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10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寶賢哥真愛開玩笑,尚禹現在是入戲啊,不這樣怎麼融入情侶的情境裡呢?」昌義一句話簡單化解了尚禹被羞糗的場面,雖然孫寶賢表情依舊存疑。

開始拍攝後,昌義拿起桌上的酒瓶在孫寶賢的杯子裡斟滿酒,接著要為李池獻倒酒時李池獻連忙拿開杯子。

「我還要開車不能喝。」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白飯……我們有煮飯嗎?」提起白飯尚禹才忽然想到似乎沒有煮飯,不甚確定的問道。



「我沒煮,你也沒煮嗎?」昌義一臉驚詫,尚禹搖搖頭,連忙關掉爐火要煮飯,昌義制止他。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什麼啊,怎麼可以這樣連坐?」昌義嚷嚷看著尚禹一臉事情就是這樣的表情也無可奈何,誰叫兩人是情侶?連坐似乎也是無可避免且有些甜蜜的負擔,想著他因而笑了出來。

「笑什麼?」尚禹把拌冬粉再度盛進盤裡看見昌義的笑容不解的問。

「沒什麼,就是想笑。」昌義不多加解釋,自己明瞭就好,說了又會讓他得意洋洋了吧,肯定又要把男朋友這些話掛在嘴上了。「接著呢?把握時間啊,你沒聽見客人都來了嗎?得加快速度。」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哦~」昌義的表情很不給面子的寫著質疑,尚禹的嘴唇動了動沒說話,執著的低下頭繼續切。

「真的不用刨絲器啊?」昌義見他似乎和自己拗上了,忍不住開口。「這樣不會比較慢嗎?」

尚禹停下動作抬頭看著昌義。「那你要不要來幫我?」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還真容易說服。」兩人繼續往下一個商品區時昌義忍不住取笑道。

「啊!你也有責任啊,我問好不好,你說了好我才買的。」尚禹忙辯駁道,明明在場的是兩人,而且答應的人是他,怎麼變成自己是容易被說服的那個?

「是因為我看你很有信心又興致勃勃的樣子才回答說好,被說服的人其實是你。」昌義分析道,相當公正公平毫無錯判的,尚禹氣虛的認了,自己當下的確覺得做得到,應該是把情緒寫在臉上了。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