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備白飯就可以了吧?拌飯我不會做,不過有點想煮鮑魚粥……」尚禹一邊吃一邊想著。

「鮑魚粥不錯,但是你會做嗎?」昌義問道,尚禹笑著搖搖頭。「煎餅如何?泡菜或者海鮮的。」昌義幫著提議道,自己雖然只會吃但是意見可不少。「應該不會很難吧。」

「嗯……好,加一個泡菜煎餅,年糕排骨、燉排骨、什錦菜、辣炒五花肉、泡菜煎餅、大醬湯,再從家裡拿些小菜來,這樣夠嗎?」尚禹數算著,覺得已經很豐盛了,但又擔心不夠。

「夠了,節目給我們的烹飪時間也才多久啊,再列下去時間不夠用了。」昌義提醒他還有節目錄製時間的問題,否則他真以為要辦什麼美食派對了。

「是啊,我都忘了。」尚禹笑著承認自己一時間有些忘形了,壓根兒忘了他們是在錄節目,有種新婚夫妻宴請好友的錯覺,昌義如果知道又要罵他發傻了。

「傻笑什麼?」雖然尚禹什麼都沒說,但臉上的傻笑已經洩露了他現在又在想些傻氣事情的秘密了。

「沒有。」尚禹不打算說,這種傻得可以的想法還是自己留在心裡幻想就好。「哥今天有什麼計劃?整天待在家裡嗎?」

「待在家不好嗎?不過我好像該去保養臉了,傍晚約個時間去好了。」

「我幫你做。」尚禹自告奮勇要幫昌義做臉部保養,昌義露出質疑的眼神。「我會啊,我在家也會自己按摩臉的,不相信我會嗎?」尚禹解說著但見昌義還是存疑的樣子。

「是不太相信,你幫誰按摩過臉?」這句話除了質疑外還有些吃味,嫉妒起曾經讓他的寶貝溫柔按摩臉的那個人了。

「沒有……是沒有幫過別人做,但是我真的會啊,要不待會兒讓我試試,如果覺得不行就去沙龍,這樣好不好?」尚禹沒察覺昌義流轉的思緒,只一個勁的自薦著。

聽到尚禹沒幫過別人按摩昌義的心情已經大好,本來其實也不是一定要今天去保養,但可以藉此得到情人的獨家按摩福利,說什麼也不能放過啊。

「好,待會兒讓你試試,做的好的話以後沒戲演也不用怕,開家美容沙龍好了。」昌義玩笑道。「有這麼帥的老闆坐陣我相信生意會很不錯。」

「才不要。」尚禹呶呶嘴。「我只幫哥按摩。」

「哦?是我獨享的福利嗎?」昌義一臉受寵若驚的樣子,實際上也真感到受寵若驚,心頭暖暖的。

「是,是哥才有的福利,喜歡嗎?」尚禹有些得意又期待他的肯定。

「嗯……喜不喜歡要做完才知道囉,不過確實很期待,我家寶貝真是賢慧得不行了,會做菜洗衣整理家務已經夠讓人滿意的,現在竟然還會保養臉,讓我越來越愛該怎麼辦啊~~」昌義如實但表達誇張的說著,對自己這個親親寶貝真是滿意得不得了,真是喜歡的不得了,真是……好愛他。

「那就……永遠愛著我好不好?」尚禹滿懷期待的凝著昌義希望得到他的應許,雖然愛你這話早已聽過很多次,但似乎再多也不膩,尚禹有時為自己如同女人般的心態感到羞恥,但又抑不住。

「永遠嗎……我也希望是永遠,我們一起努力。」昌義斂起玩笑的態度換上認真的神情,凝視著尚禹的眼神寫滿愛意,並未信口承諾直到永遠那樣的結果,只認定了兩人應該共同努力達成,因為現實是磨人的,誰也無法預料下一秒將發生什麼阻礙兩人的因素,他們唯一能做的只有堅定信心共同面對。

「嗯!」聽了昌義的回答尚禹也認同的點頭回應,都已經是三十歲以上的人了,怎麼會不懂愛到永遠這樣的承諾無法隨便答應呢?雖然嚮往卻深知其困難度,是夢想。

「快吃吧,我很期待你的按摩呢。」感覺兩人的話題變得有些沈重,昌義忙藉著催促尚禹加快用餐速度來帶開話題。

尚禹點點頭,心頭有著淡淡失落,不確定是因為沒聽到昌義如自己的願說愛還是想到不可知的未來導致,最近總會莫名憂慮,兩人關係越來越平穩甜蜜自己卻越徒增莫名的憂慮,難不成是被楊泰燮上身了?還是別想太多了,他告誡自己。

「啊,咖啡……」用完餐後想喝口咖啡時才發現忘了倒,尚禹起身想去倒咖啡,昌義出聲阻止他,說讓他去就好。

既然昌義體貼尚禹也就依他讓他去倒咖啡,自己則動手收拾起桌上的碗筷餐盤,將它們收到流理檯去再擦拭好桌子,接著準備清洗餐盤。

「呀,我倒個咖啡你怎麼就把事情全做完了。」昌義端著兩杯咖啡回到餐桌前卻發現尚禹已經快手的將餐桌都收拾乾淨了,他放下咖啡繞到流理檯前關了水龍頭,將尚禹拉回餐桌前坐下,自己也坐到他旁邊。

「待會兒再洗,先喝杯咖啡。」

「很快就洗好了嘛。」尚禹嘟嘟嚷嚷著,昌義伸手捏住他的臉頰阻斷他的小嘮叨。

「放心,我又不會搶去洗,急什麼呢。」把咖啡交到尚禹手裡一邊安撫著。「歇一會兒嘛。」

「怕待會兒就會忘了洗。」有很多事要做啊,尚禹啜了口咖啡後放下咖啡杯。

「為什麼會忘了?」昌義的手搭在尚禹的椅背上,傾身靠近他,近到可以聞到他嘴邊的咖啡香氣。

尚禹垂眸盯住昌義微微上揚的唇,靠近,輕啄了下,一下又一下,最後忍不住側身面對昌義,摟住他的頸子密密吻住他的唇,啄吮碾壓,渴望但不躁進的品嚐著彼此,從昨天開始累積的渴求終於得到紓解,時而貼合時合分開的四片唇間可見彼此交纏著的舌,那樣的愛戀和需索,恨不得能得到彼此全部似的。

在一年前,曾經拍過超過百次以上吻戲的尚禹,其中有淺嚐即止的、交纏濕熱的,不管是哪一種對他而言都只是四片肉貼在一起而已,沒有其他感覺沒有任何意義,跟牽手擁抱一樣都只是演技的一部份,只是工作,只想著把它做好。

但現在的四片唇相貼卻讓自己全身血液都滾燙的沸騰著,想得到更多,想就這樣一直不分開,彷彿毒品似的上了癮,再多也不膩,即使只是輕輕碰觸也會讓心湖翻騰不已,是某種神奇的物質使然。

「嗯……」昌義的唇離開時尚禹發出一聲低吟,半睜的眼眷戀不捨的注視著眼前濕潤粉紅的唇。

兩人額頭相抵著,呼吸略為急促,嘴角都掛著滿足的笑意。

「哎,終於親到你了,想死我了……」昌義誇張的說著,要讓他知道自己同樣很渴望他,昨天那樣鬧他同樣折磨了自己。

「那……再親一下?」尚禹大膽要求道,昌義笑著啄了下他的唇,看到他不滿的噘起嘴時笑出聲來。

「一下啊,你說的。」他只是依言行事,但接著沒讓尚禹來的及抗議便吻住他的唇,結結實實的再親了一下,非常紮實的一下。

再分開時兩人都因為激烈交纏的熱吻而氣喘噓噓,但笑得滿足快樂。

「這樣夠了嗎?」昌義玩笑的問著,尚禹先是點了個頭而後又搖搖頭,昌義露出不解的神情。

「哥說了今天讓我親個夠,所以還不夠。」終究還是把這句話說出口了,像是需索就像吧,無所謂,反正自己是真的很想要這樣一整天和昌義黏膩膩的在一起過。

「知道了,會讓你親個夠。」昌義允諾道,端起就快冷掉的咖啡喝。「說到出門,今天會去陶藝教室嗎?昨天不是說要上釉色什麼的。」

「嗯,昨天老闆說今天應該可以上釉,但還要等他通知我,怎麼辦……我不想離開哥出門……」尚禹抓著昌義的手為難不捨的躊躇著,今天沒去的話改天也很難找到空檔,而且會拖延拿到成品的時間,但好不容易有這樣奢侈的時光可以跟昌義膩在一塊兒,他又不想放棄。

「那就一起去吧,我們一起去。」昌義一句話解決了為難,尚禹驚奇的瞠大眼,他沒想到昌義願意跟他一起去做這件可能有些無趣的事。

「這樣就不用分開了,如果是傍晚出門,剛好可以買炸雞和啤酒回家當晚餐吃,很棒吧?」

「很棒……但是我可以吃嗎?」尚禹嘟起嘴,這分明是在挑戰他的減肥大計,好懷念以前可以放肆吃炸雞配啤酒的日子。

「你吃烤雞吧,今天偷偷放縱一下,我不會告訴寶賢哥的,大不了晚上我再幫你好好消耗掉那些熱量囉~」昌義笑著眨了個眼睛,欣然接受尚禹送上的香吻。

「哥真好,謝謝你。」尚禹開心的說著,忍不住又啄了幾下昌義的唇。

「你要知道,看你餓肚子或者想吃的東西不能吃我都很捨不得的,但誰要我們做這一行呢?身不由己啊。」

「我知道,我知道哥永遠都是疼我的,謝謝哥。」尚禹膩膩的向前又親了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kirainakyo 的頭像
Akirainakyo

我們都要有美麗的人生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li
  • 果然倆個人在自己的私人空間
    才能這麼有愛呀!
    看倆人親的那麼纏綿
    怎麼會只有親親呢?
    還以為會更進一步呢!XD
    只好期待晚上昌義幫尚禹消耗熱量囉!呵!呵!
  • 訪客
  • 是ㄚ 兩個人在自己的私人空間 完全放鬆 粉有愛的感覺
    同樓上的朋友說的 怎麼只能親親呢 竟然有放假一天 當然要有更進一步的動作 讓彼此都消耗熱量吧 哈 哈 哈
  • yosin21
  • 親愛的昌義哥...
    我說你說的"消耗熱量"...
    應該是我們所想的"運動"方式吧?!
  • Faye
  • 什摩時候可以看到
    消耗熱量啊?
  • Emma
  • 什麼時候?下一回?下下一回?
    大家葁對消耗熱量這件事這麼感興趣.......
    說不定昌義哥是陪他上健身房消耗熱量啊.......
  • 親愛的
    你用"說不定"反而欲蓋彌彰好咩?
    XD

    Akirainakyo 於 2011/08/16 11:35 回覆

  • Emma
  • (^口^;)
  • 老大姐
  • 親愛的會長及娘娘辛苦了 最近還要幫忙準備2刷 太令人感動了
    這些姐姐妹妹們果真還是重口味的 一直等待有肉吃呢 真令人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