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AkirainakyoJust愛幻想(Emma);撰文:Just愛幻想(Emma)



「一邊轉一邊倒出多餘的釉,不然會太厚。」尚禹一旁看著提醒著,滿意的點點頭。「做得很好,可以了。」


昌義依言停手拿出杯子,擦拭杯底後放下最後用刷子補上釉漿。

「就只是這樣?」昌義眉頭微攏顯得有些不滿意。

「那你還想怎麼樣?」尚禹笑著反問,總覺得昌義似乎打著什麼主意,就是不甘心杯子淪於平淡。

「不能做點裝飾嗎?寫字?畫圖?」昌義仍試圖在杯子上做點變化。

「字不容易寫上了,除非等釉料乾到一定程度,畫圖也是……不過可以用別的方法,哥想畫什麼?有一定的圖還是只是隨性的揮舞幾筆?如果是很隨性的,可以用毛筆或刷子。」尚禹見昌義似乎很希望能再加點變化,他怎麼忍心讓昌義失望呢?於是問清楚昌義的構想再給了些建議,更何況他是真的不擔心昌義做出什麼五彩繽紛特異獨行的杯子給自己的。

「沒有什麼特別想畫的,我也沒有繪圖天份,用毛筆隨便加幾劃上去就好。」昌義的眼裡閃著躍躍欲試的光芒,顯然真的很期待。

尚禹點點頭,到工具箱裡拿了支毛筆過來交給他。

昌義拿著毛筆在自己剛剛亂調的釉漿裡蘸了下,左右打量了杯子一會兒,還在猶豫不決該從何下手時,釉漿從筆尖滴落,在杯子內部印上幾滴深藍色的痕跡。

「啊啊,蘸太多了……」昌義連忙把筆拿離杯子上方,但看了看那個意外的結果倒還不錯。「嗯?這樣還不錯呢,你看看。」

尚禹靠過來看了看,認同的點點頭。

「這也是技法的一種,你有天份。」尚禹讚許著,昌義也毫不客氣的接受他的讚美,得意的笑著。

接著昌義便用毛筆採滴灑的方式製作出或滑落或凝結的水滴感,內外皆有,完成後他滿意的看著自己的作品,接著看向尚禹。

「如何?」

「很不錯,我很喜歡。」尚禹由衷的說著,情人做給自己的東西豈有不喜歡的道理?更不用說真的做的還不錯,雖然他一直意圖把它變得更特異些,但成品終究還算中規中矩,除了形狀。

「真的喜歡?」昌義挑眉存疑的問著,但見他滿臉真誠的笑意也跟著笑了,伸手捏了捏他的臉頰。「喜歡就好,要常常使用啊。」

「會的。」尚禹允諾。「這樣可以了,我們走吧。」

「嗯。」昌義應了聲而後想到什麼事啊地低嚷了聲。

「怎麼了?」

「忘了我要寫兩個字。」昌義在工具箱裡翻找著最後找出一根竹籤,蘸了點釉漿要在杯身上寫字。

尚禹好奇的湊上前靠近看,但昌義推開他不讓他看。

「不能看嗎?」尚禹嚷嚷抗議,昌義不予理會,直說到時候他自然就知道了,儘管不滿尚禹也只能噘嘴乖乖的踱到一旁等待。

「好了,走吧。」昌義完成了以後推著尚禹往外走,直接斷絕他企圖回頭偷看的念頭。

向老闆告知上釉完成之後,兩人一起離開陶藝教室,一上車昌義就說要去買炸雞和啤酒然後快點回家,很少這樣歸心似箭的,今天就想和情人膩在家裡,所以只出門不到兩小時就想回去了。

很快的到速食店帶了炸雞和烤雞各一桶,再到便利商店買了一手啤酒以後便直奔家裡。

================================================================================

回到家昌義立刻回房間換舒適的家居服,尚禹把食物拿到桌上放好,正準備到廚房拿個冰桶裝冰塊來保持啤酒的冰涼時卻聽到昌義的呼喚,於是走進房間裡。

「怎麼了?」

「寶貝,累嗎?」昌義突然問道,尚禹不明所以的搖了搖頭。「腰沒有痠或者哪裡不舒服吧?」問白了以後尚禹才懂他的用意,微笑著搖頭。

「那就好,換件衣服吧,我換好了,要做什麼我去就好。」昌義體貼的把他的家居服交到他手上,聽他說完要做的事再親了親他微笑的臉以後離開房間。

昌義來到廚房開冰箱拿了把青菜出來,燒了點水將青菜燙了燙盛盤拌上醬汁,再拿出冰桶裝了冰塊以後一起拿到客廳。

尚禹主動接過冰桶接著把啤酒擺進去,看到那盤燙青菜時楞了下,不解的望向昌義。

「要補充點蔬菜才行啊,雖然說要放縱一餐,但該達成的目標還是得達成才行。」昌義說明自己做燙青菜的目的,還是為了尚禹的減重,儘管說要放縱,但該有的營養還是多少得補上。

「謝謝哥。」昌義的體貼讓尚禹備感窩心,昌義一坐下來他便摟上昌義的肩,送上一個感動又感謝的香吻。「謝謝YOBO。」

「好像很久沒聽到這個稱喟了,真好聽。」昌義滿足的低嘆了下,轉頭再親了口可愛的寶貝。

「好了,吃吧,啊!你先把青菜吃完再吃肉。」昌義把燙青菜移到尚禹面前叮囑道。

「好。」尚禹聽話的拿起筷子很快的吃完那盤青菜,抬頭卻發現昌義還沒動手吃。「怎麼不吃?啊,在等我幫你剝掉雞皮嗎?」尚禹故意鬧著玩的說著,把他當楊泰燮對待。

「吃炸雞不吃那層皮的話幹嘛吃炸雞?吃烤雞就好了。」昌義也很自然回了戲裡的台詞,接著從炸雞桶裡拿了根雞腿開始動手剝掉外層的雞皮麵衣,然後把那根雞腿遞給尚禹。

「來,寶貝吃吧,幫你剝好皮了。」聽似體貼的話語裡卻帶著惡作劇的味道,笑容也壞壞的。

「我沒說要剝皮啊~」尚禹抗議的嚷嚷,盯著那根沒了皮的雞腿遲遲不接過。

「不要嗎?我幫你剝的雞腿不吃嗎?」昌義扁起嘴一臉可憐的樣子,像是受了什麼天大的委屈似的。

尚禹連忙接過那根雞腿。「吃,怎麼會不吃。」說著送到嘴邊咬了口以表真心。

昌義這才露出開心的笑容,別說楊泰燮吃定金景修,他宋昌義一樣完全吃定李尚禹,不過有時也是會被反吃的,但這點他可不承認。

被吃定的尚禹一點也不在意,殷勤主動的幫昌義開了瓶啤酒,昌義拿起啤酒沒喝反而餵尚禹先喝了口接著自己才喝,尚禹笑得喜滋滋的。

「吃吧,別再傻笑了。」昌義故意用剛剛剝雞皮而沾上油膩的手捏尚禹的臉頰,尚禹的臉都皺起來了,昌義樂得大笑,笑夠了之後才抬手幫他擦了擦臉。

「你就只能吃這一根炸雞喔,烤雞是你的。」昌義把炸雞桶挪到自己面前宣示主權,尚禹微露鄙夷的樣子連說了幾聲知道。

「遙控器給我,我要看球賽。」昌義要尚禹把放在他那一側的電視遙控器拿給自己,職棒球賽時間到了,難得有時間可以看直播。

尚禹先按開電視以後再把遙控器遞給昌義,昌義選了KBS N SPORTS,球賽剛要開始。

「哥去過現場看球嗎?」蠶室球場離昌義住處不算太遠,如果有空應該會想去現場看球吧?

「很久以前有,好多年沒去過了。」昌義喝了口啤酒回憶道,應該是從工作開始忙碌以後就沒辦法再到現場看球了,不只球賽,很多私人活動都沒辦法隨心所欲。

「是因為工作忙吧,去了也容易引起騷動。」尚禹瞭然道,同為藝人當然能夠理解他的處境。「我們的節目應該安排去看球賽的,這樣可以趁工作之便一償宿願。」

「才不要呢,那樣根本沒辦法好好看比賽,不是更難過?我寧願坐在家裡盡情喝啤酒看轉播,現場看球……等老了、離開演藝圈了再去也沒關係。」昌義倒不覺得只在家裡看轉播有什麼不好的,畢竟現在對他而言連看場直播球賽都已經是種奢侈的享受,現在又有情人陪伴左右,真的很好,雖然情人並不看球賽也無所謂。

「也是,一邊工作怎麼能好好享受比賽氣氛。」尚禹頓時也發現自己很傻,即使我戀拍攝的步調和氣氛再怎麼輕鬆也還是工作,怎麼能和私下活動相提並論呢?

「以後你願意和我一起去看球賽嗎?可能會覺得不有趣吧,而且LG雙子這幾年的戰績都不好,說不定看的結果輸比贏還多,雖說勝敗乃兵家常事但輸球怎麼樣就是不痛快──」

「當然願意。」尚禹想也沒想就答應了,昌義說的是以後啊,那就表示他們還是在一起的不是嗎?要自己陪昌義去死都願意。

「雖然那些人打球都沒有哥這麼帥,但只要是和哥一起進行的活動,我沒有說不的理由。」

「灌迷湯啊。」昌義斜睨了他一眼,卻是笑著的。「那以後我們再一起去看吧,現在看轉播就好。」

「好。」尚禹欣然答應,對他而言只要和昌義一起就好,球賽不是重點、輸贏也不重要,只要昌義支持的他就跟著喜歡,啊,但這些可不能說出口,知道他不怎麼注意球賽的話昌義會不高興吧。

「好啊!」支持的球隊很快攻下第一分,昌義開心的大喊,笑得開懷,尚禹跟著鼓掌,拿起啤酒要和昌義碰瓶慶祝,昌義高興地和他碰瓶,接著更是一口氣乾掉大半瓶的啤酒。

說戰績不好的球隊這一天倒是狂轟猛打大量取分,打到第八局已經得了11分遙遙領先對手樂天巨人的3分,眼見勝利就要到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kirainakyo 的頭像
Akirainakyo

我們都要有美麗的人生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老女人
  • 對於閣下的創作力 敝人深感佩服
    翻成韓文 給昌禹看看
    不知會如何
  • Emma
  • 一樓的親~這麼說你願意幫忙翻成韓文嗎?(☆_☆)
    這樣我們下次再去韓國的時候
    可以把它送到尚禹或者昌義的公司給他們
    也可以張貼在尚禹昌義的DC及Largo和蒼空分享給大家啊!
    拜託你了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