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真容易說服。」兩人繼續往下一個商品區時昌義忍不住取笑道。

「啊!你也有責任啊,我問好不好,你說了好我才買的。」尚禹忙辯駁道,明明在場的是兩人,而且答應的人是他,怎麼變成自己是容易被說服的那個?

「是因為我看你很有信心又興致勃勃的樣子才回答說好,被說服的人其實是你。」昌義分析道,相當公正公平毫無錯判的,尚禹氣虛的認了,自己當下的確覺得做得到,應該是把情緒寫在臉上了。

「好,是我被說服了,對不起。」

「沒關係~我也覺得你可以做到而且可以做得很好。」昌義毫不吝嗇的誇讚著,不過為了可以不動手料理而把尚禹捧上天的意圖非常明顯。

尚禹失笑搖頭,但不覺得有何不對,反正……自己就是被吃死的那一方,不管人前人後都是。

最後再買了麵粉、年糕片、味噌醬和幾條鯖魚和一瓶香檳之後,採買的工作便告一段落,兩人推著滿載的推車結帳去。

結完帳尚禹提起一大袋的購物袋,昌義看了想幫他但尚禹搖頭拒絕。

「不會很重,我自己提就可以了。」

「很重,而且還要提著走到公司,我幫你。」昌義堅持要幫忙,不讓他逞英雄。

尚禹無奈的讓出購物袋一邊提把給昌義提,兩人一人一邊提著滿袋的食材往尚禹的公司而去。

導演才喊了CUT一旁的李池獻及何自坤立刻箭步上前要幫他們兩人提那個購物袋,四個大男人搶提一個購物袋的樣子頗為好笑,昌義連說了幾聲不用了不讓他們接手。

「你們以為這多重啊?我們兩個人提綽綽有餘了,別忘了我們尚禹鍛鍊可是為了要搬動車子的,區區一袋食物算得了什麼。」昌義忍不住拿尚禹年代久遠前說的話來糗他,尚禹邊笑邊埋怨昌義不該再拿這件事出來笑話自己。

一行人說說笑笑的來到尚禹公司,還沒到下班時間所以公司的人幾乎都還在,一見他們進來全部的人都站起來,不過不是為了迎接他們,是準備下班。

尚禹將東西拿到一旁桌上擺著後就看到理事孫寶賢從辦公室走出來。

「寶賢哥。」尚禹打了聲招呼,孫寶賢點個頭應了聲。

「你好,寶賢哥,好久不見。」昌義有禮的向孫寶賢招呼問好,孫寶賢笑著上前拍了拍他的肩。

「真的很久沒見了,昌義,還是一樣忙嗎?」

「最近還好,只有音樂劇和一些零星的工作,過陣子新的電視劇才會開拍。」

「但是工作沒有間斷過對吧?真的很勤奮認真的昌義君啊。」孫寶賢讚許著昌義的“努力”工作。「哪像我們尚禹,過幾天拍完電視劇就要休長假了,你告訴他藝人可以這麼好命嗎?都讓人寵上天了。」

昌義笑了笑,看了眼有些尷尬又無措的尚禹。

「是啊,尚禹被寵壞了,不過那也是寶賢哥你們疼他才會讓他放長假,他剛好還在減重,休個長假好好執行再以最佳狀態出現在FANS面前很棒不是嗎?他電視劇一部接一部拍,也該休息沈澱了,我覺得沒什麼不好的。」昌義真誠的述說著自己的想法,當然其中也融入了自己對尚禹的疼惜和寵溺,只是自己不自知而已。

「哎唷,尚禹你是拿了多少好處還是給昌義洗過腦了?怎麼他全為著你了?我聽說他是工作狂,竟然會說這樣的話,太驚訝了。」孫寶賢顯然為昌義維護尚禹的事感到驚奇,雖然知道他和尚禹的交情好,但沒想到他連工作的事都向著尚禹。

「我沒有,冤枉啊!」尚禹連忙辯駁,哪有洗腦,好處……獻身算嗎……

「我是工作狂不代表我會拉著身邊的人一起栽進去啊,寶賢哥想太多了,我是純粹就這件事來說,現在休息對尚禹只有好處沒有壞處,你們都答應了不就代表你們也是這樣想嗎?」昌義立場公正無私心的說著,雖然剛剛說的話有偏坦尚禹的傾向,但及時拉回來客觀的立場上了。

「是啦是啦,也只能答應了,又不能強押著他工作,小子,怎麼大家都這麼疼你?」孫寶賢嗤了聲睨著尚禹說道。

「謝謝大家對我的疼惜,包容我的任性。」尚禹只是笑著,微躬著身認真其事地向身邊的人一一道謝,他是真心感謝大家對他的愛護,非常真誠的。

看到導演帶著工作團隊進到室內,孫寶賢上前和他們招呼寒暄,尚禹和昌義則站在一旁等候。

「謝謝哥。」尚禹輕聲的向身邊的昌義說了句。

「什麼啊?」

「謝謝哥愛我、疼我、幫助我。」

昌義挑起眉,眼睛往兩旁了瞄了瞄注意有沒有人聽到他的話。「不要亂說。」低聲警告著。

尚禹不以為意地笑瞇了眼看著他,還抬手摸昌義的頭,昌義的頭往旁邊一偏沒閃過,瀏海因此亂了,忿忿地瞪著他。

尚禹哈哈大笑但還是伸手幫他順好頭髮,兩人不經意流露出的親暱小動作幸虧現場人聲紛囂所以沒人注意到。

公司的人幾乎都下班去了,尚禹注意到小圓還沒走,站在一旁和後來才到的作家開心聊天,這兩個女孩湊在一起大概又要看著錄影現場幻想他們兩人的事情了。

寶賢哥也在,可能剛好在公司所以乾脆留下來看錄影,寶賢哥應該不會看出他們之間的情愫吧,尚禹稍微擔心了下。

兩人到廚房就定位後便正式開始錄,尚禹拿出事先準備好的兩條圍裙自己先穿上接著幫昌義穿上,昌義看著身上的圍裙說比人劇裡那條好看多了,是素面深綠的。

一邊忙著拌著燒賣的內餡料的昌義一邊往外頭張望了下,放心不下的問道:「自坤真的不會提前來吧?你有交待他什麼時候到嗎?」

「有,我要他七點再到,不要緊張嘛,就算他來了也不會進來看我們做菜啊。」尚禹對昌義緊張的反應感到有趣,能讓昌義失措的事並不多,沒想到做菜會是其中一項。

「我怕他不聽你的話,你們家的經紀人都很愛鬧你玩啊。」昌義一副不信任他的樣子,不過那也是事實,尚禹公司的人都向來都這樣對待他的。

「不會的,聽你講的很像我很好欺負是不是?」

「是很好欺負沒有錯。」昌義贊同的說,看到尚禹眉頭微攏時笑了。「那表示你個性好,不像有些藝人會對公司的人擺架子,這是讚美詞啊。」他義正詞嚴的解釋自己的話意,尚禹只能無奈接受。

「你怎麼會做燒賣?那不是很簡單的料理吧?」尚禹看著熟練拌著餡料的昌義疑問道,當然這是腳本預定的台詞,昌義早就親手做給他吃過了,美味且飽含著愛,完美的一百分。

「之前幫雜誌做專題時學的,不過那之後都沒有再做過,你們都要當白老鼠了。」昌義語帶歉意的說著,臉上的表情卻有些幸災樂禍,嘴角還掛著笑。

「我相信你啊,一定沒問題的。」尚禹臉上堆滿笑意,對於自己要當白老鼠這件事絲毫不介意。

「哪來信心啊?」

「不知道。」尚禹回答,笑咧了嘴。「就是對你有信心。」說穿了就是盲目擁護啊!

「如果失望了可不要怪我。」昌義先下了但書,先擺明了可能會是最壞的情況,以免最後被怪罪。

「不會的。」尚禹還是認定他一定會做的很成功。「需要幫忙嗎?不過我不會,不知道做什麼。」

「接著需要把餃子皮桿得再薄一些然後包內餡。」昌義說道,看他一臉茫然的樣子搖了搖手。「我自己來就好,你去忙你的,其他的菜都是你要做的,不快點動手來得及嗎?晚餐要變宵夜了。」

「什麼?真的要讓我一個人做嗎?會不會太過份了?」尚禹臉都皺了,是兩個人要一起宴請經紀人的不是嗎?應該要一起做才有意義啊。

「我是二廚我會幫你,你是主廚,所以你得先動手備料啊。」昌義理直氣壯的回答,自己沒有說要讓他一個人做,只不過是大部份的工作都讓他執行而已。

「備料是二廚的工作不是嗎……」尚禹想推翻昌義,但觸及昌義懇求的眼神時便弱了下來。「哎,要切的東西好多……」一邊哀怨的說著一邊認命的拿起菜刀開始切菜。

「等我弄好我會幫你。」昌義強調著,自己絕不是要把事情都丟給他做,只是那是他擬的菜單,本來就該由他主廚,自己就是幫點小忙而已。

「知道了。」尚禹雖說著知道表情卻是半信半疑的,但又何奈,只能小心翼翼的將那些食材都切成細絲,後悔自己為什麼要決定這種需要大量刀工的菜單。

「沒想到你刀工不錯啊,切得很整齊也蠻細的,不過……」昌義一邊包著燒賣一邊看他將紅蘿蔔先片薄再切成細條。「不能用刨的嗎?用刨絲器刨不是比較快又省事?」

尚禹的動作頓了頓,露出好笑又無奈的樣子,刨絲器,根本忘了有這種工具。

「該不會忘記有這東西了?」昌義看了他的表情猜到他的窘態。「不對,其實你是想表現你的刀工吧?」他故意糗道。

「不是這樣啊!」尚禹否認,被他糗得臉有些微紅。「那個……刨絲器刨出來的大小不一致不好用,自己切才能控制自己需要的長短粗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kirainakyo 的頭像
Akirainakyo

我們都要有美麗的人生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Faye
  • 搶到頭香了~~
  • Emma
  • 呵呵~
    我戀的頭香很好搶啊!
    很少人留言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