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可能想醒就醒嘛……」尚禹忍不住反駁了句,要可以這樣就沒有惡夢存在了啊。

「可以的,夢裡知道那是在作夢吧?難道當下覺得是真的?」

「不要說了……」尚禹懇求著,不想再提起夢境了。

「好好好,不說了,你也別想了,全部抹掉刪除。」昌義用指腹在他額上劃了劃線代表刪除他腦子裡不好的記憶,尚禹被他孩子氣的舉動逗得笑出一口白牙。

「好笑啊?」昌義捏了下他的鼻子。「好了,起來梳洗梳洗吃早餐了。」

「早餐?」尚禹驚奇又不確定的重覆了句。「哥做好早餐了?」

「是啊,所以才來叫你起床的,誰知道……」昌義站起身揉亂他的頭髮。「早餐都涼了,快過來。」

「好,馬上好。」尚禹驚喜的笑,掀了被子下床大跨步的往浴室去,昌義在後頭笑著離開房間。

幸好土司雖然冷了還不至於復軟,所以不需再回烤,鮮奶退了冰剛好,早上不適宜吃冰冷的食物。

尚禹梳洗換裝好來到餐廳時看見桌上那些昌義親手準備的食物笑得快合不攏嘴了,自己昨天買的食材本來預定是自己要準備早餐的,沒想到竟然會是昌義準備了。

「幹嘛笑成這樣啊,快坐下來吃了。」他驚喜的表情早就預料之中,但看到的時候還是感到很滿足,昌義的成就感不可抑地上升中。

「哥今天怎麼了?特別早起做的嗎?好驚喜。」

「是想上廁所所以早起了。」昌義誠實的回答,沒貪功說謊讓他以為自己是特地起床做早餐,他拿起一片土司抹著奶油。「東西都冷了,沒關係吧?」

「當然沒關係,已經很感動了。」尚禹叉起荷包蛋一口吃下又喝了半杯鮮奶,就像當時戲裡一樣,昌義看慣了見怪不怪,將抹好奶油的土司遞到他面前。

「哥今天這麼體貼好不習慣。」尚禹接過土司一邊感嘆道,這些事往常都是自己為昌義做的,今天反過來了自己卻不習慣了。

「沒辦法,誰叫我讓你傷心難過了,不做點事補償怎麼行啊~」昌義煞有其事的說著,故意接續他剛剛因為夢裡受了委屈要求自己安慰的玩笑,說是要主動給予補償。

「謝謝哥。」尚禹笑著咬了口土司,怎麼會做那樣的夢呢?昌義明明對自己很好,連自己用夢來無理要求他都沒有一句責怪,反而順著自己的意、好生安慰,這樣的昌義不會對不起自己的,絕不會,尚禹打從心裡這樣想的,但夢境豈能自我掌控?只能遺忘它。

「只要以後別再讓我一大早就看到你淚流滿面的畫面就好。」都要嚇死了,他真是拿眼淚這物質沒輒,尤其當它出現在靦腆愛笑的尚禹臉上時,他的心就無法控制的慌。

「哪有淚流滿面啊……」尚禹小聲地辯駁著,不承認自己有哭得那麼厲害。

「沒有嗎?待會兒回房間看看,枕頭上都濕了一塊了,應該還沒乾吧。」昌義指證歷歷道,他明明就看到有人貼躺枕頭的那一面臉頰整個是濕的,如果不是淚水難道是口水?

尚禹臉紅了,忽然覺得自己很誇張了,到底有什麼好掉眼淚的?但自己這一生截至目前為止這樣瘋狂落淚都是為了昌義,不管是現實或是夢境,因為之前也曾經有過。

「哥覺得我很幼稚吧?作夢哭到枕頭都濕了,醒來還吵著要你負責,我很煩嗎?」整個人清醒以後才覺得自己剛才的行為實在太幼稚可笑了,昌義雖然耐心配合但也多少感到煩了吧。

「很可愛啊,像孩子一樣。」昌義不以為意的笑著,安慰的摸了他的臉。「對情人撒嬌不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嗎?不用想太多,那樣的你我一樣喜歡,是別人看不到的可愛,何況你愛撒嬌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現在才意識到嗎?」

「我一直這樣嗎……」尚禹詫異又歉然的問著,昌義不置可否的聳個肩,雖然昌義常說他愛撒嬌裝可愛,但他自己不覺得自己在撒嬌,今天自己卻很清楚的意識到了,撒嬌……百分之百。

「呀,撒嬌沒有不好,不用驚訝也不用害羞,我就喜歡你那種樣子,嘟嘴、懇求、可愛的聲音,不要做任何改變也不要故意表現成熟,知道嗎?」昌義清楚明白的說了自己喜歡他撒嬌,要他不用擔心幼稚不幼稚的事,哪對情人不幼稚?那是只在情人面前才有的樣貌,是因為全心相信依賴著對方才會表現出來的。

尚禹一臉不確定,自己平常不是那樣的,只有在昌義面前才會嗎?真的不要緊?

「嗯~寶貝~拜託你繼續對我撒嬌嘛,好不好~」昌義握住尚禹的手腕搖晃了下,噘著嘴語調軟軟的、甜甜的……分明就是在撒嬌!

尚禹忍不住笑開,知道昌義是故意的,故意對自己撒嬌,意在讓自己知道,情人間的撒嬌是多麼可愛的行為,因為這樣的昌義真的好可愛。

「知道了,請以後繼續包容我的幼稚,昌義~」

昌義重重的喘了口氣,虛脫了似的靠著椅背,睨著他。

「累死我了,一大早就要這樣絞盡腦汁安慰人,只有你這個傻小子可以讓我這麼累,這筆帳記著。」

「是,對不起……」尚禹笑著道歉,用叉子叉起昌義盤中的火腿餵到昌義嘴邊,昌義張嘴吃下,一臉滿意的笑容。

「今天中午……」昌義突然冒出了句。

「中午?」尚禹想到他的午餐之約,有些微異樣感但他選擇忽略。

「午餐是要和大家一起吃的,不是兩個人。」昌義狀似無意的說道,說完端起鮮奶喝了口,尚禹卻聽得很窩心,懂了他的用意。

「嗯,知道了。」笑得多受寵可愛啊,昌義想著,他的臉上就該是這樣的表情啊……

昌義不確定他作那樣的夢是不是因為昨天看了那些照片說了那些喪氣話導致,不過肯定脫不了干係,所以才特別提起午餐之約的事,為的就是安撫他,讓他別胡思亂想,可不想再看到他難過的樣子,心慌慌的感覺太糟了,原本午餐之約是兩個人,但昌義決定改和大家一起吃了。

吃完早餐昌義沒讓尚禹收拾餐具,因為時間還早兩人一起端了咖啡到客廳開電視看晨間新聞。

電視播放著晨間新聞,尚禹專注收看著,昌義卻是看著尚禹,也很專注。

偶然轉頭才發現昌義直盯著自己看,尚禹不解。

「哥怎麼了?為什麼看著我?」

「嗯……看你是什麼時候變得這樣易感,明明是個單純的傻小子啊,在我沒有發覺的時候偷偷轉變了嗎?」昌義認真的說道,一臉苦思不解的樣子。

「因為碰上哥的事情才這樣,太在乎吧。」其實尚禹自己也不太明白,但想想應該就是這個原因了。

「所以我該感到開心囉?你這麼在乎我,等於是我主宰了你的喜怒哀樂呢……」

「不會覺得我太小題大作覺得煩嗎?」尚禹有些擔心的問道,之前昌義並不喜歡自己把他擺在第一位,現在呢?還是一樣嗎?

「怎麼會?因為愛我所以在乎我,我很開心啊,怎麼會煩?」昌義攬住尚禹頸部親了下他的臉頰。「我喜歡被你在乎。」十分真誠的回答。

「真的?以前你不喜歡……」尚禹的語氣帶著指控的意味,以前還為這一點責備過自己的。

「是這樣嗎?」昌義笑著卻認真的思索了會兒。「應該是因為越來越愛你,所以越來越喜歡被你擺在最重要位置上了,你覺得呢?」

「很開心、很滿意、很喜歡這個回答。」尚禹眼裡閃著感動又喜悅的光芒,側過身勾住昌義頸子吻上他的唇,只要知道昌義喜歡被自己在乎就好了,他識相的不追問昌義是否也將自己擺在同樣位置上,可以說他怕給昌義壓力,也可以說他……怕聽到不想聽的答案。

「嗯,乖寶貝。」昌義寵溺地摸摸他的頭,看著他笑的開心的臉忍不住又啄了他的唇,真是越來越愛他了吧,一顰一笑都能讓自己心頭起波動,雖然不像他老是動不動就夢見,但大概相去不遠了。

「啊,不想放你去工作了……」昌義摟著尚禹的腰嚷嚷,把臉靠在他肩上和他互相凝視著。

「我也不想去工作……」比起昌義,尚禹更是想緊黏不放的那個,只是以往昌義總把工作和私人分得一清二楚且不可僭越,他也就不曾說出這種話來,沒想到這話竟然從昌義嘴裡出來,尚禹驚訝之餘當然附和了,看來做了那個不好的夢得到的東西反而多了,算是因禍得福嗎?

「再過幾個小時見面時就不能這樣盡情的擁抱你了,讓我再多抱一下、多親幾下。」啾啾啾地一連在尚禹堆滿笑意的臉上親了好幾口。「工作以外的時間除了我什麼也不准想,知道嗎?你的腦袋裡只可以裝台詞和我的名字。」

「知道了,也裝不下其他的了。」尚禹微赧地自承,很久之前自己就已經是那樣的狀態了,但他也明白昌義是要他別再回想夢境或其他有的沒的東西,他懂。

「那就好。」昌義鬆開手見站起身。「雖然不想放你走,但還是得讓你走。」

「嗯。」尚禹跟著起身,牽住昌義朝自己伸來的手,一起來到門口玄關,如果不是因為尚禹要穿鞋兩人的手還捨不得放開。

「傍晚見了。」昌義看著穿好鞋直起身的尚禹說道。

「傍晚見。」尚禹也看著昌義,接著上前一步親了下昌義的唇旋即要離開,昌義拉住他加深這個吻,兩人的身軀又貼緊了,連體嬰似的分不開。

「不能再沒完沒了下去了。」昌義拉開兩人的距離退後一步。「小心開車。」

「好,哥待會兒也是,我走了。」尚禹依戀不捨的開了門出去,到關上門看不到昌義之前兩人視線都是膠著著的。

「真是,那樣黏做什麼啊……」昌義喃喃自語著,對自己對兩人這樣黏膩得要命的言行感到好笑,又不是從此見不到面,過幾個小時就又見面了……只是這見面什麼也做不了,不能太親密,難受。

或許自己的行為多少是因為尚禹做了傷心難過的夢而想安慰他,但不知道怎麼著,最近就是有強烈的想和他同居的念頭,除了工作以外都不想離開他,是怎麼了?自己都弄不清楚,兩人還算是熱戀期嗎?在一起都快一年了,現在才想和他黏著不放似乎是晚了點。

他想起人劇裡景修的台詞,是因為不想分開所以才會結婚的。兩個情人因為想時時刻刻守在一起所以才邁上婚姻這條路,但他們兩個永遠不可能有那樣的機會,只能同居,現下同居也是不可能的事啊,因此更加渴望了,渴望得心都疼了,怎麼辦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kirainakyo 的頭像
Akirainakyo

我們都要有美麗的人生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siao
  • 娘娘現實中不能達成的願望
    就讓他們在這個劇中圓夢吧!
    同居!同居!
    娘娘要想辦法克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