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AkirainakyoJust愛幻想(Emma);撰文:Just愛幻想(Emma)


「可是節目把我形塑成愛欺負你的樣子,哎,觀眾會以為我真的以欺負你為樂,我的形象啊……」昌義一臉苦惱,明明自己是對情人很好的,作家怎麼會認為他應該是那個樣子呢?一定是被人劇影響了吧,覺得他像泰燮那樣喜歡作弄景修。


「不會的。」尚禹笑著安慰道。

「你家人看了也會這樣以為吧?想說這傢伙怎麼老是欺負我家尚禹,啊,我以後怎麼面對他們?真糟糕……」這比被觀眾誤會還讓他在意,沒機會在他家人面前有好的表現就罷了還被塑造成這樣壞壞的痞子,自己可是疼老婆的好男人啊!

「不會這樣的。」尚禹安撫地張臂摟住昌義的肩。「他們知道那是節目效果,我會告訴他們。」

「你真的會告訴他們吧?」昌義要他保證會自己跟家人解釋。

「嗯,我會告訴他們雖然哥以前會作弄我,但是現在對我很好、很疼我、愛我。」尚禹又在昌義的臉頰親了下,拗脾氣的昌義最可愛了。

「呀,終於把藏在心裡很久的不滿說出來了吧?我會作弄你?」

「以前啊……有時候會……」尚禹誠實道,卻見昌義斜睨著自己。「我說是以前嘛,現在不會了。」再加註解釋是以前的事,以前的昌義是有些小壞啊,是事實…….

「哼……」昌義只是低哼了聲,因為清楚自己以前的確很愛作弄他,並以此為樂。

仔細一想,雖說是以前,但才多久時間?幾個月嗎?但自己早在不知不覺間已經將尚禹疼入心愛入骨了,現在還是偶爾會想看他因為被作弄而露出的苦惱可愛的樣子,但那並不是存心作弄,因為這個可愛的男人而變得莫名溫柔的自己,連自己都不敢相信會這樣轉變。

「那我去把碗洗一洗,哥先回房間等我。」尚禹膩夠了終於肯放開昌義,準備未完成的工作。

「回房間等你?才吃飽呢,激烈運動好嗎?」昌義壞笑著故意曲解尚禹的話意,一掌拍在他的臀部上,惹得他轉頭投以埋怨的眼神。

「等我去幫哥臉部按摩啊,誰說要激烈運動了?」

「你不想啊?是我自己在一廂情願囉?唉,竟然被嫌棄了,我好悲哀。」昌義轉身背對他哀怨的自憐著,端起咖啡悶悶地的喝了口。

尚禹瞄了昌義一眼,不為所動的轉向流理檯打開水龍頭開始清洗碗盤,半响才涼涼的說:「我會告訴媽媽,哥以前很愛作弄我,現在其實也會,只是程度上的差別而已,節目上稍微誇張了點,實際上沒那麼嚴重──」話沒說完耳朵就遭到襲擊,昌義從背後狠狠摟緊他張口咬了下他的耳朵。

「我果真寵壞你了,敢威脅我,可惡的傢伙,我實在不需要再對你太好了。」昌義恨恨的卻帶著笑意,聽到他非但不擔心嘴裡還逸出笑聲時忍不住又朝他的頸背咬了口後才甘心放手。

「壞傢伙,我等你。」

「我很快就好了。」尚禹朝昌義的背影說了聲。

說是很快就好,洗個碗確實很快,但他又洗了水果切好裝盤放進冰箱以後才去房間,都已經過了十分多鐘,昌義斜躺在床上翻著雜誌,看到他進來把雜誌往旁邊一放正準備抱怨他來得慢,尚禹一屁股坐上床沿,壓住他的上身迅速吻住他的唇堵住他的抱怨。

一吻結束,昌義撫著他的頸背故作嫌惡道:「嘖,真打算一整天這樣黏膩膩啊?一逮到機會就要親嗎?」真要貫徹自己說過的許諾嗎?要親到膩才甘心嗎?

「嗯~你答應過的。」尚禹不覺得自己哪裡過火了,這樣才能傳達自己想時時刻刻和昌義黏膩在一起的心情,想親就親,一直親……啊!他想和昌義住一起了……

「知道了,謝謝你一直提醒我,準備開始了嗎?要不要放開我了?」雖然自己也摟著尚禹的頸子,但那是因為尚禹還緊抱著自己不放的關係。

「嗯,開始吧。」尚禹笑開,最後再啄了下昌義的唇才肯甘心放手起身去拿東西,因為昌義這裡沒有按摩霜,所以尚禹拿了他平常用的面霜和精華液來用。

「哥先起來一下。」尚禹讓昌義先坐起身自己再爬上床背靠床頭兩腳跨開坐著,拿來一顆枕頭放在自己兩腿間,拍了拍枕頭示意昌義躺上來。

昌義存疑的斜睨著他,嘴角掛著淡淡的笑。

「在那個位置上沒問題嗎?」

尚禹聞言楞了下,半响後才反應過來,赧笑著撓了撓臉頰。

「沒有問題,只要哥別故意用頭往上蹭就沒問題。」就怕昌義故意鬧他。

昌義點點頭接著往後用力的躺上枕頭,尚禹低嚷了聲要他輕一點,昌義只是哈哈大笑,止了笑之後雙手環抱在胸前,由下而上看著微低下頭正小心仔細的將自己的瀏海撥散到一旁的尚禹,視線一直追逐著他的雙眸。

尚禹在自己手裡抹上些許面霜正要摸上昌義臉頰時才注意到昌義一直注視著自己,兩人四目相對了好一會兒,發覺昌義完全沒有移開視線的打算時臉微微熱了。

「哥閉上眼睛啊,這樣我怎麼做事……」

「不能看著你嗎?你又不會按摩到眼睛,不礙事吧。」昌義還是看著他,看他變成粉紅色的耳朵、微微噘起的唇、欲言又止的樣子。

「為什麼要看著我,這樣好怪……」

「因為我的尚禹真的長得好帥,不管從什麼角度看,都是一樣,忍不住想一直看著捨不得移開視線了。」昌義感歎的說,但不知道是在逗尚禹玩還是認真的這樣覺得。

尚禹的手停在半空一時間竟認真思索起昌義說的話了,接著才用手覆住昌義的雙眼不讓他繼續盯著自己的臉瞧。

「哥別鬧了,說什麼帥啊……閉上眼睛別睜開了。」要開始動作前不忘告誡道,昌義輕笑了聲,但依言閉著眼睛沒再睜開。

尚禹以指腹指節輕柔的按壓著他的臉,從額頭、眼周、臉頰、到額角太陽穴,溫熱他的臉、活絡他每一根神經、每一個細胞,舒服得讓他差點又進入夢鄉,這溫柔雙手的主人說過,這是專屬於自己的按摩,以前沒有人享受過、以後也不會有……目前為止是這樣,為此,他感到很開心。

「尚禹……」昌義忽然開口低喚。

「是。」尚禹低聲回應。

「寶貝……」昌義又喚。

「嗯?」尚禹又應。

「尚禹……」昌義再喚。

「嗯?」尚禹再應。

「寶貝……」

「嗯?」

「尚禹寶貝……」

「……怎麼了?」昌義只是一直喚著自己卻什麼也不說,尚禹忍不住疑惑地問。

「沒怎麼,就想叫你的名字,想聽你回應的聲音,那聲音很好聽,我喜歡聽。」昌義說了自己一直叫喚他的理由,睜開眼睛望進尚禹眼裡,捕捉到他眼裡透出的溫柔和甜蜜。

尚禹抿著唇卻還是抑不住直往上揚的嘴角,明明昌義沒說什麼,自己卻感到無比甜蜜和歡愉了,心頭莫名暖熱著,這根本算不上是情話吧?這麼滿足是為什麼呢?

「嗯?怎麼了?結束了嗎?」尚禹的動作停了,而且遲遲沒有再開始,昌義不解的問。

「沒心情了……」尚禹低喃著。「想親你。」他說道,接著低下頭接近昌義的臉,但最後卻只停在唇上方,昌義不解的眨眨眼睛。

尚禹直起腰不滿的嘟起嘴。「不行……腰要斷了……」彎不下腰無法如願吻上昌義讓他又挫折又發窘。

昌義哈哈大笑,翻坐起身撲向尚禹將他往旁邊壓倒。

「你這傻瓜,這麼可愛,想笑死我啊~」他捏了捏尚禹高挺的鼻,啄上他的唇。「寶貝……」

「嗯……親愛的哥……昌義……」尚禹的手環上昌義的的頸子,貼住他的唇,綿密的啄吮。「好喜歡你……好喜歡……」

「只是喜歡?」昌義眉頭微攏輕咬了下他的唇表示對他的說法不滿。

「愛你……好愛你……」尚禹改口道,看到昌義露出滿意的笑時也跟著笑了,昌義密密的細吻落在尚禹的臉上、偶爾在唇上,是並不激情的吻,兩人卻更感到親暱和情濃。

終於親夠了,昌義的上身仍舊壓著尚禹的上身趴覆著,臉靠在他臉側,溫熱的鼻息朝他粉色的耳朵吹拂著,另一隻手不安份的輕捻著另一側的耳廓,又弄紅它。

尚禹眼眸半閉注視著同樣一臉慵懶的昌義,抬手輕撫他細緻的臉龐。

「哥覺得舒服嗎?我有弄痛你嗎?」他低聲詢問道,雖然剛剛看昌義似乎很享受的樣子,但還是必須親自確認才行。

「很舒服,我都要睡著了,放心,你只有在某個時候會弄痛我。」昌義說著,低笑了聲。

尚禹聽懂,微露羞赧,低聲說了句對不起。

「這樣什麼都不做就賴在彼此身邊的感覺真的好奢侈。」昌義低嘆了聲,翻身躺到尚禹身旁不再壓著他,撐起手肘支著頭側躺,修長的指輕搔著他的下顎及頸側。「迷上這種感覺怎麼辦?沒辦法一直享受怎麼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kirainakyo 的頭像
Akirainakyo

我們都要有美麗的人生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Faye
  • 木有消耗熱量啊?
  • yosin21
  • 對呀...
    我完全贊同昌義哥的說法!!
    就這樣什麼都不做實在太奢侈了~
    要好好把握才行!!!!!!!
  • Emma
  • 還木有產生熱量啊,怎能消耗?
    也還木有到晚上啊.....
  • hsiao
  • 娘娘聲聲「尚禹、寶貝、尚禹、寶貝」的叫
    倆人怎麼忍的住呢???
    不一定要等到晚上呀!
    氣氛夠的話
    晚上再一次也無妨呀!
  • li
  • 同意樓上說的
    也不知是誰在「靜靜謐謐」裡
    讓倆人床戰三次
    害得尚禹直不起腰來,
    娘娘 你說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