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啊,怎麼可以這樣連坐?」昌義嚷嚷看著尚禹一臉事情就是這樣的表情也無可奈何,誰叫兩人是情侶?連坐似乎也是無可避免且有些甜蜜的負擔,想著他因而笑了出來。

「笑什麼?」尚禹把拌冬粉再度盛進盤裡看見昌義的笑容不解的問。

「沒什麼,就是想笑。」昌義不多加解釋,自己明瞭就好,說了又會讓他得意洋洋了吧,肯定又要把男朋友這些話掛在嘴上了。「接著呢?把握時間啊,你沒聽見客人都來了嗎?得加快速度。」

「哎,太逼迫我會搞砸的。」尚禹習慣慢慢來,急不了也快不了,何況主廚就自己一個。「我一個人只有一雙手啊。」

「知道了,在抱怨我幫不上忙是不是?對不起啊,都是我太笨了。」昌義故意扭曲他的話意,語帶自嘲和控訴的。

尚禹眉頭微攏露出個受委屈的表情,雙唇張了張但沒說什麼,默默的轉身把黃豆芽放進湯鍋裡加水開始煮,接著拿起牛肉片切成條狀。

「生氣了啊?」昌義站到他身邊試探的問著,尚禹悶悶的說了聲沒有,繼續動手處理食材,昌義扯了扯他的手臂,討好的說:「別這樣嘛,別一個人悶著頭做事,交待我做些什麼啊。」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尚禹有一點賭氣的,嘴唇不覺嘟高了。

昌義心頭一動,靠近他,輕輕的在他頰上親了下,尚禹楞住,停下動作轉頭看他。

「不要生氣嘛,對不起。」是用來討原諒的BOBO,但並不是腳本裡有的,所以尚禹是真的楞了,沒想到昌義會敢這樣演出,一旁參與錄影知道那不是腳本內容的人也都驚訝不已,但又為那點到為止、適當得宜的表現感到滿意,所以導演沒喊CUT,持續的錄下去。

終於從驚詫中回過神來的尚禹耳根轉紅,清了清喉嚨掩飾自己的欣喜和不自在,帶點害羞又有些開心得意的表情十分可愛。

「做泡菜煎餅好了,拿個大碗來。」還能有什麼氣呢?這樣輕如羽毛的親吻就讓他氣全消了,開始吩咐昌義幫忙了。

昌義拿了大碗過來,接著兩人看到場外舉起提示的紙板,要他打電話給媽媽確認煎餅的做法,但這段臨時加入的橋段台詞得他們自己發揮了。

「啊……要用多少麵粉呢?泡菜要不要切細還是怎麼著……」尚禹自然的演出著不確定煎餅做法的樣子,苦惱的對著食材傷神了會兒,昌義建議他打電話問媽媽。

「媽媽會唸我的,昨天才問過又忘了。」尚禹撥通電話一邊說道。

「伯母不會怪你的,畢竟你不是專業廚師也不是專職主婦嘛。」昌義安撫道,要他不用擔心,當媽媽的只要孩子願意做事高興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抱怨?「你開擴音,我想和伯母打招呼。」

「哦,好。」尚禹應聲,將手機開成擴音後放在桌子上。「要和男朋友的媽媽打招呼嗎?」

「是啊,男朋友,我要跟伯母說你很小心眼愛生氣~」昌義半真半假的說道。

「我哪有,不要亂告狀啊。」尚禹不服的低嚷,自己明明性格很好的,大家都這麼說。

「就有啊,剛剛不就生氣了嗎?只因為我開你玩笑就生氣了,不是小心眼愛生氣是什麼?」昌義指證歷歷,尤其又是幾分鐘前才發生的事而已。

「那是因為你不幫忙還說故意誤解我說的話。」尚禹反過來指責他。「還有,我沒有生氣,最多是……有一點點賭氣而已……」

「是嗎?賭氣跟生氣不過是一線之隔,各人解讀不同而已,我怎麼看都覺得意思是一樣的,孩子氣的小子,愛鬧氣。」昌義越說越故意,硬是要在他頭上冠上鬧脾氣的帽子,看他無奈又微惱的樣子而笑得賊兮兮。

「誰孩子氣啊,會這樣說的人才是孩子氣,是你。」尚禹反擊回去,昌義不理會他當沒聽見似的,兩人都沒注意電話早已接通而且已經在線上,尚禹媽媽都把他們小倆口鬥嘴的內容都聽完了。

『喂,尚禹啊~』尚禹媽媽終於忍不住開口叫喚,尚禹嚇了一跳這才發現電話已經接上了,不自在的乾咳了聲。

「嗯……媽媽,在忙嗎?我有事想請妳幫忙。」直接切入主題避免媽媽提起聽到兩人鬥嘴。

『沒忙,剛剛讓自坤拿東西上去這會兒正在回家路上,昌義也在是不是?』

「啊,是,伯母您好,我是昌義,您好嗎?」昌義一聽尚禹媽媽問起自己連忙出聲打招呼。

『很好很好,你也好吧?今天跟尚禹一起作飯了?麻煩多幫幫我們尚禹啊。』

「沒有,是尚禹主廚,我幫不上什麼忙,剛剛還抱怨我不會幫忙呢。」昌義果然如自己所說開口告狀了,尚禹扯了扯他的手要他別說。「我不是不幫忙啊,而是我不會,他又不說要我做什麼,因為這樣自己生起悶氣了。」昌義不理會他的阻攔仍然繼續告狀。

『我知道我知道,剛剛聽了一點。』尚禹媽媽語帶笑意的說著,昌義反而感到赧然了。『大家都說我們尚禹脾氣好,但是我知道他執拗起來很讓人傷腦筋的,悶著頭也不說,昌義啊,讓你為難了不好意思,多多包容他吧,雖然有時候脾氣會像個孩子,但多數時候都很好說話,你別跟他計較啊。』尚禹媽媽認真的跟昌義交待著,完全如同視昌義為她兒子的另一半似的,昌義有些分不清這是作家給的腳本還是她發自內心的想法,卻莫名的滿腔感動,他霎時間語結了。

尚禹發現了昌義說不出話來,狀似不自在的推了推昌義的肩。

「哎,媽媽在說什麼啊,我才沒有那樣,不要聽昌義亂說,他才任性呢。」主動接下話說,排解昌義說不出話來的困窘。「媽媽,我是要問妳泡菜煎餅的作法。」趕快導回正題。

『昨天不是才告訴你嗎?一覺醒來就忘了?』

果然被唸了,尚禹看著昌義用唇語說我就說吧,你偏說不會,昌義只是笑笑,抬手拍了拍他的肩。

「對不起,媽媽,但是我沒有忘記,只是有一點點不確定而已,麵粉的量要用多少?麵糊要拌到什麼程度?是不是要需要用韭菜?我沒買到,用葱可以嗎?」

『沒有韭菜用葱也可以,切段,麵糊不要太乾,不然煎好會很硬,肉要切成細絲才好熟,泡菜也是切絲,一起拌到麵糊裡下去煎,煎的時候加一點香油吧,這樣味道比較香,哎呀,我這不是全說完了?那昨天我又何必教你,真是的。』

「是,對不起,都是我不好。」尚禹笑著道歉,都怪自己太笨害媽媽又要重說一遍。「謝謝媽。」

『哎呀,謝什麼,你做好就好,不要丟臉。』

「啊……我盡量。」尚禹不敢保證自己丟不丟臉,只能說盡力而為了。

『要加油啊兒子!可別讓我得另外找時間做大餐彌補經紀人大人們。』

「是,我知道了。」尚禹撓撓臉微露尷尬,看見昌義促狹的笑意。

「伯母,我會盡量幫忙的,請您放心,不管在任何方面我都會盡可能的幫助尚禹。」昌義突然說道,像是在承諾些什麼似的,尚禹媽媽聽到他的話頓了會兒,接著才說很好,有昌義在她很放心,最後叫他們趕緊去忙便掛了電話。

「好了,趕快開始吧,再慢他們都要衝上來了。」昌義催促著因為聽到他剛剛跟尚禹媽媽說的話而沈浸在感動情緒中的主廚。

「湯滾了,把魚放進去。」尚禹回過神指揮著。「挾一些泡菜出來稍微切一下也放進湯裡,加一大匙的辣醬,放著讓它煮。」

昌義照著他說的做好之後再來到正在拌麵糊的尚禹身邊。

「好了主廚,接下來我要幫你什麼呢?別再說我沒幫忙了啊。」昌義主動提問要求幫忙,說是不想讓尚禹再有機會說嘴。

「豆腐,切成小塊,待會兒要加到湯裡煮,然後幫忙切一下五花肉。」尚禹當然也就不客氣了,直接了當的指使他做事,昌義毫無異議的接受他的指使,一一做好。

切好待會兒要炒的五花肉之後昌義又來到尚禹身旁,他正小心翼翼的將麵糊倒進平底鍋裡煎,瞥見昌義靠近,抬手輕推了下他。

「這個可能會有油噴出來,不要靠太近,你去把豆腐加進湯裡吧,然後嚐一下味道看看。」擔心昌義太靠近油鍋被噴濺出來的熱油弄傷所以要他別站太近,要他做別的工作去。

昌義把切成小塊的豆腐加進鍋裡,稍微拌了下以後用湯匙舀了點湯汁試味道,覺得沒問題但還是另外舀了點吹涼要給尚禹試,尚禹就著昌義的手直接喝了。

「不會太辣嗎?」尚禹問道,雖然自己覺得可以,但昌義比較不吃辣,擔心對他而言過辣了些。

「還好,會配白飯嘛,這樣可以。」昌義感受到他的貼心而笑了,將鍋蓋蓋回去以後看著平底鍋的東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kirainakyo 的頭像
Akirainakyo

我們都要有美麗的人生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佩
  • 搶到頭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