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AkirainakyoJust愛幻想(Emma);撰文:Just愛幻想(Emma)




昌義情緒亢奮著喝完第四瓶啤酒,白皙的臉孔已經變成粉紅色,尚禹只喝完一瓶就改喝熱茶了,一來他本來就不特別愛喝酒,二來擔心太多啤酒會讓自己明天水腫,上鏡不好看所以克制了。


「好脹。」大概一下子喝太多吃太多昌義摸著肚子說道。「我去洗手間。」

「別喝了吧,我幫哥泡杯茶好嗎?」尚禹在昌義的背後問道,昌義說了不要就進了洗手間,尚禹也不勉強,反正他明天沒有演出,我戀的拍攝從下午才開始,所以多喝一瓶啤酒也沒有什麼影響,他心情好就讓他喝吧。

昌義從洗手間出來時正好聽到房間裡有手機在響,他便走進房間去察看,出來的時候拿的是尚禹的手機。

「寶貝,你的電話。」他邊走邊喊著,但來到客廳時剛好斷線,他坐回原位把手機遞給尚禹,接著一把摟上尚禹的腰貼緊。「是你媽媽打來的,會不會是要問你要不要回家?」

「媽媽?或許吧,我回電話看看。」尚禹按了回撥,昌義的頭緊貼在他肩上漫不經心看著球賽,也許是因為領先太多分,所以即使這局繼續豪取四分他已不若先前那樣興奮,等著迎接勝利而已。

「媽媽,是我,妳找我嗎?……吃過了,和昌義哥……」昌義的注意力從電視轉向和媽媽講電話的尚禹身上,鬧著用頭蹭他的肩頸,尚禹因為癢而縮起脖子又要忍著笑。

「哦……早上要去片場下午晚上錄我戀……要不要回家……那個……嗯……」昌義一聽果真是問他回不回家便開始在他耳邊低喃不要回家、留下來這些話,溫熱的氣息和似有若碰觸著耳廓的唇讓他差點分神了,想閃躲又躲不開。

「不回家了,明天早上再回去……」聽到他的回覆昌義高興的捧住他的臉在他臉頰重重的親了口,發出很響亮的chu聲,尚禹的雙眸驀地瞪大,面紅耳赤,雖然電話那端的媽媽似乎沒聽見,他的心跳還是跳得很快,彷彿在媽媽面前被親了似的羞赧。

結束通話後尚禹拿開電話又氣又羞的看著已經鬆開手臂若無其事端坐的昌義,分明是故意鬧他的。

「哥幹嘛故意鬧我?如果媽媽聽到怎麼辦?」

「我一時高興嘛。」昌義無辜辯解自己是情緒高亢使然,一時情不自禁。「媽媽聽到了嗎?」

「沒有,聽到要怎麼解釋啊……」尚禹嘟起嘴怨怨地嘀咕著,昌義揚起笑又伸手摟住他的肩。

「就說我醉了啊,說我醉了抓了人就親,沒事的。」他笑嘻嘻的說著。

尚禹的眉頭卻因此微攏,看向昌義的眼裡有著淡淡醋意。

「哥這個壞習慣還沒改掉嗎?」

昌義因為他表現出的吃味而笑了,歪著頭看他。

「習慣哪有那麼容易改?更何況喝醉酒後的行為也不是我自己能控制的。」昌義義正詞嚴的解釋著,卻見尚禹越來越不是滋味的樣子,安慰的在他翹得老高的唇上啄了下。

「有了你之後我幾乎沒在外面喝醉過了啊~跟你在一起時才可以醉,所以只會親你,不要生氣~」

「少喝點酒、少抽些菸,健康生活不行嗎──」尚禹又想告誡他戒菸禁酒,但話都沒說完昌義就用唇堵住他的嘴,讓他什麼也說不出來,這個gang gang yi

「寶貝,太嘮叨會惹人厭的。」昌義愛戀的撫著他的臉頰,姆指摩挲著他的唇。

「……你討厭我了?」尚禹擔憂的凝視著昌義,語氣楚楚可憐的。

昌義笑著挑了挑眉。「怎麼會?愛你都來不及怎會討厭你?」

「你說會惹人厭……」

「我是說假如太過份的話。」

「覺得我現在這樣過份了吧?所以你才會那樣說……」尚禹自我嫌惡的說著,自認自己的嘮叨已經太過火,昌義覺得煩了、厭了。

「呀,沒這麼說啊,只是提醒你而已。」昌義連忙安撫著,捏捏他的臉頰。「你怎麼啦?對自己那麼沒信心嗎?我有表現出討厭你的樣子嗎?」

「嗯,對自己沒信心,擔心被你討厭、擔心你厭煩了我、但是又忍不住嘮叨,討厭自己了。」低垂著眼不敢看昌義了,一個男人像自己這樣一定很討人厭吧……

「傻瓜,沒要你別嘮叨,只要別太過份就好,我會踩住底線不會讓你過頭的。」昌義好聲好氣耐性十足的安慰著陷入自我嫌惡的尚禹。「還是……其實你是故意的?因為知道我會堵住你的嘴,所以故意嘮叨來誘使我吻你?」他故意玩笑道,尚禹果然忍俊不禁。

「才沒有,要你的吻我會直接說……或直接吻。」小聲的辯駁以後要求再吻一下,看到昌義思量著的表情,立刻說不是吻一下是吻一次,昌義樂得哈哈大笑,尚禹扯著他的衣角催促著。

「不是說會直接吻?吻吧。」昌義嘟起唇要他自己來,尚禹當然不會客氣,立刻吻上,細細品嚐、一吋吋的感受著這份屬於自己的美好,昌義對自己的情意、安慰自己不安的心意,他接收到了。

對於自己總是莫名不安、莫名低落的情緒,昌義沒有感到不耐煩反而總是耐著性子安撫自己,尚禹除了感激之外更有對他越來越深的愛,因為從他的舉止中透露出的感情,讓自己越來愛他、依戀他、甚至開始暗暗奢求永恆不變了,明知道有多困難卻還是奢想了。

若說楊泰燮的不安源自於對景修的信心不足,那自己的不安則是來自於對自己的信心不足以及外在太多無法掌控的干預,兩人在一起得越久越平穩反而越覺得不安,平靜的水面下彷彿暗藏著什麼不可測的危機,或許是自己想得太多,但又無法不想。

「又想什麼了?」感覺到這個吻不夠全心全意的昌義忍不住拉開兩人距離開口問道。「我為什麼覺得你這陣子的想法很複雜?就不能單純點嗎?你明明是很單純的人啊,也沒有發生什麼事可以讓你擔心的,你的腦袋被調換過了嗎?」昌義抱怨著,不明白他為什麼莫名不安,是聽到了什麼或者發生了什麼自己不知道的事嗎?

「哥又說了景修的台詞。」尚禹微笑著再抱住昌義。「對不起,我也不知道我怎麼了。」

「真是的,這樣多愁善感不適合你,我喜歡你笑,可愛的笑、開心的笑.傻氣的笑、燦爛的笑,都比這樣胡思亂想然後憂愁來得好。」昌義仔細凝視著他微笑的臉,想從中看出他為何憂愁,但既然他自己都說不知道原因了又怎麼看得出來呢?不想追究了。

「哪,唱歌給我聽。」為了想轉移話題和沖淡這份莫名的愁緒昌義忽然要求道,尚禹的臉一窘。

「不要,幹嘛要我唱歌?應該是哥唱才對啊……」要他丟臉嗎?唱歌又不好聽。

「我想聽你唱歌啊,快點~」雖然唱得不好但是很可愛,他的魅力是來自於雖然不擅長但卻認真以對,最後呈現的結果不是最重要的,讓人看到的是他可愛極了的樣子。

「唱什麼?最近沒學歌啊……不要啦……哥唱給我聽。」尚禹抗拒著,在昌義面前唱歌有障礙。

「不要,我要聽你唱。」昌義堅持要他唱,但他還是猛搖頭。

「不要啊~」兩人對峙著誰也不肯妥協,為的只是誰來唱歌給對方聽的問題,最後兩人都笑了也放棄了繼續要求。

「我們兩個好無聊。」昌義結論道,尚禹不認同的皺皺鼻子癟癟嘴。

「是你先要我唱歌的。」自己是不得已才跟著起鬨。

「呀,你就乖乖的唱不就好了,幹嘛抵抗?」昌義反怪他不聽話才造成這樣互推的無聊結果。

「就說唱歌不好聽嘛,不要叫我唱歌。」

「為什麼可以唱給FANS聽卻不唱給我聽?」昌義一臉吃味的樣子,不滿的癟嘴。「偏心。」

「因為我也只能為他們做這些而已,答應他們的要求讓他們開心,哥幹嘛吃醋啊?」

「因為他們有我得不到的東西。」昌義不在乎尚禹笑自己吃醋,反而更執拗,他想得到尚禹的全部。「你唱嘛,一句就好。」

尚禹的嘴習慣性的噘起,撓撓自己的臉頰,看著昌義有些耍賴又有些撒嬌的請求表情,投降了。

「好啦,就一句喔。」終究還是妥協了,接著抱住昌義,兩頰相貼靠著他耳畔說:「不要看我才唱得出來。」

「好,不看你,唱吧。」昌義因為拗贏開心著。

尚禹沈默了一會兒都沒開口,直到昌義催促的低喚他才清了清喉嚨。

Oh! Oh! Oh! Oh!哥哥 我愛你  Ah! Ah! Ah! Ah!非常非常愛……」只唱了一句,唱完之後耳朵都紅了,自己忍不住笑出聲。

「這首歌……」昌義的嘴角往上揚。「原來你也聽少女時代啊?只唱一句嗎?叫哥哥真好聽啊……」

「沒有……是自坤在聽、在車上聽的,只會唱這句……」尚禹弱弱的辯解,對於並不是自己在聽,卻聽會了這件事感到很害羞,雖然全國男性幾乎都喜歡少女時代,但自己並沒有特別注意,誰是誰都叫不出名字,沒有關注她們卻還是學會這朗朗上口的歌曲了。

昌義拉開點距離看著一臉羞意的尚禹,揶揄道:「承認喜歡她們沒關係啊,我不會吃醋的,喜歡哪個?我跟她們還算有點熟,是一群可愛的妹妹。」因為曾經跟她們其中的潤娥拍過戲,所以跟其他成員也多少認識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kirainakyo 的頭像
Akirainakyo

我們都要有美麗的人生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看到昌義每次都愛對鲨魚耍賴 就覺得很想開懷大笑
    自版主和娘娘們出了合輯後 這戀愛日記也慢慢累積到了第四十一篇 可每次在文中 都慢慢會發現到 鲨魚會不自覺對他們兩的愛情 感到沒信心 隨時兩人都會分手一途 是不是到最後 我們這些昌禹迷 都要回到現實中了 不要再做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