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沒有喜歡啦,我喜歡宋昌義,比她們都可愛。」尚禹再度重申強調自己真的沒有注意喜歡她們,是可愛的妹妹沒錯,但無感,心裡只裝得下一個人而已。

「呀,誰要你覺得我可愛了?」昌義伸手捏了他鼻子。「可愛的明明是你,寶貝。」

尚禹笑著沒反駁,偷了個吻後鬆開手坐正身子拿起開水喝了口,臉紅得讓他口乾舌燥。

「好像有點睏了。」是吃太飽還是喝太多酒還是一整天情緒太high不清楚,只知道現在眼皮有些沈重了,他用遙控關掉電視頭靠在尚禹肩上眼眸半閉。

「那洗洗澡然後睡了吧,醉了嗎?」尚禹摸摸他因酒意而微熾的臉。

「才四罐啤酒,哪會醉?可能吃太飽心情又太放鬆吧……啊,這樣過一天好舒服,原來我也不是工作狂,還是喜歡休息的。」枕著肩膀不夠舒服本來想直接躺上尚禹大腿但想想又坐直身。「我們去洗澡吧,然後一起上床。」

「好,那等我先把這裡收拾一下,還是哥先去洗?」

「等你。」昌義慵懶的斜坐著,眼睛整個閉上了。

「我很快就好。」尚禹起身快手的收拾起桌上的狼藉,該洗的洗、該丟的丟,再擰來抹布將桌子擦乾淨,洗好抹布回到客廳,昌義還是維持著原來的姿勢,閉著眼但沒睡著。

「辛苦你了。」昌義感激道,站起身摟上尚禹的肩。「走吧。」

兩人相偕回到房間的浴室洗澡,雖然照舊互相為對方清洗身體,這次卻是很安份的只是洗澡而已,沒有再做『其他』的事。

洗好澡換上睡衣昌義便要躺下,尚禹把他拉住沒讓他如願,昌義坐在床沿微怨的瞪著他。

「把頭髮吹乾再睡啊。」

「好懶……不用吹沒關係。」洗好澡後昌義整個人懶洋洋的,只想躺平,哪還有力氣吹乾頭髮。

「我幫你。」尚禹再自然不過的說了幫他,拿了吹風機來便開始吹頭髮,昌義整個背都靠在站立著的尚禹身上,暖熱的風和在自己髮際和頭皮間穿越的手指舒服得讓他閉起眼,無比享受。

「好了,這樣就可以了。」差不多把頭髮吹乾之後尚禹才滿意的關了吹風機讓昌義得以上床,但昌義嚷著口渴又想下床去喝水,尚禹說幫他倒水來便出去了。

「對我這樣好的寶貝,叫我怎麼不愛你啊~」昌義在他背後誇張的喊著,但確是真心這樣認為的。

能為自己做好的事沒有一件遺漏,總是無條件主動的去做,用他的方式疼寵著自己,這樣的情人教昌義要如何不打從心裡疼他、愛他?

正準備躺上床時手機忽然響起,他伸手拿過手機接聽。

「喂?……嗯,在家裡……是啊,準備要睡了……對,今天很早,睏了就睡啊,哪有為什麼……明天晚餐?不行耶,下午和晚上都要錄節目……中餐可以,再一起吃吧……嗯,嗯,好,那就這樣……你也是……晚安囉。」

尚禹回到房間正好聽到昌義和誰約了明天要一起吃午餐,把水杯遞給昌義讓他喝了些開水後才一起躺上床,兩人面對面側躺著。

「哥明天要跟誰午餐?」

「哦,是LISA,本來想約我吃晚餐,但是要錄影所以就約中午一起吃飯,因為要排練,也不用特別約時間地點了剛好。」昌義閉上眼睛,握著尚禹的一隻手,另一隻手則穿過尚禹脖子下,輕撫著他的後腦勺。

「噢。」尚禹只輕應了聲,定定的看著昌義的臉,像在確認什麼似的。

「寶貝,沒辦法陪你聊了,真的好睏。」昌義聲音裡的睡意越來越濃,語調也逐漸緩慢。

「嗯,別聊了,哥睡吧。」尚禹不以為意的回應道,本來就打算讓他睡的,聊不聊天無所謂。

「嗯……」昌義長長的應了聲後便無聲息,很快的睡著了。

尚禹睜著眼看著他的睡臉,腦袋裡不由自主地胡亂想著事,一直想到睡著才停止。

================================================================================

可能是晚餐喝太多啤酒睡前又喝了水,一大清早昌義就被尿意叫醒逼著起床解決,上完洗手間後又去喝了杯水順道看了下時間,才六點,但或許是昨天早睡所以睡得夠了,現在精神很好沒有想繼續睡的感覺,想到不如做個早餐好了,尚禹今天八點就要出門了,現在做好一起享用完再一邊看晨間新聞喝杯咖啡,最後送他出門工作,很完美的計劃。

而且尚禹昨天一定有買了可以做早餐的東西,他心想。

打開冰箱果然看見一條土司放置在裡頭,新鮮的雞蛋也有,煎兩顆蛋和火腿應該夠了,啊,還有一瓶鮮奶呢,真是個好媳婦,太周全了。

簡單的西式早餐還難不倒他,烤幾片土司、煎荷包蛋和火腿、預先煮好一壺咖啡,再將鮮奶倒進杯子裡,擺好盤和餐具,Prefect

再來弄點水果好了,有奇異果、蘋果、草莓……草莓最簡便,沖沖水就好,他偷懶的準備草莓。

他的小媳婦一定會很驚喜吧,沒想到會吃到自己準備的早餐,等不及想看他又喜悅又感動的表情了,昌義回到房間先梳洗完以後再來到床邊要喚醒還在睡夢中的尚禹,坐上床沿伸手摸上因為側躺著而背對自己的臉。

嗯?濕的?昌義疑惑的縮回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沾染了某種液體,這是?汗水還是……淚水?

「寶貝?」昌義低喚著將他的身體翻正察看,只見他右邊臉上滿佈濕意,身體因為被扳成仰躺,眼角的淚也順流而下,更讓昌義確定那是淚水無誤。

怎麼回事?人在睡夢中卻淚流滿面,做惡夢了嗎?他搖晃著他的身體叫喚著。

「寶貝、尚禹、醒一醒~」

尚禹的身體輕顫了下,眼眸緩緩張開,水汪汪的卻是因為含著淚,昌義的心驀地揪緊了。

「你怎麼了?怎麼滿臉是淚?做惡夢嗎?嗯?」昌義的低柔的問著,伸手抹去他臉上的淚,見尚禹注視著自己但眼神迷濛恍惚。「還沒醒嗎?」

「……醒了……」尚禹低低的開口,側個身張臂抱住昌義的腰,臉貼著他的大腿側,趁機利用褲子擦乾臉上殘餘的淚,昌義一心關切他的情況無暇去管。

「怎麼了,夢裡哭了嗎?」昌義關心的問著,看過他被惡夢嚇醒但沒看過他因為夢境而流淚。

尚禹沈默著,抱著他的手臂箍得更緊,怕他不見了似的。

「不想說嗎?不想說也沒關係,沒事了,只是夢而已,醒了就忘了吧,嗯?」昌義溫柔的撫著他的頭髮、頸背安慰著,這單純的人總是白天想太多事晚上就入了夢,不知道昨天自己睡了之後他是不是獨自一人胡思亂想了。

「夢見哥了……」尚禹含含糊糊的說著。

「夢見我?我又嚇你了嗎?」昌義笑了笑,怎麼自己每次入他的夢總是嚇著他,這什麼情況?明明白天兩人甜膩得不行啊,要夢也該是好夢才對。「不可以每次都夢見我不好的啊。」

「夢見哥要結婚了……」尚禹緩緩的說著,語調微哽,抬頭看著昌義的眼也微微泛紅。

昌義一怔,多少懂了他的眼淚所為何來,連忙撫上他的臉安慰道:「那只是夢,不要當真。」

「哥說時候到了應該要結婚了,我問說我該怎麼辦──」

「呀,不要說了、不要想了。」昌義低嚷打斷他,手貼上他的唇不讓他繼續說。

尚禹搖搖頭拉開他的手繼續說:「我問哥那我該怎麼辦,哥說還是愛著我,從來沒有改變,結婚是不得已是權宜之計,但你希望我們繼續在一起,沒有分開的打算要一直在一起。」

昌義不由得嘆息了。

「我這麼壞嗎?竟然這樣說嗎?你答應了?」自己在尚禹的內心就是這樣的自私鬼嗎?想兩邊兼得的自私鬼?昌義忍不住跟著較真了,而且想知道結果。

「沒有,我說那太痛苦了,我沒辦法承受……」

所以夢裡分手了?昌義問不出口,因為連自己都莫名心痛了。

「要跟我結婚的是誰?認識的人嗎?」

「……沒看到。」尚禹低聲說道,又把臉貼上昌義腿側。

騙人的,昌義一眼就看出來了,他一定清楚夢到了,而且可能是認識的人,只是不肯說。

罷了,不需要追問了,就是一場夢而已,幹嘛跟著認真,傻了啊。

「因為這樣所以哭了嗎?傻瓜,那是夢啊,根本不需要認真,而且一定是你睡前又胡思亂想了,忘了它吧,嗯?」

尚禹露出臉來,噘著嘴。「不管,是哥對不起我,我好難過,心痛得連醒來都還感覺的到。」不都說夢中是無感的嗎?他卻感覺到揪緊刺痛的心了,像有人攫住自己心臟似的,快不能呼吸。

「呀,我還得為你的夢負責啊?誰要你亂作夢了?」昌義不服的反駁,但見尚禹一臉可憐樣又不捨。「那你要我怎樣啊~」

「要安慰我……」尚禹撒嬌著趁機要求道。

「怎麼安慰?」

「抱緊我,讓我感覺你在我身邊。」尚禹明白的指示,昌義笑著把他從床上拉起坐著再緊緊的密實擁住他像要將他揉進自己體內似的。「夠緊了嗎?再來呢?」

「吻我……」

「……這麼可愛的你我怎麼可能拋得下自己去結婚?」昌義看著他嘟唇索吻的可愛模樣感歎道。

「你沒有拋下我,是我選擇不要那樣生活。」尚禹強調自己夢境裡的昌義並沒有不要自己,只是貪心的想兩邊兼得卻沒考慮對他專心不二的自己的心情。「快點~」

「寶貝,你一定要記住,我不會那樣對你的,那太自私了、太過份了,但我還是要為在你潛意識裡的自己所做所為感到抱歉,讓你傷心難過了,對不起~」雖然尚禹是玩笑性質的耍賴,但昌義卻是無比認真的道了歉,他在乎自己在尚禹潛意識裡的印象,擔心被認定是那樣的人。

「我知道……我知道……」昌義這樣認真其事的說話反而讓試圖想忘卻夢境內容的尚禹更加想起了,他抱緊昌義急急的吻上,要藉著這樣四片唇貼合相濡以沫的動作來確認昌義的存在,讓自己口中鼻間都充滿他的味道,雙手身體都確實的感覺到他的溫熱。

昌義回應著他急切確認的吻,予以灌注自己滿腔濃情,夢裡那個是虛無的,真實的宋昌義不會對他做那樣的事、不會傷害他,必須用行動來扭轉他潛意識裡錯誤的想法,疼他愛他都嫌不夠的自己怎麼會對他做如此過份的行為?

「如果不是你一會兒就要工作,我會讓你更確定我們的關係……」昌義額頭和尚禹相抵著低喘的說道,大姆指眷戀的摩挲著他的臉頰。「不准再誤會我了。」

「知道了……」尚禹的臉終於露出笑意,是昌義喜歡的有著一點害羞和一點可愛的招牌笑容。

「一大早的嚇死我了,以後再夢到這種內容要趕緊醒來知道嗎?哭得枕頭都濕了吧……傻小子。」昌義又氣又不捨的發著牢騷,本來心情好得不得了的,卻突然變成這樣,他都想討安慰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kirainakyo 的頭像
Akirainakyo

我們都要有美麗的人生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Faye
  • 年獸~~
    給我滾開!!
  • hsiao
  • 真是虐心~
    娘娘這個夢是不是將暗示他們日後的發展
    就如現實般的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