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修出門到現在,已經過了多久?

好像才過了三分鐘,又好像時光已流去十年。

景修不在身邊,他的一切感覺都被打斷,趴在景修的床上,他覺得自己似乎會這樣聞著沾染在床上的景修的味道,慢慢變成化石。

泰燮一動也不動地,緊閉著雙眼。

他理解的。

理解景修想見秀娜的心理,理解景修不愛秀娜媽媽的心情。

他理解的。

他其實……不想理解的。

有時候真的很想放任自己大哭大叫,說不要他去見秀娜和秀娜媽媽,想要他留在自己身邊。

可是理智叫他不能這麼做。

秀娜是流著景修血緣的親生女兒,他不能阻止景修對女兒的思念,更不能無視秀娜見父親的權利;而秀娜媽媽是秀娜的保護者,是景修的前妻,有名正言順見景修的資格和理由。

他得適時的放手。

……他恨自己的理智。

滴──滴──

熟悉的聲音讓泰燮立即睜開眼。

幻覺嗎?他聽見密碼鎖被打開的聲音。

卡──

不是幻覺,門,真的開了。

幾乎是下意識地,泰燮起身下床,走出景修的房間。

景修,回來了。

然而,是抱著秀娜的景修,他的身後,跟著先前在照片裡笑得燦爛的秀娜媽媽,景修的……前妻。

泰燮看著眼前的三人,胸口像是被人砸了一塊大石般地沈痛。

抱著可愛女兒的爸爸、依偎在父親懷裡的女兒、跟在女兒和女兒父親身邊的媽媽……是啊,如同景修媽媽說的,像幅畫。

他站在這裡,就像到畫廊觀賞展出的畫一樣,任畫裡的人是悲是喜,他不過是個賞畫的局外人。

景修的身邊……沒有他的位置。

「泰燮。」

泰燮僵硬的表情和眼底瞬間失神悲悽的波動都沒有逃過景修的眼睛。

他敏感又愛鑽牛角尖的泰燮,又在操無謂的心了。

「呃……嗯。」被景修一喚,泰燮才回神,快速地重整自己的神態。

他在家人面前演了好多年的戲,現在只是他們面前裝做坦然的樣子,根本不算什麼。

「她是秀娜媽媽,」景修向泰燮介紹,又轉頭看向秀娜媽媽。「他就是那個人,楊泰燮。」

他就是那個人。景修跟她說過他的事?

「你好,」直視泰燮的目光,秀娜媽媽微笑地伸出手,「我是秀娜的媽媽。」

秀娜的媽媽。就如同景修是秀娜的爸爸一樣,她放棄了,所以在他們面前,她就是秀娜的媽媽,連名字也不需要。

這樣就好了。

「……妳好,我是楊泰燮。」緩緩地,泰燮也伸手與她相握。

她的手柔柔的、軟軟的,和她的笑容很像,很溫和,沒有威脅性。

……他居然在評估秀娜媽媽?連泰燮都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連忙不著跡地收回手。

「秀娜,這是爸爸最好的朋友,楊泰燮楊叔叔。」介紹完秀娜媽媽,景修接著介紹秀娜給泰燮認識。

「楊叔叔好。」秀娜看著泰燮,小小聲地打了招呼。

「嗯,妳好。」這是景修最愛的女兒,看起來比智娜小一些。想起智慧的女兒,泰燮對秀娜這個和她差不多大的孩子也稍稍有了親切感。

「泰燮,你訂了餐廳吧?訂幾點?跟餐廳說,多加兩個位子,我們四個人去。」

「什麼?」泰燮瞪大眼睛,有點懷疑自己的耳朵。

景修要他跟他的前妻和女兒一起去吃飯、過生日?

「快點。」

泰燮愣了愣,不由自主地看了下站在一旁的秀娜媽媽。她仍微笑著,並不驚訝,大概景修跟她提過。

但……

「是你的生日,你們一家人去吧,我跟餐廳說,多加一個位子。」

要他這麼不識相嗎?秀娜媽媽特地帶秀娜來幫景修過生日,他還這麼煞風景的插入他們之間?

「泰燮。」聽他這麼說,景修斂起笑容彎腰將秀娜放在地上,走到泰燮的面前,直到和他的臉僅有五公分的距離。「我不要一頓沒有你的晚餐。我們四個人去餐廳,不然就在家煮飯一起吃,我只給你這兩個選擇,你決定吧。」

為了不讓秀娜聽見第一句話,景修刻意說得小聲,態度卻同前幾天從首爾回來叫他不要問問題、不要回答問題、不要說話那晚一樣強硬。

聽景修這麼說,泰燮猶豫了。

他知道景修會說到做到的,但他真的可以去嗎?那如畫般的一家人,他真的可以參與其中嗎?

「一起去吧,楊泰燮先生。」知道泰燮的顧忌,也知道景修的堅持,秀娜媽媽更知道此刻她不說些什麼不行。「本來就是你為景修訂的餐廳,你不去怎麼行?景修也會吃得不開心的。」

「泰燮。」

秀娜媽媽的勸說和景修不容他拒絕的目光,壓得他快要喘不過氣。

迫於無奈之下,他只好點頭。

「我知道了。」

「那好。」得到泰燮的應允,景修才又重新露出笑容,避開秀娜的視線迅速地輕撫了下泰燮的髮絲。「要穿正裝吧?等我換個衣服,我們馬上出門。」

說完,景修越過泰燮的身邊進房換衣服。

望著景修走進房間、關上的房門,泰燮又稍稍恍神了。

他忽然有個錯覺,自己是片飄在空中的枯葉,不知要落向何處。

「楊泰燮先生。」秀娜媽媽的聲音把泰燮飄忽然的神智拉回。他轉頭,秀娜媽媽摟著秀娜,正向他微笑著。「可以給秀娜一杯水嗎?我想她應該渴了。」

「呃,是,我馬上倒給妳。」

泰燮連忙走到冰箱前取出冰在裡頭的開水,倒入平時景修用的馬克杯中,再將它遞給秀娜媽媽。

秀娜媽媽道了聲謝,彎腰把杯子給秀娜,看著她一口一口地喝下。

泰燮不知自己此刻的心情叫做什麼名字,在景修的家裡、景修前妻的面前,即使是她的要求,他仍表現得像是這個家的「女主人」。如果現下景修媽媽在場,一定會罵他不要臉吧?

「謝謝。」

秀娜喝完水,秀娜媽媽將空杯還給泰燮。泰燮默默接過,開水龍頭略為沖洗後放回原位。

這時,景修出來了。

雖說是穿著西裝,一向自由潚灑慣了的他並沒有繫上領帶,有點雅痞的風格。走向泰燮時,因為經過泰燮放西裝外套的沙發,還順道幫他拿起並放到他手上。

「走吧。」

「嗯。」

穿上西裝外套,泰燮靜靜地跟在景修、秀娜媽媽和秀娜身邊一起下樓。

秀娜媽媽和秀娜自然而然地走到景修的車邊,泰燮卻在十步距離的地方停下腳步,遲疑了五秒後走向他自己的藍色奧迪。

開門讓秀娜媽媽和秀娜上車後,景修回頭,發現泰燮不在自己身邊,張望了一下才看見他站在自己的車旁。

「等等。」景修對秀娜媽媽說了聲,便快步走到泰燮身邊。

「泰燮。」

泰燮回頭。

「你要自己開車?沒那個必要吧?坐我的車吧。」

無語。

要說景修是遲鈍,還是樂觀?秀娜媽媽肯開口讓他一起去就該萬分感激了,他能真當他是「女主人」?四人坐在同一輛車上,那氣氛成了什麼樣子?聽景修和秀娜媽媽聊秀娜?還是讓秀娜媽媽聽景修和他談情說愛?

別傻了……

「我啊……」泰燮嘆了口氣,勾起嘴角,笑得苦澀。「我覺得我們就像小狗。像被詛咒了一樣,每當好不容易可以享受一點幸福的時候,就會有人出來打擾,可是我們只能像小狗一樣汪汪叫,沒辦法做出任何扺抗。」

「泰燮……」景修想說些什麼,泰燮卻拍拍他的肩,逕自坐上駕駛座。

「走吧,別讓她們等太久。」

語畢,泰燮不給景修說話的機會,關上車門,發動車子。

總是這樣,一鑽牛角尖就聽不進任何話。

這時候,得給泰燮一點思考時間的,景修只得暫時順他的意,讓他自己開車去餐廳。

他能拿他怎麼辦?他愛自尋煩惱的泰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kirainakyo 的頭像
Akirainakyo

我們都要有美麗的人生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Emma
  • 無奈也是會讓人流淚的
    會長
    你後面不多給一點甜蜜我就要翻桌了!
  • Nancy
  • 入戲太深了只有一個字: 悶.悶.悶.悶!!

    泰燮實在是有夠會想的,3秒10年還耍自閉,這還是那個識大體的楊長子嗎?! 不過, 這種虐自己虐老公的思考模式,真的很泰燮, 會長您真是深深了解泰燮的心 & 金編的心啊!!

    可憐的金景修先生, 愛情&親情,能兩全嗎?
  • suying
  • 完蛋了,真的好入戲喔!
    老實說看了很生氣,景修是什麼心態啊!
    再加2個位子?為什麼要加位子啊?
    你有尊重那個訂位子的人嗎?氣氣氣////
    泰燮的心態也很奇怪,那兩個才是多出來的人,
    為什麼要退讓呢?
    厚~
    希望後面甜一點,不然會給她氣死!
    不過還是要感謝大大寫文,
    謝謝!
  • 楓
  • 景修和秀娜的媽 秀娜 三人在一起的確像一副畫
    景修和泰燮二人在一起也像一副畫
    這二副畫 放在一起比較的話 就因人而異來看這二副畫了XD~~~~~
  • 潛水
  • 泰燮呀,,,,
    景修就是你的熊寶寶,誰也搶不走
    不要再不安了!!!!!

    最近被悶壞了(是悶,不是虐ORZ)
    想吃糖~~請給我甜蜜的5 !!!!!!!

    PS. 我...可以看霸王文嗎??? X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