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飯……我們有煮飯嗎?」提起白飯尚禹才忽然想到似乎沒有煮飯,不甚確定的問道。



「我沒煮,你也沒煮嗎?」昌義一臉驚詫,尚禹搖搖頭,連忙關掉爐火要煮飯,昌義制止他。

「你會嗎?」尚禹還是關了火,不確定這任務是不是真的能交給他。

昌義扠起腰,一臉不服氣的斜睨著他。

「連楊泰燮都會的事我怎麼可能不會?」

尚禹長長的哦了聲,對他比了個請開始的動作,昌義哼了聲,拿了個大碗量了三杯米到水下清洗,動作頗為熟練,看得出真的會做,尚禹一臉激賞的樣子,說他應該是拍人劇的時候學會的,昌義辯說自己早就會煮飯了,並不是因為拍戲才學會的,尚禹只是笑。

等確定飯鍋開始啟動工作了,尚禹才又打開爐火繼續煎泡菜煎餅,這回換昌義要來考驗質疑他了。

「你會翻鍋嗎?不是把鍋子打翻,是把鍋裡的東西翻面,拋鍋,好像也可以這樣說。」昌義問道,還擔心他誤會自己的意思而另外解釋清楚。

「我懂啊。」尚禹好笑的表明自己沒有誤解他的意思。「我也不確定,沒有做過,不過煎餅這樣整片的東西應該不難吧。」

「那試試看。」昌義鼓吹著尚禹動手,尚禹點點頭,搖動了下鍋子,不甚確定的拿起鍋鏟。

「不是用鍋鏟,要直接翻。」昌義嚷嚷著,尚禹直說知道,小心的拿起平底鍋搖晃著,一個使力將鍋裡的東西往上拋。

「啊啊,要掉出來了!」昌義一陣驚呼,尚禹也驚慌的低喊了聲,連忙用鍋鏟將險些滑落出去的煎餅弄回鍋裡,放下鍋蓋後和同樣驚魂未定的昌義相視著。

狼狽的樣子讓兩人同時笑了出來。

「你不是說不難嗎?怎麼差點就沒得吃啊?」昌義糗著他,餐桌上差點就要少一道菜,而且還是尚禹媽媽親自指導的那道菜。

「我是說應該……沒實際做過嘛……」尚禹弱弱的辯解著,被昌義促狹的眼神看得不好意思了。「哎,別看了,你要不要幫忙啊?」

「要啊,你又沒說要幫什麼,辣魚湯快好了吧?接下來要煮什麼?大醬湯嗎?比較簡單的才能幫忙你。」昌義總是擺明了自己只能做些簡單的料理或者依照他說的去做,所以如果進度延遲也不是他的責任,不過那也是事實。

「好吧,那你準備一下煮大醬湯,材料我還沒切呢,你可以吧?」

昌義應了聲沒問題,轉身去拿桌上的食材,問了尚禹需要哪些以後拿著到洗手檯清洗了下,接著持刀準備切。

「都切成小塊對吧?洋蔥切絲?肉片不用切?」昌義確認的問著。

「我們昌義好優秀,我都還沒說就知道怎麼做了。」尚禹嘴甜的誇讚道,昌義不以為然的臉上忍不住稍稍帶著得意。

「沒做過也吃過啊,食材的形狀好歹是知道的。」說著一邊切起食材了,拿刀的動作雖然不甚熟練還算中規中矩順利把食材給切好了。

尚禹的煎餅早就完成盛盤,也關了辣魚湯的爐火將它端上桌,再拿了另個湯鍋放到爐子上等待昌義。

「都切好了吧,先倒點香油把蒜末跟洋蔥炒香稍微軟了再把香菇肉片放進去炒一會兒再加水進去煮,水滾後再加味噌醬和一小匙辣醬,最後把其他的食材都加進去煮就可以了。」尚禹一邊教導著昌義步驟一邊準備起鍋炒下一道菜。

「油可能會噴上來,小心哦。」看著昌義在鍋裡倒了油準備丟蒜末和洋葱時尚禹出聲叮囑著,就擔心他的手臂被熱油燙著。

「不要把我看得那麼脆弱,就算被油噴個幾下也不會怎樣。」昌義對尚禹所謂疼惜男朋友的方式還是頗有微詞,怎麼說自己都還是個男人嘛,幹嘛把自己看成嬌滴滴的女人似的。

「總之小心為上嘛,是擔心你不要覺得我煩啊。」尚禹當然知道他的想法,但仍然表明自己擔心的態度,沒因為他的微詞而有所改變。

「不是覺得你煩,是不要你把我當成女人,呀,別再說你沒把我當成女人,即使沒那想法行動上卻有。」昌義直接堵了尚禹準備回應的話,不接受他的辯駁。

「知道了……」尚禹只得吞回自己沒說出口的話,瞄了眼昌義的鍋子。「蒜末快焦了,該把肉片跟香菇放進去炒了。」

昌義應了聲,依言照做,接下來的步驟他都自己完成了,加味噌醬、辣醬、豆腐這些食材的他都毫無錯誤的做完了,蓋上鍋蓋以後轉身正想向尚禹誇耀自己厲害,迎面而來的卻是鍋鏟和筷子,他嚇了一跳後退一步。

「怎麼了?吃吃看,這樣的辣度可以嗎?」原來尚禹用筷子夾了片五花肉要讓昌義試味道,鍋鏟墊在筷子下防止湯汁滴落下去,沒有先出個聲因此嚇到昌義。

昌義呼出一口氣平復受驚嚇的情緒以後才往前一步吃下尚禹挾著的肉片,咀嚼了會兒點點頭說可以。

「剛好嗎?」尚禹再確認了下,昌義點點頭。「那就這樣了。」將青綠綴色的葱段放進鍋裡再翻炒幾下以後盛盤,昌義接過將菜端到桌上放著。

「昌義,試一下湯的味道,然後可以熄火了。」

昌義說聲知道了,掀開鍋蓋試味道。

「剩下最後一個菜了。」尚禹清洗著鍋子一邊吁出一口氣,應該可以在時間內完成吧,他沒有確認現在的時間,不過感覺兩人做的挺快的。

「剩年糕排骨了。」昌義把湯也端到桌上放著,幫忙把一旁醃好的排骨拿給尚禹準備下鍋炒。

「嗯,做好飯應該也剛好可以了。」尚禹思量道,看著大碗裡的排骨。「我把骨頭剔除好不好?這樣比較快熟爛。」

「好啊,你覺得可行就好,我也幫忙吧。」昌義自認是二廚所以不表意見,但動手幫忙剔除骨頭。

兩人一起把排骨變成排骨肉以後才開了爐火稍微將肉煎香,接著將洋葱絲和切成粗絲的白蘿蔔加入拌炒到軟化。

「昌義,幫忙拿一下辣醬好嗎?」尚禹加了碗水進鍋裡一邊吩咐昌義幫忙。「加一大匙進來……再一點點好了。」昌義照做,順手將年糕條拿來遞給他。

接著便站在一旁看著做菜的尚禹,看他耐心的慢慢翻動著越來越黏稠的年糕和湯汁以避免黏鍋,專注的臉上認真的神情,十足好男人的模樣。

昌義戀慕的眼神不管戲裡戲外都是一樣,全心全意給了眼前這個人。

將年糕排骨盛進盤裡要交到昌義手上時發現昌義熾熱的眼神尚禹的耳根霎時間轉紅,不是沒被他那樣看過,也不是腳本要求他這樣反應,生理反應哪能自我控制,或許是在公開場合或許是突如其來沒有心理準備導致,心跳莫名的加速,感覺羞赧、悸動,所以耳根紅了。

「怎麼了啊……」語氣也變得帶著點無奈、微怯,一點點的撒嬌,昌義藉著伸手接過食物的動作掩飾忍不住露出的寵溺笑容。

「沒有,只是看你好認真,覺得將來嫁給你的人一定會很幸福,有帥氣的外表還有很好的性格,竟然連料理也難不倒,太完美了。」昌義認真由衷的說道,有著讚許、感歎、欣羨和正擁有著這個男人的那種滿足。

「有這麼好嗎?」尚禹滿心歡喜的問道,昌義點點頭。「所以你想嫁給我嗎?」忽然問了句。

昌義一聽楞了楞回過神來時抬起手狠狠的捏了下他的臉頰,痛得他齜牙裂嘴。

「好痛……」尚禹撫著自己發紅的臉頰低聲抱怨。

「誰要你胡說八道了?這種話讓人聽見我還要不要見人啊?」昌義瞪著他指責他的口不擇言,沒打算要為自己的下狠手道歉。

「沒有別人在啊,問問也不行……開玩笑也不行嗎?」尚禹強調是因為沒有其他人在自己才說的。

「所以是開玩笑的?」

「不是,是認真的。」尚禹正色道。「既然覺得我這麼好,你會想──」話沒說完就被昌義呀的一聲打斷,無奈的閉上嘴。

「不准說了。」昌義嚴詞警告道,拿起筷子挾了個年糕吃,滿意的點點頭。

「好吃嗎?」見他滿意的樣子尚禹還是不確定的追問。

「好吃。」昌義肯定的說著,挾起一塊排骨肉餵進尚禹嘴裡,尚禹點點頭,自己也覺得很滿意,昌義接著又挾了個年糕餵他。

「呀,你們就是這樣才會煮得那麼慢的吧?嗯?」依照作家指示進到廚房察看進度的寶賢哥音量頗大的嚷了聲,害尚禹險些被年糕噎著,整張臉紅透了,昌義不自在的放下筷子乾笑兩聲。

「不是這樣的寶賢哥……」昌義意圖辯駁,但孫寶賢搖搖手表示不接受。

「就是這樣,都幾點了?快七點半啦,我們快餓死了你們卻在這裡你一口我一口。」他誇張的搖搖頭一臉難以接受,硬是讓尚禹臉上的紅潮遲遲不退。

「已經好了,我們只是……試一下味道。」昌義仍然試圖解釋,後來看孫寶賢促狹的樣子只得放棄了。「寶賢哥坐吧,那個──池獻哥、自坤,都進來坐吧。」他對在門外偷偷觀察的兩人喊道。

尚禹被糗得說不出話來只能轉身走向飯鍋將飯先稍微撥鬆準備,昌義見狀走過去拿碗給他盛飯。

CUT!」導演先喊了CUT更換帶子,小圓保時間上前幫剛剛忙出一身汗的尚禹擦乾臉上的汗補補妝,當然也順便幫她家尚禹哥的男朋友昌義補妝。

「哇,昌義哥真的下好重的手,尚禹哥的臉頰紅了一塊啦,難怪剛剛伯母看了都說應該很痛。」小圓一邊在那塊紅痕上撲粉一邊感歎道。

「伯母?」昌義被她的話嚇到了,是尚禹的媽媽?她不是東西拿來之後就走了嗎?

「是啊,尚禹哥的媽媽,一直到剛剛暫停之前都還留在現場看錄影的,也是她答應了才讓尚禹哥打電話,昌義哥不知道嗎?尚禹哥不知道嗎?」小圓驚訝的問,她以為他們都知道的。

昌義搖搖頭,轉頭對尚禹露出個暈死的表情,竟然被尚禹媽媽看到自己殘害尚禹的畫面,他的形象啊!他的名聲啊!他是真的很疼尚禹的啊!

「我媽說這樣了?還說了什麼嗎?」尚禹用眼神安撫昌義要他別擔心,相信媽媽不會怪他的。

「問說是不是腳本裡的安排,看起來好自然,呵呵……」

「那妳們說什麼了?」尚禹是為昌義問的,知道他在意自己在媽媽面前展現的樣貌,希望她不要誤解他對自己不好。

「就說有些是有些不是啊,本來就是這樣的不是嗎?」小圓當然不懂他們的糾結,理所當然的說道。

「嗯……」是這樣啊,他還能說什麼,尚禹抬手搭上昌義的肩,輕輕的捏了捏,要他別在意這些,只是節目效果,根本毋需在意,媽媽也不會當真的。

昌義無聲嘆息了下,還能怎樣呢?希望尚禹媽媽不要把這些當真,這一切都是節目效果而已啊。

「所以剛剛我媽媽電話裡說的話是腳本內容嗎?」那樣的話應該不是媽媽打從心裡說出來的吧?雖然她認為他們只是螢幕情侶也說不出那樣的話吧。

「是啊,是作家寫給伯母說的,我看到昌義哥很感動的樣子。」小圓小聲的說道,說完吐了吐舌頭怕被責怪似的一溜煙跑了。

昌義扠起腰看著尚禹,一臉無奈,尚禹笑了笑靠前一步低聲道:「還是擔心嗎?沒事的。」

「我知道。」昌義也知道不需要糾結在這裡,跟著笑了笑。「剛剛聽電話的時候我看起來像感動?」

「不像。」尚禹很快回答,昌義鬆了口氣。「像想握住媽媽的手說請放心把尚禹交給我的樣子。」他隨即補充一句,逗得昌義好氣又好笑,忍不住又捏了下他的臉頰,這回是輕手的。

導演一旁喊著復位要開始拍攝了,五個人一起走到餐桌旁各自坐好。

看到尚禹自然而然為昌義佈好碗筷餐具甚至挾了一碟顯然是昌義喜歡的小菜到面前的孫寶賢,眼睛都瞪大了,露出開了眼界似的稀奇表情。

「我快要以為你們真的是一對了,李尚禹你照顧昌義的樣子未免太熟練了吧?好像他是你女朋友啊,你對你媽媽有這樣體貼嗎?」

「哥~」尚禹無奈的低喊了聲,孫寶賢的話讓他既羞又糗,有種被逮著小辮子的心虛,自己是太習慣為昌義張羅了,一時間非常自然的這麼做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kirainakyo 的頭像
Akirainakyo

我們都要有美麗的人生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