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餐廳,四人在服務生的帶領下,走到靠近窗邊位置的桌邊。

方形的四人桌,在泰燮那不到一秒的猶豫間,已理所當然似的,秀娜媽媽和秀娜在一邊落坐,而景修和泰燮則坐在另一邊。

坐下後,泰燮不禁偷偷地在心中嘲笑自己方才的猶豫。

是啊,當然是他和景修坐一起,不然他和秀娜、秀娜媽媽和景修坐嗎?還是景修和秀娜、他和秀娜媽媽嗎?

這不是理所當然,只是迫於無奈的折衷。

然後,他們分別接過服務生遞來的菜單。

「泰燮說這家店很有名,味道不錯。」邊翻開菜單,景修邊說。「秀娜啊,想吃什麼就點,嗯?」

「剛才吃過蛋糕,還吃得下嗎?」秀娜媽媽問著坐在身邊的秀娜,順手幫她理了理幾根飄亂的髮絲。

「蛋糕只吃一點點,所以吃得下。」秀娜回答媽媽後看向景修,「我要喝奶昔。」

「好。」女兒可愛的笑臉,讓景修忍不住伸手摸摸她的臉頰。「常常喝甜的東西,小心蛀牙。」

「我每天都有乖乖刷牙,不會蛀牙。」女兒的童言童語,聽得景修和秀娜媽媽都笑出聲音,連泰燮也露出淡淡的笑容。

各自決定好要點的東西,景修招來服務生幫忙點餐。

泰燮坐在景修身邊,對面坐的是秀娜媽媽和秀娜,著實有些不自在。他不由自主望著景修的側臉,希望能讓自己的心鎮靜些,卻沒發現方才還和秀娜說話的秀娜媽媽不知從何時已將目光移到他身上――或著,該說是他的眼睛。

只消一眼,就明白了。

這個人,是真的愛著景修。

那眼神和早先她在景修眼前看到的一樣,滿滿的都是對對方的依戀。

她和景修媽媽之前都在堅持什麼呢?這兩個人的羈絆之深,根本沒有人能分得開。

他們的感情,彼此應該都很清楚,現在景修的父母都不再逼迫景修,她和景修也早就離婚了,還有什麼好擔心害怕的呢。

不……也許就是愛太深,才更怕失去吧?

在景修的性向還沒曝光前,她曾像這樣擔心過嗎?

曝光後,她驚訝得不能接受。經過了一年的現在,若是重新思考,當時她無法接受的,是什麼呢?

在見到泰燮之前,她就知道她輸了。見到泰燮之後,她明瞭,她從來就不曾握有絲毫的勝算。

還好她放棄了,而她得開始學著用旁觀者的角度去看這兩個人。

她曾經愛過的男人,和他愛的男人。

「楊泰燮先生,聽說你是醫生?」

聽見自己的名字,泰燮連忙轉頭。

「啊,是。」

在景修的阻止之下,他沒有把自己的職業告訴景修媽媽,秀娜媽媽會知道,那就是從景修口中得知的吧。

景修不知如何說他的?

「哪一科的?」

「內科。」

「工作忙嗎?」

「還好,比外科輕鬆。」

「除了看診,偶爾還要開健康講座。」點完餐,景修回頭就看見秀娜媽媽和泰燮在聊天,聽到他們的話題,立即炫耀般地插入一句。

「像大學講師。」

泰燮搖搖頭,下意識地捏了捏手指。「沒那麼了不起,只是告訴民眾一些健康知識。」

「能當上醫生,本身就很了不起了。」

這時,景修的手機忽然響起,秀娜媽媽、泰燮,包括秀娜都一齊注視著景修。

景修拿出手機看了下來電者,「學生。」向泰燮交待一聲,他便按下通話鍵,並起身離開座位,走到一旁去接聽。

此時,服務生送來秀娜的奶昔、和三人的咖啡。

待服務生離開,泰燮順手拿起桌上的奶精和糖包加入咖啡裡,然後慢慢地攪拌開來。

在沒有景修的情況下和秀娜媽媽、秀娜相處的尷尬,讓他壓根兒沒想起,自己喜歡的咖啡口味是既不加糖也不加奶精的黑咖啡。

「我們讓你不安了嗎?」

秀娜媽媽的話,讓泰燮停下攪拌的動作。

他望向秀娜媽媽的臉,仍是那個溫和的笑顏。

她看起來平淡得……好似乎景修不過是個普通的朋友。

如果景修沒有認識他,也許在出櫃後的一年後,他會為了秀娜重新回歸家庭吧?但因為有他,秀娜注定要在單親家庭成長。

面對身為阻礙的他,秀娜媽媽怎能如此大度?

他嫉妒她,卻沒有辦法討厭她。

若他們不是以今天這種身份認識的話,或許,會成為朋友吧。

泰燮放開攪拌咖啡的湯匙,雙手在桌上相握,深深呼吸了一口氣才開口。

「說沒有,是騙人的。」泰燮垂下視線,停留在自己交握的手上。「我愛他,可是,如果他要離開,我沒有任何可以留住他的東西。我能做的,只有看著他的背影,讓他把我的心帶走吧。」

泰燮緊抿的雙唇,和他雙手幾乎無法察覺的微微顫抖,全都讓秀娜媽媽收進眼底。

「楊泰燮先生,」她喚道。「你真的像秀娜爸爸說的,很敏感,又很脆弱,還常擔一些不必要的心。」

聞言,泰燮又是疑惑又是驚訝的抬眼。

景修這樣形容他?

「在首爾醫院的時候,我問過他。」她頓了頓。「放棄『那個』有那麼難嗎?」

泰燮心頭一緊。

他想知道景修的答案。

也不想知道。

「你不知道吧?那個時候,他說,『我可以為了他放棄一切,但不可能為了任何事放棄他』。他的表情,比當初要跟我離婚時還要堅定。」

秀娜媽媽輕笑了聲。

「我有你沒有的東西,但那不是他的幸福。」

她有秀娜,卻得不到景修的回頭。

雖然晚了些,她終究懂了,因為景修想要的不是和不愛的人守著他愛的孩子,而是和最愛的人過著自由愛的日子。

「我沒辦法理解你們的感情,可是我希望他過得快樂,而那份快樂,只有你能給他。」

她瞧了眼身邊小口小口喝著奶昔的秀娜,「孩子不會是問題。電話、信件,或是偶爾見面,只要他一直都讓孩子感受得到他的父愛就行了。」

「所以,相信他,也相信你自己。」

……

泰燮幾度張口想要說些什麼,然而,他不知該說什麼。

只覺得心頭悶悶的、滿滿的、甜甜的、酸酸的。

眼前,彷彿漫起淡淡的水霧……

突地匡噹一聲,伴隨著秀娜小聲的「啊」,轉移了兩人的注意力。

「秀娜,怎麼了?」

「我把杯子弄掉了。」

秀娜看看地上的玻璃杯、又看看媽媽。

她喝奶昔的時候,不小心左手碰到旁邊的水杯,把杯子碰落到地上了。

「沒受傷吧?」秀娜媽媽抓過她的小手仔細檢查。

「沒有。」秀娜搖頭。

「請服務人員收拾一下吧。」泰燮說著,一邊抬手招喚不遠處的服務生。

景修在這時講完電話回到坐位,就看見地上破成一半的杯子,秀娜媽媽握著秀娜的小手、泰燮向某個方向招手。

「怎麼了?」景修坐回泰燮的身邊向他問道。

「秀娜把杯子碰掉了。不好意思,孩子不小心把杯子弄掉在地上,請再給一個乾淨的杯子。」迅速地解答景修的問題後,泰燮如此吩咐前來的服務生。

「秀娜沒事吧?」

「沒事。」秀娜微笑地說。

爸爸和媽媽沒有責怪她,反而還緊張兮兮地關心自己有沒有受傷,她覺得很開心。無論何時、何地,她都是爸爸媽媽最愛的女兒。

「沒事就好。」

景修同樣微笑地說著,在桌子的掩飾之下,大手則悄悄地伸向旁邊,握住泰燮置於膝上的右手。

那一秒,泰燮差點要忘了呼吸。

他用視線餘光看著景修那厚實的大手,感受著他的體溫。

景修的手,在寒冷的冬天、或炎熬的夏天,都一樣暖暖的,他總開玩笑說,他的手就像熊掌。

這種溫暖,只要嘗過一次,就不想放手。

緩緩地,泰燮收攏了手指,指腹輕輕地覆上景修的手指背。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kirainakyo 的頭像
Akirainakyo

我們都要有美麗的人生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Emma
  • 纖細易感的楊醫生啊!
    不要不安了
    不要再猶疑了
    好好握住你旁邊那人的手吧!
    會長大人可以給糖了沒~
  • 潛水
  • 篇篇都有經典之詞,大愛『羈絆之深,没人分得開』

    前妻在首爾醫院問景修「放棄那個有那麼難嗎?」
    看劇當時就覺得景修有回答些什麼
    感謝會長大人幫我腦補了這麼好的一個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