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劇透和預告後,腦裡一直想著:景修、泰燮、前妻、秀娜四人在景修生日那天會發生什麼事?於是,在我腦海裡一個故事漸漸形成,所以把它寫了出來。不過這是以景修生日當天為主題寫的,時效性只到週六第50集播出前,播出後就當它是平行世界裡的景泰吧XDDD

********************************************************************

這是第一次,兩人一起慶祝的生日。

在注重紀念日的楊家長大,即使以前對家人總是無法完全敞開心房,但每個人的生日,泰燮都牢牢地記在心裡,更別說是景修,在這世上,除了家人外最在乎的、抱著殺死父母後再自殺的心情出櫃只為了不讓他消失在自己面前的景修。

雖然表面上不說,其實泰燮好早以前就在心裡的日曆上在景修生日的那天畫上記號,然後一天天的數著日子。

前兩天,泰燮問景修想要什麼生日禮物,景修說,想要他,全部的他。

僅管泰燮的表情沒有變化,且把話題立即轉到媽媽和生日派對上頭,除了他沒有人知道,當時他的心幾乎要漏跳一拍。

全部的他?

從頭到腳、從裡到外,不都早獻給景修了嗎?

若恨是入骨,那他的愛,入髓。

身後傳來浴室門拉開的聲音,泰燮才像被驚醒似地發現自己站在穿衣鏡前已經抓了好幾分鐘的領帶了。趁著景修擦著頭髮走出來、還沒察覺自己的失神,他伸手解開右手袖子的鈕扣再將它重新扣起,佯裝自己在做最後的整裝。

「泰燮。」

景修站到泰燮身邊,看著映在鏡子裡兩人的身影──他除了一件裕袍,就只有手上的毛巾,相對於泰燮的親衫、西褲外加馬甲和老是不讓他碰、整理得一絲不苟的短髮,他隨性得過頭。

「嗯。」扣好扣子,泰燮看向景修帶著微笑的臉,嘴角也不自覺地上揚。「餓了吧?我做海帶湯給你喝。」

海帶湯。

景修微微挑眉。

「好,等著嚐你的手藝。」

把毛巾披掛在肩上,景修將手搭在泰燮的肩頭,帶著他一同走出房間。

他彆扭的泰燮。

每當他提出要求,不是反駁就是裝做沒聽見,可過了幾天在他自己都快忘記時,那個要求就會忽然在眼前實現。

彆扭,卻可愛,一次一次、一點一點更加深他的感情。

◎◎◎

站在廚房的瓦斯爐前,泰燮身上繫著圍裙,手裡拿著湯匙從鍋裡舀起一勺海帶湯試味道;景修則坐在餐桌前,邊喝著方才泰燮倒給他的柳橙汁邊看著他認真的表情,臉上的笑容是怎麼也停止不了。

泰燮心裡在想什麼?

喝起來沒味道,再加一點鹽?不,要是加了,景修又會嘮叨了,就這樣吧。

――八成,像這樣在考慮湯的濃度吧。

在不久以前還是個連洗米都不會洗的少爺,現在,儘管手藝還有進步的空間,但已經能煮出讓他滿意的口味了。而這,都是為了他。

「泰燮。」景修叫道。

「嗯,快好了。」泰燮頭也不抬地回答,手轉動湯匙攪著湯。

「泰燮。」景修又叫。

「昨天的飯還有,你去裝一點,可以吃了。」關火,拿起準備好在一旁的碗盛湯。

「泰燮。」景修仍坐在椅子上,連笑容也依舊掛在臉上,只有喚泰燮的語音拉得更長了。

「幹嘛?」眼角餘光看見景修一動也不動,又第三次叫他的名字,泰燮被惹得有點煩了,終於抬起頭瞪向景修。

「沒什麼,只是想叫你的名字。」

盯著泰燮的雙眼,笑得都瞇了。

被景修像閃著光芒的眼睛亮不遮掩地直視著,泰燮發現自己的不耐煩很沒骨氣地消失了。

「……快去裝飯。」結果,只是丟了一句話,然後默默地把盛好的湯端到餐桌上,再從冰箱裡拿出幾樣小菜。

「知道了。」

看得出泰燮的心情變化,景修心情大好,連盛飯都還小聲地哼著小調。

一會兒,裝好兩人的飯,景修坐回餐桌前,把其中一碗放到泰燮面前。

「今天的課到幾點?」吃了一口飯,泰燮問。

「中午,不過會跟學生一起吃飯。」喝了口湯,景修忍不住要在心底稱讚泰燮的手藝又進步了,把他喜歡的鹹度抓得正好。

「幾點回來?」

「嗯……我還要去買東西,大約三點半吧。」

「嗯。」

連喝了幾口湯,景修見泰燮自始至終都是低頭盯著面前那碗飯,像在思考什麼似的樣子,心裡其實也猜得到幾分。

「為什麼問?要給我生日驚喜嗎?」

聞言,泰燮抬頭對上景修明顯透露著興奮的雙眼,「不是,不是驚喜。我生日的時候要帶我去吃小麥飯的人,為什麼要給他驚喜?」

瞧景修的眼神有點鄙夷,讓景修即使知道這只是泰燮的玩笑,也按耐不住想大叫:「楊泰燮!」

可,叫了又如何呢?對泰燮,他永遠只有舉雙手投降的份。「好,法國料理、日本料理,想吃什麼都帶你去吃,可以了吧?嗯?」

當然,即使投降,也要表達他的「委屈」和「不滿」,句尾那聲「嗯?」,乍聽之下似乎氣勢很強,事實上,不過是大聲的無奈。

看著景修微皺的眉頭,泰燮忍俊不住低笑出聲。

感到委屈卻又不敢發脾氣,這種時候的景修總覺得很可愛,所以他偶爾會故意說些話來戲同景修――這是泰燮小小的惡趣味。

「不要問,只要期待就好了。」說話的同時,泰燮安撫性地夾了一筷子小菜到景修碗裡。

「好,我期待,上課的時候也期待,學生問起我為什麼不專心上課,就告訴他,今天我生日,你們師母不知道要送什麼給我,我期待得心神不寧。」咬著嘴裡的飯菜,景修略微口齒不清地說。

「師母?我們又還沒結婚。」語畢,泰燮才發現他該注意的根本不是這個。「不對,我又不是女人,為什麼是師母?」

「噗……哈哈哈!!!」

泰燮慢半拍的反應,讓景修很沒形象地噴了幾顆飯粒,然後不顧泰燮的瞪視,大笑出聲。

他可愛的泰燮。

有時態度強硬,有時又少根筋,單純得就像無人島來的姑娘。

令人不由自主地想疼惜,好好呵護。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kirainakyo 的頭像
Akirainakyo

我們都要有美麗的人生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楓
  • 腹黑

    楊醫生怎麼越來越腹黑啊!
    喜歡吊人家胃口XD~~~~~~
  • EMMA
  • 欸,沒有禁止回應耶!
    那我要說感想~
    寫得很好啊
    會長緊張啥
    也沒有話癆嘛
    請繼續balibali~~
  • 潛水
  • 嗯 咦 啥...蝦咪~~ 沒了!!
    正看得高興,準備往下拉時....出現"待續"二字,不~~~~~~

    我最愛的一句 - 恨之入骨,愛之入髓

    清水雞湯目前燉得不錯~~香味四溢
    想必到時關火起鍋時,鐵定美味無比!!
    期待ing


  • mibo
  • 很棒耶~~文筆很好喔
    流暢到文章的畫面整個在我腦中呈現了
    他們的對話好可愛喔!!!!!
    請繼續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