會有哪裡不對嗎?」

在一旁一邊享用美食一邊看情侶鬥嘴的三個人都覺得他們的對話有點幼稚,但是又忍不住豎起耳朵仔細傾聽,聽到關鍵詞的何自坤很自然的接口:

「尚禹哥過兩天拍完最後一場戲以後就暫時沒有工作了,六月初要去菲律賓渡假,所以五月整個月都有空檔。」

語畢現場靜滯了數秒,接著昌義呀了聲,怒視著多事的何自坤,但幾秒以後又笑了出來,孫寶賢則用筷子敲了何自坤的頭,罵他不識相,情侶拌嘴幹嘛插話擾亂,尚禹笑著跟他說謝謝,然後要昌義給出日期來。

晚餐就在互相拌嘴笑鬧的愉快過程中結束,不過當然沒有真的讓他們用完餐才結束,最後播出時所呈現的將是用剪接的方式。

錄影一結束所有的工作人員全都蜂擁而上品嚐讓人看得口水直流的料理,眾人的捧場和讚許讓尚禹笑得直露出一口白牙,但孫寶賢調侃他說可以嫁人了,讓他又羞又窘。

「我們明天早上的錄影地點是這裡。」導演把明天錄影的工作排程表交給兩人。「錄影時間大概一個小時左右,應該不至於影響兩位後面的工作,比較麻煩的是晚上,尚禹哥的工作時間如果延遲可能會影響到我們接下來的錄影,得辛苦尚禹哥趕場奔波了,但是如果真的趕不上也沒關係,安全為上,事先電話連絡我們就行,這個部份可以取消或改天再拍。」尚禹得在拍攝結束後立刻趕往大邱進行錄影,時間上稍微緊迫,電視劇的拍攝進度一有延宕,我戀的拍攝勢必到影響,最壞的結果就是取消晚上的錄影。

「我們事先已經和劇組溝通過,導演也說會配合讓我可以趕上錄影,所以我想沒問題的。」尚禹說道,工作時程是早就確定了的,當然也向劇組那邊說過,大家互相排好時間了,不至於影響。

「哦,那就好,那麼我們明天見了。」溝通完明天的拍攝之後導演和工作人員先行離開了。

昌義問孫寶賢需不需要搭他的車一起送回家,孫寶賢直說不用。

「昌義方便的話可以麻煩送一下尚禹嗎?」孫寶賢想到的還是自己家的藝人,雖然剛才錄影的時候昌義說了他會送尚禹回去,但畢竟是錄影,不能確定那時說的話是否可以當真。

「當然可以,剛才不是就說了我送嗎?寶賢哥請放心,我會將尚禹安全送回家的。」昌義笑著承諾道,他是求之不得啊。

「那就麻煩你了!謝謝你啊昌義。」

「這沒什麼,那我們就先走了,尚禹走吧。」昌義拿起自己的包包喚著尚禹,尚禹應了聲好。「哥走吧。」他也喚了一旁的李池獻。

李池獻搖搖頭。「你送尚禹回去就好,我坐計程車,明天早上我直接去你家開車。」

「幹嘛搭計程車,我送哥啊。」昌義不解的問道,不是說好了嗎?

「真的不用,我家比較遠又不順路,你早點回去休息,明天還要早起。」李池獻體恤昌義,不希望他再繞遠路送自己回家。

「啊……好吧,那哥自己小心,我先回去了。」昌義也就接受他的好意了,拍拍尚禹的肩示意,兩人一前一後走出公司大門,再一起到地下停車場坐上保母車離開大樓。

「累嗎?一整天都在工作。」昌義用單手控制方向盤,抬起空出的手摸摸尚禹略顯疲累的臉。

「嗯,有一點。」尚禹眼眸微閉享受著昌義暖和的手摩挲著自己臉頰。

「等一下回家洗好澡早點睡,別再開電腦上網了,知道嗎?」知道尚禹習慣睡前都還會開機上網,所以交待他別再花時間在那上面,早點睡覺養足精神才是重要的。

「還很早嘛。」才十點不到,回到家洗好澡也不到十一點,尚禹盤算著,但看見昌義眉頭微攏只得乖乖點頭說知道了。

「有機會記得要跟你媽媽說我不是故意那麼用力捏你臉的,是節目效果。」昌義不忘吩咐他要為自己解釋剛才被尚禹媽媽看見的畫面,深怕自己被貼上欺負尚禹的標籤。

「我會跟媽媽說,那只是看起來很痛其實很輕,昌義哥沒有下重手,放心。」尚禹笑著,拉下昌義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握住。

「謝謝你~」昌義也笑著,趁著停紅燈的時候傾身靠近尚禹,仔細查看他的臉。「好像真的有點紅呢,對不起啊,我沒有注意自己的力道,很痛嗎?」

尚禹微噘起唇,故作委屈的點點頭。

「當下很痛,眼淚都要飆出來了。」昌義聽了一臉歉疚。「但是一下就好了,沒事~」又立刻補充說明只有一會兒而已。

昌義看著他,貼近他的臉,飛快在臉頰那處親了下。

「對不起,寶貝,就算只有一下下時間也不應該讓你痛。」昌義自責的說道。

「真的沒事嘛。」尚禹咕噥著,臉上卻掛著甜得快化成蜜的笑意,因為昌義的疼惜之吻心頭暖熱不已,最近昌義對自己越來越溫柔,總感覺好幸福,幸福得讓他快招架不住,所以有時不自覺會擔心,擔心上天嫉妒他們的甜蜜,出手擾亂。

感覺被握著的手攫緊了,昌義微側過臉看了尚禹一眼,光線昏暗看不清他的表情。

「怎麼了?又胡思亂想什麼了嗎?嗯?」

「沒有啊……」尚禹笑著否認,轉頭看著昌義。「在想你好溫柔,越來越溫柔,我很幸福。」

「肉麻。」昌義心頭喜滋滋但嘴裡罵道。「灌我迷湯想得到什麼好處?」

「想要你對我更好啊。」

「我對你不夠好嗎?」昌義挑眉質問。

「很好。」

「那還……」昌義本來想發難但想了想又哦了聲。「現在是在撒嬌吧?裝可愛……」

「嗯……撒嬌吧……」尚禹也不否認。「因為捨不得離開你。」

「小子……」昌義低罵了聲,害他跟著感到難分難捨了。「明天一起床就見面了,幹嘛捨不得。」

「想跟你一直在一起嘛。」尚禹當然知道明天起床第一個工作就會見到他,但現下的心情就是不想和他分開,尤其前一天那樣甜膩的相處過後,更貪戀兩人處在一起的美好感覺,即使做的事也只是和在家裡做的一樣平凡無奇又規律的事情,只要身旁的人是他,就變得不一樣了。

「真是……」昌義嘖了聲。「但是怎麼辦?我的心情也和你一樣。」昌義說的有些無奈,但又覺得沒什麼不好的,他們也是普通人,就像所有的情侶一樣,熱戀時一分鐘都不想分開。

尚禹笑著,兩人的手交扣緊握,就如同兩人緊緊相繫的心,儘管不確定握著的手何時會因為情淡了或者其他外在因素而分開,就把握當下吧。

車行到離尚禹家不遠的地方昌義將車靠邊停下,拉起手剎車關掉車燈。

「要我自己走回家嗎?」尚禹明知故問的作勢開門要下車。

「呀!給我坐好。」昌義不滿的嚷了聲,尚禹依言坐好但佯裝一臉不解的看著他。

「怎麼了嘛,我家不是就在前面。」

「你這小子越來越懂得鬧我了啊。」昌義微瞇起眼斜睨著無辜笑著的尚禹。「算了算了,想回家就回家吧,剛吃飽這一小段路用走的,好了,就在這裡下車。」鬧人昌義可從來沒有輸給他過。

「不要啦~」尚禹抓住昌義要放開手剎車的手認輸了。「不要趕我下車。」

「是你自己說要回家的,我哪有趕你。」昌義才不承認自己趕他下車,他只是陪他玩而已。

「不要回家,還不想回家。」尚禹抓著昌義的手凝視著他的眼。「可以親你嗎?」低聲的詢問。

昌義唇角勾起,轉頭看向前方略微掃視了下後示意他將椅座放倒爬到後座去,尚禹想像那個樣子笑出聲來,偷偷摸摸的好笑又無奈,但他還是照做了,龐大的身軀要在狹小的空間裡爬來鑽去得費一番手腳,昌義看著止不住笑,不是笑他笨手笨腳而是覺得可愛,將副駕的椅座歸位後昌義才開門下車繞到後座。

「啊,好卑鄙,叫我爬過來看著我狼狽的樣子邊看邊笑,自己卻用走的過來,你是故意的吧?」尚禹抱怨著,自己費盡手腳才爬進後座他卻輕輕鬆鬆的走過來。

「是故意的。」昌義大方承認,傾身啄了下他噘起的唇。「你那樣很可愛啊,太可愛了,因為我而狼狽出糗的樣子是世界上最可愛的樣子,我喜歡,謝謝你,寶貝。」

情話一出尚禹就投降了,笑吧,無所謂了,他伸手攬住昌義的頸子吻上昌義的唇。

昌義甜蜜回應,這個獨處機會是意外得來的,他本來以為兩人又要過好幾天才有獨處的機會了,這樣甜蜜相擁甚至親吻的機會往後幾天可能都不會有。

尚禹身子斜靠在椅背上,昌義的頭靠在他的肩,看著兩人交扣的手。

「早上你走了以後,我突然想到,如果我們可以住在一起的話多好啊,每天工作回家可以看到你,早上起床看到的也是你,一起吃早餐,一起準備出門,很幸福是不是?我在妄想是不是?」他低低的說著自己早上送走尚禹之後的心情和感受及一絲不可能的妄想,太過美好所以只是妄想。

「是妄想。」尚禹看著低垂著眼的昌義,吻了下他的額頭。「但是我也曾經想過……其實一直都存著這樣的妄想,我比你更嚴重。」

「真的?怎麼沒聽你提起過?自己一個人默默想著嗎?覺得不可能會成真所以不說嗎?」昌義抬眼和他相視著,兩人的眼裡都有著渴望和淡淡失落,明知道是不可能的事卻還是暗自存著希望,註定要失望落空的希望。

「是,也覺得你一定會笑我傻,所以還是在心裡想想就好。」似乎一直以來都是如此,對兩人的現在和未來總存著無限盼望的自己,不知道被昌義說了多少次傻瓜,卻沒想到昌義也會想到和自己所想一樣的事情,他覺得很開心。

「傻瓜。」昌義還是笑了他。「我們都是。」也笑了自己。

「嗯,兩個大傻瓜。」尚禹笑著承認,傻瓜也沒什麼不好的,至少有著無限希望。「真的只能是傻瓜的妄想嗎?昌義,我真的很想和你一起生活,很想……」尚禹看著昌義的眼神充滿冀望,暗自祈求昌義點頭說好。

「傻瓜、傻瓜、大傻瓜~你這傻到底的大傻瓜啊。」昌義一連串的罵道,罵完之後露出心疼的表情,撫著他委屈的臉。「其實我也聰明不到哪裡去,我何嘗不想呢……但執行上有困難,不過至少我們有相同的希望和目標,再想想看吧,想想有沒有可能,該怎麼做。」

「真的?」尚禹露出欣喜的笑容,昌義點點頭。「好,我們再想想,你不會騙我吧?」

「我怎麼會騙你了?我在你心裡就是個騙子和自私鬼嗎?」昌義忿忿不平的舉起交握的手咬了下。

「對不起,是我不會說話。」被咬得刺痛卻反而笑了。「我的意思是擔心你身邊的阻力很多,你身不由己的機率比我高得多。」

「嘖,說的好像如果你跟你爸媽說你要和我同居他們會一口答應似的,問題都在我這邊嗎?阻力都從我這裡來嗎?」昌義不服的反駁,說起阻力的話兩人的情況都相去不遠,尚禹才是麻煩的那個吧,畢竟現在是和父母同住,不像自己本來就一個人住,就算真的和他同居也沒有人會發現。

「啊,其實我爸媽才是問題吧。」尚禹也突然發現自己的問題,無奈的笑笑。「再想想吧。」

「嗯,好好想想。哪,再親一下然後你該回家了。」昌義說著仰起頭要吻尚禹,尚禹飛快的啄了下他的唇。

「一下。」

「呀,不准報復我~」昌義笑罵道,還在記恨他的一下之仇嗎?

尚禹笑開,摟住昌義的腰將他壓倒在座椅上以後,紮紮實實的吻他和被吻一下以後才依依不捨的起身,拉整了下自己的衣服後打開車門。

「我走了。」

「好。」昌義坐起身。「回家運動一會兒洗洗澡就睡了,別再上網。」

「知道,晚安。」

「晚安。」

尚禹下了車,也沒敢回頭對他眷戀揮手,大步的往前走,昌義在車裡頭看著他的背影,一直到看不見了才離開後座回駕駛座開車離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kirainakyo 的頭像
Akirainakyo

我們都要有美麗的人生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