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宋李文 (5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雖然一早起床就要工作,但因為是和情人一起工作,昌義覺得精神很好,完全沒有因為前一晚稍微晚睡而有精神萎靡的情況。

昨晚躺在床上準備要睡時,嗅到枕被上淡淡的屬於另一個人的氣味時,睡意突然沒了,覺得寂寞了。

好想有人陪睡,不能是別人,就是那個人,才分開一兩個小時就覺得想念他,但又擔心打擾他的睡眠不敢打電話,只能打給別人瞎聊天,聊到有睡意時都已經快兩點了,掛了電話就睡了。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尚禹一時語結,但很快又接上:「我說了你也不是一定可以配合嘛。」

「你說,為了男朋友說什麼都一定要排除萬難。」昌義誇張的說道。

尚禹的腦子還在搜尋自己的工作日程,昌義便搶著說道: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寶賢哥真愛開玩笑,尚禹現在是入戲啊,不這樣怎麼融入情侶的情境裡呢?」昌義一句話簡單化解了尚禹被羞糗的場面,雖然孫寶賢表情依舊存疑。

開始拍攝後,昌義拿起桌上的酒瓶在孫寶賢的杯子裡斟滿酒,接著要為李池獻倒酒時李池獻連忙拿開杯子。

「我還要開車不能喝。」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白飯……我們有煮飯嗎?」提起白飯尚禹才忽然想到似乎沒有煮飯,不甚確定的問道。



「我沒煮,你也沒煮嗎?」昌義一臉驚詫,尚禹搖搖頭,連忙關掉爐火要煮飯,昌義制止他。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什麼啊,怎麼可以這樣連坐?」昌義嚷嚷看著尚禹一臉事情就是這樣的表情也無可奈何,誰叫兩人是情侶?連坐似乎也是無可避免且有些甜蜜的負擔,想著他因而笑了出來。

「笑什麼?」尚禹把拌冬粉再度盛進盤裡看見昌義的笑容不解的問。

「沒什麼,就是想笑。」昌義不多加解釋,自己明瞭就好,說了又會讓他得意洋洋了吧,肯定又要把男朋友這些話掛在嘴上了。「接著呢?把握時間啊,你沒聽見客人都來了嗎?得加快速度。」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哦~」昌義的表情很不給面子的寫著質疑,尚禹的嘴唇動了動沒說話,執著的低下頭繼續切。

「真的不用刨絲器啊?」昌義見他似乎和自己拗上了,忍不住開口。「這樣不會比較慢嗎?」

尚禹停下動作抬頭看著昌義。「那你要不要來幫我?」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還真容易說服。」兩人繼續往下一個商品區時昌義忍不住取笑道。

「啊!你也有責任啊,我問好不好,你說了好我才買的。」尚禹忙辯駁道,明明在場的是兩人,而且答應的人是他,怎麼變成自己是容易被說服的那個?

「是因為我看你很有信心又興致勃勃的樣子才回答說好,被說服的人其實是你。」昌義分析道,相當公正公平毫無錯判的,尚禹氣虛的認了,自己當下的確覺得做得到,應該是把情緒寫在臉上了。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因為今天除了排練以外沒有其他工作,因此昌義很準時的在四點抵達準備拍攝的樂天超市,地點就在尚禹經紀公司附近而已,聽製作說尚禹會遲一些才到,因此他們先進了超市安排拍攝事宜。


昌義則和李池獻隱身在電視台的工作車後抽菸閒聊等待拍攝開始,昌義一邊用手機上網時手機忽然響起,看到尚禹的來電顯示時直覺性的要捻熄手上的菸,後來想到是電話又不是他的人在面前好氣又好笑,被制約了。


「還沒到啊?」


『快到了,剛本來要繞回家拿小菜的,但是媽媽說她晚些時候給我們送來要我不用回去,所以再幾分鐘就會到了。』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怎麼可能想醒就醒嘛……」尚禹忍不住反駁了句,要可以這樣就沒有惡夢存在了啊。

「可以的,夢裡知道那是在作夢吧?難道當下覺得是真的?」

「不要說了……」尚禹懇求著,不想再提起夢境了。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真的沒有喜歡啦,我喜歡宋昌義,比她們都可愛。」尚禹再度重申強調自己真的沒有注意喜歡她們,是可愛的妹妹沒錯,但無感,心裡只裝得下一個人而已。

「呀,誰要你覺得我可愛了?」昌義伸手捏了他鼻子。「可愛的明明是你,寶貝。」

尚禹笑著沒反駁,偷了個吻後鬆開手坐正身子拿起開水喝了口,臉紅得讓他口乾舌燥。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文案:AkirainakyoJust愛幻想(Emma);撰文:Just愛幻想(Emma)




昌義情緒亢奮著喝完第四瓶啤酒,白皙的臉孔已經變成粉紅色,尚禹只喝完一瓶就改喝熱茶了,一來他本來就不特別愛喝酒,二來擔心太多啤酒會讓自己明天水腫,上鏡不好看所以克制了。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文案:AkirainakyoJust愛幻想(Emma);撰文:Just愛幻想(Emma)



「一邊轉一邊倒出多餘的釉,不然會太厚。」尚禹一旁看著提醒著,滿意的點點頭。「做得很好,可以了。」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文案:AkirainakyoJust愛幻想(Emma);撰文:Just愛幻想(Emma)


但怎麼捨得就此死去呢?現在的感官和心靈都處在極樂的狀態,怎能死去?就算肉體快感強烈得幾乎讓靈魂都脫出了,他還是想緊緊抓牢和自己十指相扣的男人的手,依附著愛戀著他、永遠……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案:AkirainakyoJust愛幻想(Emma);撰文:Just愛幻想(Emma)


「感覺到哥臉上的東西……」尚禹的臉沾染了昌義臉上面膜殘留的精華液,忍不住笑了。

「笑了啊?早知道這樣就會讓你笑,我應該直接把臉貼上你的臉。」昌義也跟著笑,抽來紙巾草草擦拭掉自己臉上和尚禹臉上被自己沾染的液體捧住他的臉親吻。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文案:AkirainakyoJust愛幻想(Emma);撰文:Just愛幻想(Emma)

「那……就把握當下。」尚禹同樣喜歡這份甜蜜靜謐的感覺,當然無法一直享有,所以只能在享有的時候盡情享受,細細品嚐以便在沒得享有的時候回味。

「嗯,說的很好。」昌義讚許道,大姆指摩挲著他的翹唇。「那我們一整天就這樣躺在這裡哪兒都別去好不好?」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文案:AkirainakyoJust愛幻想(Emma);撰文:Just愛幻想(Emma)


「可是節目把我形塑成愛欺負你的樣子,哎,觀眾會以為我真的以欺負你為樂,我的形象啊……」昌義一臉苦惱,明明自己是對情人很好的,作家怎麼會認為他應該是那個樣子呢?一定是被人劇影響了吧,覺得他像泰燮那樣喜歡作弄景修。


「不會的。」尚禹笑著安慰道。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準備白飯就可以了吧?拌飯我不會做,不過有點想煮鮑魚粥……」尚禹一邊吃一邊想著。

「鮑魚粥不錯,但是你會做嗎?」昌義問道,尚禹笑著搖搖頭。「煎餅如何?泡菜或者海鮮的。」昌義幫著提議道,自己雖然只會吃但是意見可不少。「應該不會很難吧。」

「嗯……好,加一個泡菜煎餅,年糕排骨、燉排骨、什錦菜、辣炒五花肉、泡菜煎餅、大醬湯,再從家裡拿些小菜來,這樣夠嗎?」尚禹數算著,覺得已經很豐盛了,但又擔心不夠。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雖然今天難得一天閒暇沒有工作,尚禹還是一早就起床了,先去健身房運動兩個小時再回家洗澡吃早餐,在餐桌上終於見到弟弟,他的樣子和平常無異,兩人只簡單招呼連交談都沒有,但尚禹還是感到些許心虛,本來想跟媽媽說待會兒要去昌義那裡卻說不出口,因為想起弟弟說自己給的理由漏洞百出,他不由自主的思量起該說什麼理由才好,還沒想到理由弟弟已經吃完早餐出門了。

也許是因為壓力來源不在了,吃完早餐後他毫無障礙直接了當跟媽媽說因為要商議明天錄影內容及練習料理所以會去公司及昌義家,媽媽看起來也不覺得他的理由有什麼問題。

他順利的出門了,快到昌義家時想起他的冰箱空著,於是又繞到附近超市去添購了些食材和日用品才前往昌義家。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這個部份沒有準備台詞,就是互相說兩句對今天活動的感想,然後就是昌義哥親尚禹哥,兩人KISS GOODBYE這樣。」作家表示因為是自己不久前才想到的橋段所以沒有設計台詞。「需要台詞嗎?如果需要我可以現在寫。」

「不用吧,應該不用,尚禹需要嗎?」昌義轉向早就樂不可支的尚禹詢問,用眼神警告他收斂一點。

「我也不用,昌義哥會帶,我配合昌義哥就可以了。」尚禹對昌義投去一記歉意的眼神,因為自己情不自禁失控的反應。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文案:AkirainakyoJust愛幻想(Emma);撰文:Just愛幻想(Emma)


接著轉到甲板,因為空間有限受制又不能逆風讓兩人頭髮被風吹得亂七八糟,攝影機光是架設就花了一段時間,終於順利架好攝影機以後便直接開始拍攝。


「風吹得好舒服,很少有機會搭船,感覺蠻好的。」昌義望著江面感歎道,尚禹卻伸出手覆上他置於欄杆上的手,昌義詫異的看著他。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