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農場裡忙了一下午,幾近日落前,炳泰才帶著一大袋的新鮮橘子回到螢火蟲民宿。

一打開家門,炳泰正巧與剛走出廚房的民在碰個正著,他便把手裡的袋子遞給她。「老婆。」

「哦,謝謝。」民在接過沉甸甸的袋子,看著裡頭滿滿的橘子,不禁露出了微笑。「這些夠做很多。」

做一罐橘茶需使用的橘子數量並不多,炳泰採回來的至少有十五顆以上,把多的橘子拿來研發新的菜單似乎也不錯?

「有空的話多做一些,可以在晚餐的時候泡給民宿客人喝。」邊擦著汗,炳泰邊說。

「好。」民在點點頭,提著橘子轉身又進了廚房。

忙了一下午,即使是秋天也讓炳泰流了一身汗,於是他便拿了換洗衣物到浴室洗去一天的勞累。

過了一會兒,炳泰洗完澡,走回房間卻見不到民在的身影,猜想該是在準備晚餐了,就又踏出房間轉向廚房而去。

走到廚房,意外的,見到的是滿桌的已剝皮的橘子、被剝下的橘子皮,以及正在把橘子皮切成細絲的民在。

「已經在做了?」炳泰走到調理桌前坐下,聽著刀子不斷與砧板碰觸而發出的「咚咚」聲。

「嗯,浩燮和妍珠在民宿忙、智慧一家說要去外面吃,楚蓉也去約會了,不用準備那麼多人的晚餐,有時間就先做一些。」說話的同時,需要的份量的橘子皮絲已經切好,民在把切好的橘皮絲放在盤子上,在椅子上坐了下來,「晚餐晚點吃,可以嗎?」

「當然可以。」炳泰用披在肩上的毛巾擦了擦臉上新冒出的一點汗珠笑道,「看著妳忙的樣子,我就飽了。」

「為什麼?又不是在做可以填飽肚子的料理。」民在瞥了炳泰一眼,開始處理切成一塊塊的橘子肉。

做橘子果醬頗為費時,橘子果肉不僅要切,還得去除果肉上的白色纖維和薄皮;如果喜歡較甜口感的,只要用果肉就好,若喜歡微苦的,則需要加一些橘皮絲。

家人有的喜歡稍苦的,也有人喜歡較甜的,因此民在決定先做較苦的,晚點再做帶甜味的。

「看著美人,心情就會好,這是幸福的飽啊。」炳泰拿了一小塊橘子肉丟入口中,嚼著自家出產的多汁橘子,一邊說著和橘子一樣甜的情話。

「什麼啊。」

早已聽習慣的民在並不特別覺得肉麻,只是和炳泰相視一笑,並學炳泰也丟了一塊橘子入口。

邊咀嚼著橘子,民在邊細心地除去白色薄皮。

眼裡都是橘澄澄的顏色,看著、看著,民在突地微笑了起來。「我想起泰燮第一次喝到我做的橘茶的時候。」

「哦?」炳泰想了想,但腦裡只搜尋到一片茫然。「我不記得了。」

「我跟你剛結婚不久的時候吧,有人送橘子,送了很多,我就拿了些做成橘茶。」剝下的白色薄皮,民在一一將它擺放到旁邊的小碟子上;即使是待會兒要丟棄的東西,料理家的習慣使她仍把它擺得漂漂亮亮的,就像一朵朵的花。「小小年紀卻老是板著一張臉的泰燮,在喝到橘茶之後居然睜大眼睛微笑了,我看得連手上的杯子都差點掉了。」

語畢,民在不由自主地低笑出聲。

「呵呵……」雖然不記得,可炳泰聽了也跟著笑了。「都說要抓住男人的心,得先抓住他的胃。泰燮不說,其實他最愛妳做的料理了。」

「是啊,以前在首爾念書,不能幫他做飯,只能三不五時寄一些小菜給他,本來還擔心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泰燮會不給面子的把小菜丟掉,結果二叔電話裡都說泰燮每次收到小菜都開心地配著吃了一大碗飯。」

回憶一開始,就很容易滔滔不絕。

眼裡看著的是橘子的顏色,映在腦裡的盡是過往的泰燮,生著悶氣的、冷漠的、笑著的、幸福的。

「回來濟州島後,除了醫院必要的聚會之外,泰燮也都會回家吃飯。」炳泰說。

因為他喜歡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飯的感覺,所以在這個家裡有個不成文規定,只要沒有特別重要的事,就得在家吃飯。每個孩子、包括泰燮,都遵守著這個規定,只是他們偶爾會想,面無表情地吃著晚餐的泰燮是不是吃得很痛苦?

還好,要不是生病,泰燮的食慾都很正常,民在詢問想吃什麼時,泰燮也都會稍微思考後給予回覆,而不會敷衍地回個「隨便」。

「說起來,會開始研究料理,也有部份要歸功於泰燮。」民在說。「心裡總是想著要煮好吃的料理給泰燮吃、不能總是煮一樣的菜色要變花樣……」

炳泰看著民在沈浸在回憶裡的模樣,自己也忍不住跟著民在的話回想起過往種種,越想越感到惆悵。一直以為過去的事會像昨天才剛發生般地鮮明,一回想,才驚覺那些事物儘管仍留存在記憶中,卻已像發黃的老照片,離「現在」好遠。

「可是最近,慢慢覺得有點寂寞了。」

民在的聲音把炳泰從朧朦中拉回現實,他看著民在微笑的嘴角透露出的些許落寞。「為什麼?」

「有人做菜給泰燮吃了,不是嗎?」

那個人,指的自然是景修。

「有點寂寞,卻也很高興。」民在沒發現炳泰微抿的唇逕自說著。「那個人,只為泰燮做。」

「陪著泰燮,也照顧著泰燮,而且照顧得很好。」停下剝橘肉薄皮的手,民在雙眼無焦距地看著自己被沾上橘子汁的手指。「有些不甘心,但是應該要放手了,對吧?」喃喃自語似的,民在繼續說著。「泰燮回家的時候做菜給他吃,回濟州市的時候給他幾個小菜帶回去,還有橘子季的橘茶……我只要做這些就好了,對吧?」

語畢,民在抬頭望著炳泰的臉龐,嘴角的落寞已讓釋然取代。

就像當年智慧出嫁時,她也曾經有過這種感覺。然而做父母的,在子女成年後該為他們做的最後一件事,就是在他們找到自己的幸福後,要乾脆的放手。

薄皮已在回憶中被剝除完畢,民在起身拿了一個鍋子裝水,接著放到瓦斯爐上、開火,讓它沸騰。她要煮切好的橘皮絲。

然後趁著等水滾的時候,她又從置物櫃裡拿出待會兒要用到的砂糖。

注視著民在忙碌的背影好一會兒,炳泰才幾近不可聞地吐了一句:「是啊……」

垂首,炳泰凝視著自己因拿了切塊的橘子果肉而沾到一點點橘色汁液的手指與勞累多年而粗糙的掌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kirainakyo 的頭像
Akirainakyo

我們都要有美麗的人生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Emma
  • 경태~경태~경태~(敲碗)
  • 悄悄話
  • Faye
  • 橘子終於更新了!!
  • 里拉
  • 等很久了..橘子終於有新篇了
  • 梅子
  • 浮上來留言~
    等太久了~XD~多更新吧~XXD
  • 訪客
  • 等太久了
  • 訪客
  • 已經五六個月了....期待8
  • 訪客
  • 喜歡你的文章.希望可以更多一些
  • 訪客
  • 還有機會看到接下來的文章嗎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