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徐涼風中,景修的車在一處海邊停下。

兩人下車,漫步在沙灘上。

雖然,他倆穿著的西裝和沙灘不怎麼搭調。

「為什麼帶我到海邊?」

「說過的,我們一起到無人的海邊散步。」只是f後來一連串的事情打斷了他的計劃。

現在,事情解決了,又正逢他的生日,也該實現他們的約定了。

說到海邊,就想起那個夜晚。

「再唱羅密歐與茱麗葉?」

那段,泰燮曾為自己唱的歌。

 

愛是要尋找最重要的一顆星、愛是要擺脫一切事物、愛是無法擺脫的命運、愛是比蜜還甜的夢。

 

「結局是悲劇啊。」泰燮說。

世界經典的鉅作,和他倆有那麼一點點的相似。

儘管父母不是世仇,卻是一樣不被認同的愛情。

曾經。

「那算了,唱多了真變成悲劇怎麼辦。」

日本人不是說什麼言靈嗎?言語之中存在著靈力,若說多了,也許有一天會實現。他可不想和泰燮分開。

泰燮笑著,抓了抓自己被海吹亂的頭髮。

老家附近的那片海,不論是日出、日落、或是深夜,風平浪靜或是波濤洶湧,一天不只一個樣子,他也數不盡,生活在螢火蟲民宿時,他看過那片海的多少面貌。

但每回看的心情都相差不遠。

身為家中的長子、長孫,家人眼中的優等生,他卻覺得自己和那個家格格不入。因為,他和他們不同。

他喜歡的,是和自己同性別的男人。

在保守的韓國,同性戀是多麼嚴重的事情,即使各方面做得再怎麼好,只要喜歡同性的事情一曝光,所有累積的一切就像玻璃受到重擊,碎裂,而且再也恢復不了。

他不只一次想死,想投身那片大海。

然,深愛家人的他,終究捨不得讓他們難過,所以活了下來。但每回去看海時,總讓自己的生命被海浪一點、一點的帶走。

直到遇見景修。

是景修把他從大海又一點、一點的拉回岸上。

現在,眼前的這片海,因為是深夜,即便有道路旁路燈的燈光,海面上仍是一片黑暗。

可是他開始看得見星光。

未來,即使他又在大海上迷航了,也一定能從星空中,找到那顆指引他方向的明星吧。

 

愛是要尋找最重要的一顆星、愛是要擺脫一切事物、愛是無法擺脫的命運、愛是比蜜還甜的夢――

 

他喜歡的,羅密歐與茱麗葉的那首歌。

結局是悲劇,他們的愛情卻是美麗的。

 

要找到自己最重要的一個人

為了愛這個人要擺脫一切

而這份愛是注定要遇見而且永遠守護的

最後,即使受到很多挫折,這段愛情仍然會比蜜還要甜

 

那顆星、那個人,之於他,是景修。

想著、想著,泰燮忽然深深體會到景修曾對他說的「我是連在你面前都會想著你」的感覺了。

泰燮轉頭,看向正在離他十步遠的地方,低頭用鞋尖撥弄沙粒的景修。

只要回頭,他就在那裡,腦裡卻仍然滿滿的都是他。

此時,像是感應到泰燮的視線,景修抬頭、轉身,迎上泰燮的目光。

其實,景修本以為泰燮跟在他後面一起散步的,沒想到越走,身邊屬於泰燮的氣息越淡,所以他回頭。

夜色太暗,他不是很看得清泰燮的表情,不過,他知道,兩人在黑暗中交會的視線,訴說的是同樣的事情。

「泰燮。」朝著泰燮,景修伸出他的手。「過來。」

泰燮疑惑,但沒有猶豫,邁步走向景修,在距離他一步的地方停下。

他看著景修的手,緩緩地,伸出自己的手放在上頭。

景修反握住泰燮的手,以微乎其微的力道輕輕摩擦泰燮無名指上的戒指。

「現在,我發誓。」

泰燮略微驚訝地看向景修的雙眸,看到的是無比的認真,與誠懇。

「今後,無論是喜、是悲、是苦、還是甜,我都不會放開你的手,每個日子,我們都要一起度過。」

……似乎,這世界只剩下景修的聲音,和他的心跳聲。

「你呢?」

泰燮抿了抿有點發抖的唇,他已經分不清自己是感動還是緊張,但是,那句話,他得說。

「我發誓。永遠,都會緊緊握住你的手。」

以大海之名,這是我對你的承諾。

張開雙臂,景修緊緊將泰燮摟進懷裡,緊緊地,感受著他的體溫、和自己胸口貼合的心臟脈動;泰燮同樣環抱著景修,寬廣的背讓他雙手無法靠攏,可他明白,這是他能夠永遠倚靠的避風港。

「你是不是忘了什麼?」

有點破壞氣氛的,泰燮維持抱著景修的姿勢問道。

若是旁人聽到這句話,八成會一頭霧水。可他問的是景修呢,他怎會不懂。

「忘了還敢對你發誓嗎?」

景修鬆開泰燮,從西裝口袋掏出一個小盒子。

「下午就是去買這個的。」

他打開盒蓋,裡頭鑽戒在夜晚的海邊閃閃發光。

看著景修手裡的鑽戒,泰燮著實驚訝了。

他不是真的非要鑽戒不可,只是覺得方才的他們就像在舉辦婚禮一樣,所以想順勢開個玩笑罷了,沒想到景修真的拿出來了。

「只有一克拉。」景修把戒指從盒中拿出,抓起泰燮的左手,慢慢地,把它套在戴著情侶戒的無名指上。「十年後的今天,我會再送你一個一克拉的鑽戒,二十年後,再一個。想要三克拉,你至少二十年不能離開我。」

「小氣。我十年只值一克拉?」

說歸說,泰燮仍直盯著手上的戒指不放。

他看的,不是戒指的價值,而是這個戒指的意義。

叫做「愛」。

感覺到頰上粗糙的皮膚觸感,泰燮抬頭,注視著景修邊用大手撫著他的頰、一邊同樣目不轉睛盯著他的雙眼,他在那裡頭看到自己的倒影。

泰燮微微前傾,在景修的唇上烙下輕輕一吻。

景修撫著泰燮的後腦勺,額頭抵著他的。

近得幾乎沒有縫隙的兩張臉龐,只感覺得到對方的呼吸。

彷彿世界都消失了,在虛無的空間裡只有彼此,和那句不知誰先開口的愛語――

「我愛你。」

 

 遇見你之前,我像是被關在密閉漆黑的房間;遇見你,我的房間被點燃了燭火。現在,那個房間的門因你和家人給我的愛而慢慢開啟,我,要走出房間,走到那個名為幸福的天堂。

 遇見你之前,我在大海裡迷途。遇見你,像是上帝給我一個羅盤。現在,我要朝著指針的方向朝著你給我的未來前進,前往那個名為幸福的天堂。

 

有你,我的人生是美麗的。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kirainakyo 的頭像
Akirainakyo

我們都要有美麗的人生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