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AkirainakyoJust愛幻想(Emma);撰文:Just愛幻想(Emma)


「感覺到哥臉上的東西……」尚禹的臉沾染了昌義臉上面膜殘留的精華液,忍不住笑了。

「笑了啊?早知道這樣就會讓你笑,我應該直接把臉貼上你的臉。」昌義也跟著笑,抽來紙巾草草擦拭掉自己臉上和尚禹臉上被自己沾染的液體捧住他的臉親吻。

「那再多感覺一點……感覺我們的愛?」抵靠著尚禹光潔的額面誘惑的說著。

「嗯,但是哥還是洗一下臉比較好,這樣我沒辦法親你。」他不想吃到精華液,怪怪的。

「哎,真掃興……」昌義抱怨著但仍是依言起身預備清洗臉。「我馬上回來。」

「好。」尚禹笑著應道,拿起昌義的手機繼續點開相簿看,本來被安撫了的情緒在看到照片之後很快又不由自主的低落了,明知道裡面會有讓自己看了心情受影響的內容卻還是看了,自作自受。

他看到的是昌義在排練室和團員們的照片、還有昨晚聚餐拍的照片……其中多數是和LISA的自拍,LISA持昌義的手機和他親密合照。

是郎才女貌吧,看到的人一定都會這樣說,他也這麼覺得,但怎麼就是覺得好刺好刺,像被尖銳的物品刺扎著心臟一樣,雖不至痛徹心扉卻是無法忽視的一下下抽痛,想笑著、玩笑的告訴自己,待會兒要警告昌義不可以隨便跟別人靠這麼近拍照,但卻笑不出來,沒辦法玩笑以對,自己是不是太過執拗,昌義說了愛他不是嗎?都已經被昌義愛著了還有什麼可驚疑不定的呢?

但手機像會燙人似的讓他從手心到胸腔都燒灼著,卻黏著手拋不開,視線也離不開那一張張的影像。自虐吧,明知道看了難過卻還是看,明知道只是照片不含任何其他意味卻還是感到難過。

自己情人的手機裡連一張和自己的親密合照都沒有,卻有和別人的親密合照,是現實的無奈,不應該嫉妒卻嫉妒了、不應該難過卻難過了、不應該在意卻還是在意了,明知不應該卻都還是讓一切莫須有的情緒反應發生了,能怪誰……

「寶貝~」昌義低沈惑人的嗓音自頭頂傳來,還來不及將失了魂的心神拉回之際,昌義的手便攬上他的頸,捏住他的下顎讓他的頭往上仰,昌義的臉映入眼簾,他柔軟溫暖的唇貼上自己僵化冰冷的唇,輕緩磨挲,柔柔地注入他的情意,讓那灼人的熱燙感慢慢的消失,取而代之充塞胸臆的是暖烘烘的溫柔,和手膠著著的手機也解套而掉落在沙發上。

昌義的溫柔和篤定無疑是他的解藥,一服用藥到病除,糾結的思緒立刻解開,但沒辦法時刻將解藥帶在身邊啊,還是只能靠自己想開……不要想,不要去想,那些莫須有的憂慮不要多想,自己又不是楊泰燮,做什麼這樣纖細易感?雖然隱隱感覺到現實的迫近,但或許只是自己的錯覺而已,只是錯感吧……應該是……

「在想什麼?你不專心了…」昌義的唇暫離抱怨道,回應的不熱烈和恍惚他一下就感覺到了,睜開眼睛果然發現尚禹眼眸半睜,眼神有些空洞,分明是在發呆。

「對不起……」尚禹拉回自己的思緒,握住昌義的手。「哥過來這裡,這樣脖子好痠。」

「好。」昌義繞過椅背來到沙發前,才坐下尚禹便朝他壓覆過來,把他壓倒在沙發上捧住他的臉熱烈激吻,像要熔化人似的熱情讓昌義嚇了一跳但很快的回以同等熱情。

尚禹的唇急切的吻上昌義的頸子,厚實的手迫不及待的撩起他的上衣摸上他的胸膛和腰腹,像在確認什麼似的急迫,昌義不解的拉住尚禹的手,看著他。

「怎麼了……」昌義驚訝他眼裡淡淡的憂傷,他的嘴角往上勾起,笑著但卻一點都感覺不到開心。

「沒事……想要你……快點……」想要昌義實質的擁抱、撫觸、足以忘卻一切憂煩的佔有,完全充滿自己身心的昌義才是治療失落的最佳藥方。

知道有什麼事困擾著他,昌義不免跟著擔心了,是剛剛那情緒的延伸嗎?他是糾結兩人無法克服現實的無奈還是在意……LISA

看他並不想多說的樣子,昌義也不追問,抱住他反身壓住他,捧著他的臉印下細碎的吻,一吋肌膚都沒略過,可能會被發現的頸子只輕吻而過,一把脫掉他的上衣之後細碎的吻開始印在他的胸口和腹部,密密麻麻的沒有一點縫隙,要他感覺自己綿密的愛、毫無保留的熱情,全都為了他。

「寶貝……」昌義輕喚,重新回到他的唇上吻住,探進早已開啟等待著的嘴裡,交纏勾弄,汲取並給予對方自己的味道,感受彼此的愛、忘卻其他莫須有的情緒。

尚禹的手探進昌義尚未脫去的上衣裡,貪求的撫摸著,真實的感覺著手下的溫度、觸感,是自己熟悉的、眷戀的身軀,和自己的身體密密貼合,彼此的體溫互相熨著,逐漸熱燙,急促的心跳節奏一來一往交錯著,渴望更多的手迫不及待的撫上翹臀拉扯著那件棉褲。

「昌……」尚禹眼睛迷亂的凝著上方的人,饑渴使他的嗓音變得低啞,增添了幾分誘人的味道。

昌義直起身脫去自己的上衣和尚禹身上剩餘的衣物,分開他的雙腿擠進其中,俯下身吻上他結實的大腿、大腿內側、早已甦醒的中堅地帶,因為自己的親吻而巍然抖顫的地方正等待得到更多安慰,張嘴含入,小心溫柔的舔吮。

「啊……昌義……昌義……」尚禹因為被如絲絨般的口腔包覆、如火般熱切的舌舔弄而難耐的低喊,腰微微弓起,手無意識的絞著頭下的靠枕,堅實的腹部收縮著,身體微微扭動。

昌義熟知如何使身下的男人發出愉悅難耐的呻吟、如何讓他全心全意只想著自己,勾引逗弄挑起他的慾火對自己而言早已是再上手不過的事。

但現在不只要如此,他要他全身每一個細胞都只感到歡快、幸福、愛,忘了那些繁瑣無謂的惱人雜事,腦子裡只想到被愛著這件事實,這心思單純有時卻又會自尋煩惱的可愛男人,不應該被那些不必要的情緒困擾。

「昌義……昌……嗯~~」昌義的名字流暢的從尚禹口中逸出,在這樣的氛圍下再自然不過,昌義被他喚著也感到舒服自然,並不打算阻止或指責他。

「昌義……快不行……」尚禹的嚶嚀帶著微微哭腔,訴說自己就要到達極限,昌義抬起頭改用手繼續套弄,感覺到上頭滲出的點點濕意。

「想去嗎?」昌義低柔的問著,尚禹微睜開濕潤的眼眸凝視著他搖了搖頭,今天的昌義好溫柔,溫柔得讓他想哭了,是為了安慰自己吧,他懂。

「跟你一起……」

「沒關係,先去不要緊。」昌義安撫著,但尚禹還是搖頭,抓住他動作著的手。

「要跟你一起,快點~」

拗不過他的堅持,昌義只得依從他,暫離起身脫去褲子拿出方才自房間裡取來放在褲子口袋裡的潤滑液後再重新回到沙發。

尚禹朝他伸出手臂攬住他的頸子,吻上他的唇,分享著他口中自己的味道,而後抱著他反身壓住,開始仿傚他剛剛對自己做的事,用唇舌在他全身留下自己的印記並使他甦醒的慾望更加茁壯。

「啊,寶貝……好了……」昌義低喘著制止尚禹再繼續,兩人調換位置。

昌義分開尚禹的雙腿,俯低身體靠近他的臉卻不吻上他,逗弄似的看著他因期盼而微啟的雙唇。

「哥……」尚禹發覺昌義似乎無意吻自己時不禁懇求的輕喚了聲,昌義淺淺一笑,迅速的啄了下他的唇旋即離開,接著修長的指撫上他的圓臀、探入溝壑、刺進溫熱緊窒的穴口,輕旋摳轉,激出他一連串的低吟。

「唔……啊……」在私密處輕緩抽撤的手指帶來的快感讓尚禹難耐的扭動著身體,比自己還熟稔自己體內敏感處的昌義總是輕易的讓自己發出那些渴望得到滿足的羞人聲音。從前,未曾聽過從自己嘴裡發出過這樣的聲音,認真的想,那是羞人的。

「啊……我忘了拿套子……」昌義有些懊惱的低喃著,還想著要不要回房間去拿時尚禹便說不要緊,就這樣,昌義也就聽從他的意見,直接進入。

「啊嗯……哥……昌義……」感覺體內被充滿時尚禹不禁喊了出來,看著置於上方的昌義,眼中滿滿愛意。「你喜歡我怎麼叫你……哥還是昌義?」

昌義笑著,身體前傾順勢頂撞了出去,尚禹的嘴因此微張了張,淺淺低吟。

「都好,從你嘴裡喊出來的都好。」就算是昌義兩字,也無所謂了,果真久了就習慣了。「那你呢?喜歡我怎麼叫你?尚禹、寶貝、糖心、老婆、管家婆……哪個好?」

「都喜歡……只要是你叫的都喜歡……都很喜歡……」

「我喜歡寶貝……」昌義扣住尚禹垂放於沙發外的手貼上自己的胸前。「是心肝寶貝的意思,我的寶貝、尚禹寶貝……在我心上最重要位置的……」

尚禹感覺自己死而無憾了,即使要自己此刻立即為眼前這個男人獻上自己的生命、靈魂,他都不會猶豫,這個說自己是在他心上最重要位置的男人,同樣處在自己心上最深處最重要的位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kirainakyo 的頭像
Akirainakyo

我們都要有美麗的人生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reesia
  • 一樣幸福的兩人
    卻迷漫著悲傷的氛圍
    許是現實的無奈
    期待真愛能克服一切
    另外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哦 ~
    "惡靈退散" → Li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