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其他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那天,陰曆七月初九;那地,金門;那之後的歷史──八二三炮戰。

因為有防空洞的存在,即使炮戰持續了好久,還是有許多人存活下來;爺爺是其中一個。待炮戰結束,他才知道,除了他、曾祖父、繡月之外,李家的人全都罹難。之後他帶著李家少爺的骨灰和一張戰後在已成廢墟的李家奇蹟似找到的僅被燒去邊緣的李家少爺的照片,與奶奶一起輾轉到了台灣,結婚、生子。

李家少爺的骨灰被他放到哪兒了,爺爺沒透露,那是個只有他知道的祕密。

「那,您不愛奶奶囉?」

爺爺說完他和李家少爺的往事後,記得我是這麼問了。

那時,僅管爺爺的表情哀傷得令人感到淒涼,卻仍舊沒有落淚;我想,也許,他的淚,已在李家少爺去世時,流盡了吧。

「奶奶啊……我當然愛她了……她是個好女人哪。」爺爺輕聲說道。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陰曆七月初九

 

夕陽西斜,天邊呈現美麗的橘金色,任誰看了都會覺得那是一副美景。

然而,看在徐明輝的眼裡,只有種日漸盡的惆悵。

昨兒個深夜,李承恩對他說完恭喜後,便將外衣還給他,回房去了。他還記得他越走、越發模糊的背影,令他感到他們的距離真的就此漸遠了。

「承……恩……」

盯著夕陽,徐明輝小小聲的喊著李承恩的名字。也只有這個時候,他獨自一人出外添買物品的時候,他才敢這麼做。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躺在床上許久,睜著的雙眼始終不覺疲累──或者,該說是絕望強烈得將睡意給驅逐了。

亥時,身旁的妻子已入夢鄉,安穩的呼吸聲反倒令李承恩感到煩躁起來。

眼下的情況,就是他和徐明輝的未來──由他們不愛的女人伴自己過一生,睜睜地看著彼此擁抱著別人……

這教他如何忍受?!

可除了忍,他還能怎麼地?

這世間總是這樣,事與願違,越是祈禱,心中的願望就越容易破滅;留下的,僅有無盡的傷痛。

「阿輝……」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陰曆七月初八

 

新娘……不,已是少奶奶了,她就像長輩們說的那般溫柔嫻淑,不但每日早起向長輩們請安,更是全心全意的對待自己的丈夫──李承恩──,就連面對僕人時,她也都一副和和氣氣的模樣,讓李宅上下無一人不滿意她。

像現在,晚餐的飯桌上,李老爺與李夫人都疼愛地頻頻替少奶奶夾菜,她也帶著害羞的笑容向他們道謝,彼此相處得極為融洽。

惟獨李承恩與這幅和樂融融的畫面顯得格格不入。他偶爾會幫妻子夾夾菜、倒倒茶,也會不時露出嘴角微彎的笑容,可那笑,並未傳入眼底。

全部,都只為站在後頭候傳的徐明輝。

他不需要回頭就能感覺到徐明輝正盯著他的背瞧,瞧得他背發燙、燙得他心揪痛。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陰曆六月二十日

 

李家大宅四處張燈結綵,屋外多是附近的里民,大夥都等著瞧瞧今兒的新人。

就見李家人駕著頗貴的轎車,從新娘家將她給迎來,讓媒人婆給接下車。李承恩站在自家大門,看著眾人面帶歡喜地稱讚新娘多麼美、兩人多麼相配,他雖不至於臉色難看,也未曾露出喜色,只是淡漠地任旁人指點他該怎麼走、怎麼牽新娘的手。

反正,他心頭的那人……

和他,再不會回到從前了。

挽著新娘的手走進廳堂,耳邊響起「一拜天地」的宏亮喊聲,他快速地瞥了那人一眼才緩緩地行禮──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門 民國四十七年 陰曆六月十六日

 

一個微熱的午後,李家大宅可說是每個人都忙得不可開交,不為別的,就為李家大少爺幾日後的大婚。

李氏一家雖沒有富可敵國,也未擁有千萬黃金的家產,可在以務農及漁業為主的金門來說,擁有金門將近四分之一田地的他們,的的確確稱得上是大戶了。

而李家的大少爺──更是獨生子──承恩,今年剛過二十三。若提起農業社會,二十三才成婚的年輕人可說是少之又少,先前李家的長輩們整天叨叨念念,要李承恩將訂了五年的未婚妻給娶過門,他是拖了又拖、推了又推,好不容易才答應的,叫李家怎能不全家動員為他籌備這個「得來不易」的婚禮。

然而,就看李宅大大小小的人兒忙東忙西,身為主角的李承恩卻不在其中,連出現表示一些意見都沒有。幸好長輩們不在意,將他的不出現當作是放心隨他們打理一切。

他去哪兒了呢?若是有人仔細找遍整個李家大宅,便可以發現他正俏俏地側身躲在大宅某個角落的樑柱旁,盯著不遠處頂著太陽、光著上身把柴火當作仇人猛劈的年輕男子看。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無盡之傷5》在寫出來之前,先貼個七年前參加學校和附近兩所學校文學獎的男男小說給大家打發時間......寫文風格和現在好像沒什麼變?也就是說......沒進步?!!!

想當年(←)是為了題目「戰火」兩個字而寫出這篇文的......我果然是話癆啊~

===============================================================================

小時候,因母親早殁、父親忙於賺錢,我一直是被同住的爺爺奶奶照顧的。那時,常聽學校同學說,家裡的爺爺奶奶多囉嗦,管這管那的,「囉嗦死了」,但我卻不這麼認為;相反的,我喜歡他們勝過我的父親和幾乎沒有印象的母親。

爺爺會把我抱在懷裡,念念童話書,或是說些鄉土故事給我聽;奶奶會煮豐盛的餐點,對我嚧寒問暖。

我的童年沒有太多深刻的記憶,因為每一刻都是平凡而快樂。

唯獨一件事,令我永生難忘。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