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AkirainakyoJust愛幻想(Emma);撰文:Just愛幻想(Emma)

「那……就把握當下。」尚禹同樣喜歡這份甜蜜靜謐的感覺,當然無法一直享有,所以只能在享有的時候盡情享受,細細品嚐以便在沒得享有的時候回味。

「嗯,說的很好。」昌義讚許道,大姆指摩挲著他的翹唇。「那我們一整天就這樣躺在這裡哪兒都別去好不好?」

「好。」只要是昌義說的,要他做什麼他都沒有異議,何況他也覺得這想法挺不錯的。「啊,哥要吃水果嗎?我弄了水果,去拿過來好嗎?」

「才說哪兒都別去你就要離開?」

「不算離開嘛,只是去拿個水果就回來。」尚禹辯白著,自己不算是離開,頂多是離座。

「不要在房間吃東西,出去吃吧。」昌義捏了下尚禹的臉頰以後起身,尚禹跟著起身,正準備一起離開房間時尚禹的手機響起,他走回床邊拿手機。

昌義對他比了自己先出去的手勢隨即走出房間來到餐廳,餐桌上沒看到東西他於是走到冰箱前拿出冰箱裡尚禹已經洗好切好的水果放到餐桌,尚禹剛好聽完電話過來。

「陶藝教室來電話,我跟他約三點過去上釉,這個時間可以嗎?」尚禹拉開椅子坐下,接過昌義遞來的小叉一邊問著。

「可以啊,弄好剛好回家吃晚餐。」昌義叉了塊蘋果吃了口,接著把剩下半塊遞到尚禹嘴邊,尚禹很自然的張嘴吃下。

「今天怎麼這麼乖?」昌義訝異道,之前想餵他吃東西總是推三阻四最後半強迫半命令的才肯吃,今天卻想也沒想就吃了。

尚禹不作解釋只是笑,咀嚼著嘴裡的蘋果,如法炮製的叉起草莓要餵昌義,昌義毫不扭捏的一口吃下,還稱讚他會挑水果,草莓很甜。

「是現在當季,隨便買都好吃。」尚禹老實的回應他的讚美,不敢居功。「待會兒哥敷個臉吧。」

「今天的行程就是養顏美容啊?臉部按摩、水果補充維他命C、還要敷臉。」昌義打趣道,再餵了塊蘋果進尚禹嘴裡。「那有沒有紓解壓力愉悅心情的課程?」

「看影片聽音樂嗎?」尚禹直覺的回答,卻見昌義露出不敢苟同的眼神。「不是嗎?」

「讓身體紓壓心情就愉悅了啊~寶貝~」昌義明白的說,尚禹傻笑著算是默許了,兩人今天特別黏膩,互相餵食、想整天依偎、時不時就想摸摸彼此、動不動又想親吻對方,說不上來是怎麼了,就只是依著氛圍行事,只是為什麼會產生這樣的氛圍,兩人都沒想去追究。

================================================================================

吃完水果之後,尚禹依照計劃讓昌義敷上面膜繼續他的臉部保養,兩人坐在客廳沙發,正敷著面膜的昌義枕著尚禹大腿舒服的閉著眼睛小憩。

「哥起來一下,我想去拿iPad。」尚禹出聲要昌義的頭離開一下,想把放在房間的iPad拿來。

「不要,為什麼我在你還要玩電腦?」昌義一口拒絕,睜開眼睛帶點指責意味的看著他。「不想要我陪你說話?你的最愛果然是電腦……」

「哎,哥不要故意這樣說。」尚禹低嚷了句。「敷臉的時候盡量別說話,所以哥別說話了,我只是要查一下明天菜單的食譜,有些不確定作法。」他解釋著自己不是要忽視昌義,是有正事要做。

昌義伸手往旁邊一抓,把自己的手機拿過來塞進尚禹手裡。「用這個,不准離開。」霸道的命令道。

尚禹失笑的看著手裡的手機,玩笑的問道:「真的可以?裡面沒有我不能看的東西嗎?」

「沒有,哪有什麼不能看的?」昌義坦蕩蕩的回應他的話。

「哦,好,那我用了,所有的東西都可以看嗎?訊息呢?照片?」尚禹故意問了一般可能藏有秘密的資料夾,其實清楚昌義敢讓他使用就沒有不能讓他知道的秘密,只是開玩笑而已。

「當然都可以看,你傳過肉麻訊息給我嗎?好像沒有吧,那就沒有不能看的了。」

尚禹笑了,即使再肉麻不就是自己傳的嗎?怎麼會不能看,但他並無意開訊息來查看,他們從來沒有查探彼此手機的習慣,用手機探查對方行蹤活動這種事不曾發生在他們身上過。

大概看了會兒剛剛和昌義初擬的菜單食譜並把它們郵寄到自己的信箱裡之後,為避免自己沈迷網路他很快關了網頁,隨便亂點手機上的東西看,看到通話記錄裡有寶貝這個名字時楞了楞。

「這個寶貝是誰?」尚禹忍不住問,應該是…自己吧?但昌義怎麼敢把自己的電話設成這個暱稱?

「嗯?」聽到他開口差點睡著的昌義含糊的應了聲,弄清楚他的問題後沒好氣的回答:「還能是誰?懷疑我嗎?」

「沒有,只是覺得奇怪哥怎麼敢用這個名字。」

「沒有人知道是誰啊,萬一不小心弄丟手機或者手機被拿去看也不會被發現我們的事,這方法很聰明吧?」昌義對自己隱藏兩人戀情的小方法感到很得意,寶貝當然是他的情人啊,只是那是誰呢?只有他自己知情。

「嗯,很聰明。」尚禹贊同的點點頭,接著點開他的行事曆看,地方巡演、新戲第一次的對戲、要去剪頭髮、拍雜誌、表哥的婚禮……婚禮那天上頭註記邀請LISA去參加,尚禹的心頭忽然莫名湧上陣陣異樣的刺扎感。

LISA……」尚禹低低的開口。

LISA?」昌義下意識的覆誦。

LISA小姐……哥覺得LISA小姐怎麼樣?」這是他第一次問起昌義關於LISA的事,曾經聽過週遭的人說兩人看起來很相配,只是那時沒有感覺,但現在忽然想知道昌義怎麼看待這個女人。

LISA嗎?很漂亮開朗,歌唱得非常好,蠻有話聊又可以一起喝酒的人,她也喝燒酒。」

「跟哥很契合。」尚禹平緩的說了句。「應該是可以結婚的對象吧。」卻下了詭異的結論。

聽到這裡昌義的眼睛驀地睜開,由下而上看著尚禹還是微笑但卻帶點失落的臉。

「說什麼……」

「如果哥說要跟她結婚我相信伯父伯母應該都會感到很滿意,她人長得漂亮,工作和哥可以配合,家世又好,各項條件都好,是很理想的結婚對象吧。」

「呀……」昌義皺起眉嚷了聲。

「雖然跟她不熟,但聽哥這樣說我想她應該是個性獨立的女性,哥也不需要分神照顧,很適合。」尚禹恍若未聞的繼續說著。

「呀呀!」昌義扯掉面膜坐起身轉頭瞪他。

尚禹回視的眼裡有著淡淡無奈和哀傷,嘴角卻勾著淺淺的笑意,但那笑意卻讓昌義揪緊了。

「說這些做什麼?怎麼了啊?嗯?」昌義不捨的抬手撫著尚禹漸漸垂下的嘴角,從起床到剛剛明明心情都是幸福快樂的,怎麼忽然說DownDown

尚禹看著昌義,悵然的握住他的手將他的手拉下來,勉然一笑。

「只是忽然感受到景修當時無法一起參與慶祝爺爺生日和二叔婚禮的那種悲哀和無奈。」尚禹低嘆了聲。「假如我是女人,哥會帶我去參加表哥的婚禮嗎?就算不跟伯父伯母介紹說是交往的對象也可以說是交情不錯的異性朋友吧,但男人……卻怎麼說都不對了。」

是因為看到行事曆上關於表哥婚禮的事吧,昌義懂了,因為看到自己寫著要請LISA去參加所以失望嗎?因為他沒辦法陪同前往自己卻邀約了別人參加的緣故吧。

「請LISA去是因為要一起演唱婚禮祝歌,別胡思亂想。」昌義安撫著,他最看不得尚禹難過的樣子,他喜歡他可愛的笑,害羞的笑,因為被自己捉弄無辜又無奈的笑,但就是不想看他難過的樣子,他難過自己又怎麼開心得起來。

「沒有胡思亂想,只是想起現實,哥對我太好讓我太幸福,幸福得忘了自己是見不得光的情人,只能在暗地裡相愛不能介紹給親人認識,莫名其妙感到傷心了,跟哥無關。」尚禹解釋道,並沒有任何怪罪昌義的意思,一切都是因為現實,無可避免的殘酷。

「我的寶貝傷心難過怎麼會跟我無關?」昌義並不認為這件事自己可以置身事外,現實是必須兩人一起面對而不是其中一人獨自神傷。

「寶貝,過來。」昌義朝尚禹張開手臂,尚禹靠過來和他緊擁著。「別難過,現實就是如此,你只要知道假如可以,我非常想跟親人介紹你是我最愛的人,也很想你跟伯父伯母介紹我是你愛的人,但我們卻只能說彼此是感情親密的兄弟,很無奈,不過我覺得還不算太壞,至少我們在一起不會有任何人懷疑,不用擔心被發現,是不是?」昌義溫柔的安慰著失落難過的尚禹,盡管自己同樣有著滿腹無奈,但此刻先撫慰受傷的情人才是要務。

「嗯……我懂……但就是難過,這裡好酸還有點疼……」尚禹苦澀的說著,拉著昌義的手貼上自己的心口。

「可憐的寶貝……」昌義好心疼,他親了親他的唇角,撫著他的臉。

「只要感覺到我在你身邊就好。」再吻了吻他的唇。「這樣感覺到了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kirainakyo 的頭像
Akirainakyo

我們都要有美麗的人生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yosin21
  • 昌義哥~我感覺不到...
    兩位可以再深入一點嗎?!(拍飛~~~~~)
    歹勢...
    我比較重口味一點...
  • 訪客
  • 看到這ㄦ 怎麼感覺會長及娘娘們 似乎預告著 這兩人的戀情 會因有LISA的出現 而讓兩人的感情有變化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