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昌義的表情很不給面子的寫著質疑,尚禹的嘴唇動了動沒說話,執著的低下頭繼續切。

「真的不用刨絲器啊?」昌義見他似乎和自己拗上了,忍不住開口。「這樣不會比較慢嗎?」

尚禹停下動作抬頭看著昌義。「那你要不要來幫我?」

昌義狀似無奈的攤了攤手。「得等我搞定這些燒賣。」

尚禹無言嘆息,認命的繼續切菜,後悔聽從他的意見決定做拌冬粉,否則不用切那麼多的材料。

「尚禹,快點幫忙在鍋裡加些水燒開,燒賣快要做好了。」昌義非但沒幫忙還指使努力和那些蔬菜奮戰的尚禹幫忙燒水,硬是打斷他的作業。

被使喚的尚禹只應了聲便放下做到一半的工作轉身幫忙加水進鍋裡燒,弄好之後再回到原位繼續,見昌義將包好的燒賣放進蒸籠裡擺好時又自動的過去要幫忙將蒸籠放上水鍋。

「小心蒸氣燙。」昌義叮囑著,擔心他被熱燙的蒸氣傷著了。

放好蒸籠後再轉身回來切菜,昌義確認了蒸籠沒問題之後來到他身旁。

「二廚來了,請問大廚我要做什麼工作?」

尚禹笑著,看了看食材。「排骨,把排骨拿出來洗洗先醃會兒去腥。」

「排骨嗎?」昌義往檯上的購物袋裡翻找了會兒,將一盒排骨取出來找了個大碗盛裝後又站到尚禹身旁。「用什麼調味料醃?」

尚禹睞了他一眼淡淡笑了笑。「我以為你會問我要用什麼東西裝呢。」

昌義聽了佯怒的咬著唇輕拍了下他的後腦勺。「你以為我是嬌生慣養的楊醫生啊?」

「差不多了,我們昌義命好,對廚房的事同樣不懂啊。」尚禹笑嘻嘻的說著,佯怒的昌義也忍不住笑了,尚禹對他指了指要用哪些調味料,昌義一一照做。

將醃好的排骨擺在一旁洗個手再轉回來。「接下來呢?」

「接下來……」尚禹頭都沒抬。「倒一杯開水。」

「開水?好。」昌義走到杯架前拿了個水杯再裝了開水來。「開水來了。」

尚禹抬起頭,看著昌義的表情有著狡黠和惡作劇的味道。

「拿起開水讓我喝,主廚渴了。」這完完全全是金景修的口吻和作風,尚禹不是故意要讓自己景修化的,是腳本這麼寫的,昌義也知道,所以也沒辦法怪他,只是看出他笑容裡有著得逞的感覺,根本是藉機會啊……

「呀,整我啊。」昌義發現被捉弄而不滿的嚷嚷。「要喝水不會自己喝還要人餵。」

「我手上都是菜渣什麼的髒了,拜託幫我一下嘛。」

昌義帶點鄙夷的眼神看著他一會兒才心有不甘的端起水杯湊到他嘴邊讓他喝了大半杯的水。

「謝謝你,你最好了。」尚禹嘴甜的道謝企圖平息昌義的不滿,昌義低哼了聲。

「如果二廚在等燒賣完成的空檔可以的話,麻煩燒鍋水讓我燙冬粉條好嗎?」尚禹恭敬卑微的請求道,那委屈求全的樣子總算逗笑了昌義。

「知道了,燒水嘛,我會。」昌義轉身走到爐具前。「嗯……但是要用多大的鍋子?我不知道需要多少水才夠。」

「一般煮湯用的鍋就行了,在底下的櫃子找找,應該有。」

昌義彎下腰打開櫃子查看,看到個適用的湯鍋便拿了出來,加了水放上爐子加熱,接著去看自己的燒賣剩多少時間可以起鍋。

另一方面在廚房外看著螢幕控制現場的導演那裡,擠了不少人,除了電視台的工作人員還有HM的小圓、孫寶賢、何自坤,昌義家的李池獻,一群人擠在小螢幕前看著廚房裡散發粉紅氣場的兩人正專注時,HM門口的對講機忽然響起,小圓連忙過去應門,不久後按門鈴的人進來了,是尚禹媽媽。

「哎呀,伯母怎麼會來?」孫寶賢上前招呼。「不是特地來看錄影的吧?」

「啊?已經開始錄影了?我來晚了啊……」李媽媽略顯苦惱的樣子。「剛去辦點事情就來遲了,是我們尚禹說需要一點泡菜和小菜我說要幫忙送來的,會不會太晚了?」

「不會不會。」作家走了過來,一臉興奮。「伯母要不要親自送進廚房裡?」

「送進廚房?那不是會被拍攝到?」

「是啊,一起入鏡嘛,男朋友的媽媽幫忙送小菜來的情節很不錯。」作家興致勃勃的提議著,但李媽媽連忙搖手拒絕。

「不要啦,我一個阿珠媽上電視怎麼能看,不要不要。」李媽媽把手上的提袋交給一旁的何自坤。

「那我讓尚禹哥打電話給您問菜的作法好不好?只是聲音不要緊吧?」作家退而求其次的提出要求,就是不放棄讓尚禹媽媽加進節目裡。

「哦……電話是可以啦。」

一聽李媽媽首肯,作家立刻回身到導演身邊耳語了一陣,導演點頭之後她拿出現場提示用的紙板開始寫字。

廚房裡。

昌義關掉爐火要把蒸籠拿起來,正在旁邊燙冬粉條的尚禹看到立刻放下手上的工作,搶先將蒸籠拿起來,昌義嚷了聲,他當沒聽見似的將蒸籠放到料理檯上又轉回身去忙。

「你到底把我當成什麼了?我是紙糊的還是玻璃做的,什麼事都不能做嗎?這樣你有什麼立場說我這二廚沒幫忙?」昌義對尚禹那樣把事情都搶了去做的行為頗有微詞,覺得自己被輕視了,被當成了女人般的保護。

「你在生氣?」尚禹把冬粉條撈起放進準備好的冰水裡降溫,轉頭看著昌義。「我沒有看不起你的意思啊,我只是……疼惜我的男朋友,你看你那雙手那麼細緻漂亮,我擔心它被燙傷,那也沒什麼,不要生氣啊。」

「我是男人──」

「我知道你是男人,不能說你的手漂亮,對不起,我以後不會這樣了。」尚禹搶先一步道歉,但還拐著彎稱讚他的手漂亮。「我只是想疼你……」

「呀,不要說了。」昌義一臉赧然瞄了眼門口確定是不是有其他人在,對於自己被疼惜這種事不能適應的樣子,畢竟是男人啊!

「不生氣了吧?」尚禹笑著追問,看昌義無奈的點個頭後才戴上一次性的手套後抓了一小撮的冬粉條切成較短的一段,放進裝了已經加好調味料的什錦菜裡,用手抓拌均勻了以後再抓起幾根豆芽試吃味道,不甚確定的歪著頭思索了下,接著抓了幾根小黃瓜絲要讓昌義試味道。

昌義伸手要拿,尚禹示意要他張嘴直接吃,昌義又瞄了瞄門口確認沒有人才張嘴吃下。

「如何?味道對嗎?夠嗎?」

「可以,再加一點醬油吧,醬油味道太淡了。」昌義建議道。

「好,加一點醬油。」尚禹從善如流的再加了些醬油進去,拌勻了以後就盛到盤裡。

「好了?」

「嗯……好了──啊!我忘了蛋絲。」尚禹看著那盤什錦菜總覺得哪裡不對,原來是少了一個顏色,少了一個材料了。

「什麼蛋絲?」昌義不解,雖然吃是吃過,但還真沒注意過裡面有哪些材料。

「要煎蛋皮切成蛋絲啊,我完全忘記了。」尚禹一臉懊惱樣,連忙拿碗打蛋準備煎蛋皮。

「非用不可嗎?既然會忘表示它可有可無,略過不要緊吧?」

「蛋都買了啊,而且那樣不完美。」尚禹堅持一定要有蛋絲,開了爐火燒熱平底鍋。

昌義不是主廚,只得配合的點點頭。

「那我能幫你什麼呢?」

尚禹把蛋液倒進鍋裡,搖動鍋子讓蛋液平均舖滿鍋底,再把爐火關成中火。

「幫忙煮辣魚湯吧,把青花魚拿出來洗一下然後切對半。」尚禹一邊忙煎蛋皮一邊指揮道,看到昌義要拿魚的時候突然阻止。「那個魚腥味重,要不要戴手套?」

「不用,洗手就好。」昌義拒絕,把魚從盒子裡取出放到水龍頭下沖洗,尚禹拿了個大碗給他放魚。

魚洗好後昌義將牠們拿到料理檯放上砧板,左看右看不知如何下手。

「要切成怎樣?印象中吃到的是塊狀,是那樣嗎?」昌義不甚確定的抓起菜刀在食材上比劃。

尚禹點點頭,關了爐火小心的將蛋皮從鍋中取出放到切熟食的砧板上。

「今天的魚不大,就切對半吧,要一刀完成,太多刀會讓魚肉碎爛,大概切在魚肚這裡就可以了。」尚禹拎著蛋皮搖動讓它散熱好預備切絲。

昌義拿起刀小心的抵上魚身,聽從尚禹指示的一刀切斷,鬆了口氣,抬頭看到尚禹露出讚賞的笑。

「我也算有天份啊,這麼難的事我都會了,不知道有沒有廚師這類的角色可以接,可以嚐試一下。」一刀乾淨俐落完成切魚的動作讓昌義都得意起來了,覺得自己足以擔綱廚師的角色了。

尚禹笑著附和說真的做得很好很棒,他繼續將剩下的魚都切好後尚禹的蛋絲也切好了,他把已經盛進盤裡的什錦菜又倒回剛剛的大碗裡和著蛋絲再重新拌勻。

拌好之後他又抓了一小撮要餵昌義試味道,昌義這回很自然的仰頭張嘴吃下,但敲門聲忽然響起讓兩人嚇了一跳,昌義險些嗆著。

廚房的門是開著的,是要進來的人敲在門上提示裡面的人,雖然沒有立即闖進來但兩人的親暱已經被看得一清二楚了,來的人是何自坤,他把手上的提袋放到料理檯上以後退到門口。

「抱歉,這是尚禹哥的媽媽說尚禹哥需要用的泡菜和小菜,所以……」所以他不是故意闖進來破壞他們美好氣氛的,何自坤看著一臉不自在的兩人其實自己也感到不自在,話說的支支吾吾,眼睛都不好意思多看被粉紅氣場包圍的兩人。

昌義轉個身轉向洗手檯背對何自坤,尚禹則清了清喉嚨。

「我媽來過了?」何自坤點點頭。「不是要你七點再過來嗎?」

「我在樓下啊,伯母拿東西要給尚禹哥我才上來的。」何自坤頗為無辜的解釋道,不是故意不遵照尚禹規定的時間提前來,他也是不得已。

「我知道了,謝謝你。」尚禹當然不會為此責怪他。「先到外面去吧,七點再進來。」

「知道了。」何自坤尷尬的笑了笑,走了一步又停住轉回身。「尚禹哥,食物味道很香我們都很期待。」

「我們?」

「還有池獻哥……寶賢哥都是,他們都在,呃……在樓下。」何自坤補充道,說完一溜煙的跑了。

「寶賢哥?」昌義轉過身質疑的看著尚禹,尚禹連忙搖頭表示自己並不知情,而且這也不是腳本裡預定參與的人,寶賢哥是臨時加入的。

「呀,這下你沒做好就真的丟臉丟大了。」昌義猛搖頭,替他擔心了。

「什麼?又是我一個人的責任嗎?」尚禹不滿的嚷嚷。「你也參與了啊。」

「主廚是你嘛。」又想撇清責任,昌義硬是不承認這頓料理自己算主廚,頂多是跑腿的幫廚而已。

「不管,名義上是我們兩個宴請的,責任兩個人擔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kirainakyo 的頭像
Akirainakyo

我們都要有美麗的人生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