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0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中午十二點半,泰燮結束了上午的門診,收拾好東西,他和護士打了聲招呼便走回休息室。

因為已是午餐時間,休息室裡只有他一個人。

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將東西收拾整齊好,泰燮仍維持坐姿,沒有起身的意思。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十一點,泰燮走出浴室,邊擦拭著濕漉漉的頭髮邊走進房間。

研討會一直進行到五點半,他搭了近八點起飛的班機回濟州島,等回到家,已經十點多;吃了請母親做的簡單消夜後,他才脫下束縛了一整天的正裝去清洗。

在書桌前坐下,機械式地把頭髮擦了個半乾,泰燮就像失去力氣般地停下動作,讓毛巾披掛在肩上。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曲子一首首的播放,泰燮也和景修認真地跳了幾曲。雖不能說是動作流暢,至少到第六首結束時,無論是男方舞步亦或是女方舞步,泰燮都能不踩到腳地跳完一整首曲子了。

當音樂暫歇,兩人相視而笑。

仍然是牽著、摟著對方的姿勢。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這幾天簡直是洗心情三溫暖...SBS的做法和金編的劇本讓我們這麼人劇迷氣得要命,所以.....妳不寫,我自己寫啊啊啊啊啊啊(/‵′)/~ ╧╧

從景修和泰燮在飛機上的初遇開始,也許寫個一年都寫不完,但因為太愛人劇,真的很希望它有個美麗而且完整的故事,也所以,我會慢慢的努力o(><;)o o

即使人劇結束、在台播映也結束(現在連個影都沒看到,但緯來有買),也希望小說版能補足大家心中的遺憾〒△〒

 ========================================================== 

20B

照著機票上的標示,泰燮找到自己的位置後坐下。

今天在首爾有場重要的研討會,因此一大早泰燮便趕到機場,坐上七點出發的飛機前往首爾。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回到景修的家,泰燮拿出方才買的蠟燭在桌上排了一圈,一個個點燃後,又把幾個較大的造型蠟燭放到旁邊的架上,並燃起燭火。

在泰燮佈置蠟燭時,景修則是忙著把幾個小菜和紅酒放到桌上。

「紅酒、小菜、蠟燭,準備OK。」點完蠟燭,泰燮回到桌邊,滿意地看著桌上準備好的物品。

「這個。」景修拿起方才買的小尖帽。

「啊。」泰燮略為低頭,讓景修為自己戴上。

摸摸頭上的帽子,泰燮不禁笑了出來。

三十四歲的大男人還戴著這種帽子,還真是幼稚……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說在前頭,這是55集景修送泰燮回家後跟媽媽對話的場景。看到泰燮回家後,總覺得景修回去也會跟媽媽說什麼......於是有了這篇。雖然不是景泰文,也希望大家會喜歡囉!

※아들(a ㄉㄜ ㄌ)是"兒子"的意思,景媽之前都一直叫景修壞傢伙,54集才終於這麼叫了;엄마(om ma)則是"媽媽"較親密的叫法,先前景修都叫어머니( o mo ni,以前泰燮叫泰媽的那),可以翻成"母親",55集景修也終於叫回엄마了。

==============================================================================

 

送泰燮回家後,景修慢慢踩著一段段的階梯回到家中。

邊走,他邊整理自己的心情。

媽媽的忽然到來,其實他是既驚訝、不安、又感慨、感動的,不過是先前身邊有個比他還容易緊張和不安的泰燮,他只顧著盡力表現出輕鬆的態度想讓泰燮不那麼緊繃,待泰燮離開,他才覺得感動以外的情緒全都一下子湧上來了。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說了要開派對,景修和泰燮兩人的家裡卻除了紅酒外都沒什麼可用在派對上的東西;雖說冰箱還有泰燮媽媽拿來的小菜,但泡菜等韓式料理用在西洋印象的「派對」上,好像有點不搭調?

因此他們臨時決定到離景修家最近的超市買一些適當的食物和其他可能會用到的用品。

兩人並不打算買太多東西,所以沒用手推車,而是由景修提了個購物籃。

走在置物架間的走道,泰燮看著架上的商品,一邊想著家裡是否有什麼需要補充的,待會兒可順便一起買回去。

「這米的價錢是詐欺啊。」經過放米的物架,景修瞪著一款包裝米忽然抱怨道。

「什麼?」聞言,泰燮也湊過去看。

「這個。」景修指指那包米,「現在特價,比我上次買的還便宜三分之一。」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天,陰曆七月初九;那地,金門;那之後的歷史──八二三炮戰。

因為有防空洞的存在,即使炮戰持續了好久,還是有許多人存活下來;爺爺是其中一個。待炮戰結束,他才知道,除了他、曾祖父、繡月之外,李家的人全都罹難。之後他帶著李家少爺的骨灰和一張戰後在已成廢墟的李家奇蹟似找到的僅被燒去邊緣的李家少爺的照片,與奶奶一起輾轉到了台灣,結婚、生子。

李家少爺的骨灰被他放到哪兒了,爺爺沒透露,那是個只有他知道的祕密。

「那,您不愛奶奶囉?」

爺爺說完他和李家少爺的往事後,記得我是這麼問了。

那時,僅管爺爺的表情哀傷得令人感到淒涼,卻仍舊沒有落淚;我想,也許,他的淚,已在李家少爺去世時,流盡了吧。

「奶奶啊……我當然愛她了……她是個好女人哪。」爺爺輕聲說道。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陰曆七月初九

 

夕陽西斜,天邊呈現美麗的橘金色,任誰看了都會覺得那是一副美景。

然而,看在徐明輝的眼裡,只有種日漸盡的惆悵。

昨兒個深夜,李承恩對他說完恭喜後,便將外衣還給他,回房去了。他還記得他越走、越發模糊的背影,令他感到他們的距離真的就此漸遠了。

「承……恩……」

盯著夕陽,徐明輝小小聲的喊著李承恩的名字。也只有這個時候,他獨自一人出外添買物品的時候,他才敢這麼做。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躺在床上許久,睜著的雙眼始終不覺疲累──或者,該說是絕望強烈得將睡意給驅逐了。

亥時,身旁的妻子已入夢鄉,安穩的呼吸聲反倒令李承恩感到煩躁起來。

眼下的情況,就是他和徐明輝的未來──由他們不愛的女人伴自己過一生,睜睜地看著彼此擁抱著別人……

這教他如何忍受?!

可除了忍,他還能怎麼地?

這世間總是這樣,事與願違,越是祈禱,心中的願望就越容易破滅;留下的,僅有無盡的傷痛。

「阿輝……」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陰曆七月初八

 

新娘……不,已是少奶奶了,她就像長輩們說的那般溫柔嫻淑,不但每日早起向長輩們請安,更是全心全意的對待自己的丈夫──李承恩──,就連面對僕人時,她也都一副和和氣氣的模樣,讓李宅上下無一人不滿意她。

像現在,晚餐的飯桌上,李老爺與李夫人都疼愛地頻頻替少奶奶夾菜,她也帶著害羞的笑容向他們道謝,彼此相處得極為融洽。

惟獨李承恩與這幅和樂融融的畫面顯得格格不入。他偶爾會幫妻子夾夾菜、倒倒茶,也會不時露出嘴角微彎的笑容,可那笑,並未傳入眼底。

全部,都只為站在後頭候傳的徐明輝。

他不需要回頭就能感覺到徐明輝正盯著他的背瞧,瞧得他背發燙、燙得他心揪痛。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陰曆六月二十日

 

李家大宅四處張燈結綵,屋外多是附近的里民,大夥都等著瞧瞧今兒的新人。

就見李家人駕著頗貴的轎車,從新娘家將她給迎來,讓媒人婆給接下車。李承恩站在自家大門,看著眾人面帶歡喜地稱讚新娘多麼美、兩人多麼相配,他雖不至於臉色難看,也未曾露出喜色,只是淡漠地任旁人指點他該怎麼走、怎麼牽新娘的手。

反正,他心頭的那人……

和他,再不會回到從前了。

挽著新娘的手走進廳堂,耳邊響起「一拜天地」的宏亮喊聲,他快速地瞥了那人一眼才緩緩地行禮──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門 民國四十七年 陰曆六月十六日

 

一個微熱的午後,李家大宅可說是每個人都忙得不可開交,不為別的,就為李家大少爺幾日後的大婚。

李氏一家雖沒有富可敵國,也未擁有千萬黃金的家產,可在以務農及漁業為主的金門來說,擁有金門將近四分之一田地的他們,的的確確稱得上是大戶了。

而李家的大少爺──更是獨生子──承恩,今年剛過二十三。若提起農業社會,二十三才成婚的年輕人可說是少之又少,先前李家的長輩們整天叨叨念念,要李承恩將訂了五年的未婚妻給娶過門,他是拖了又拖、推了又推,好不容易才答應的,叫李家怎能不全家動員為他籌備這個「得來不易」的婚禮。

然而,就看李宅大大小小的人兒忙東忙西,身為主角的李承恩卻不在其中,連出現表示一些意見都沒有。幸好長輩們不在意,將他的不出現當作是放心隨他們打理一切。

他去哪兒了呢?若是有人仔細找遍整個李家大宅,便可以發現他正俏俏地側身躲在大宅某個角落的樑柱旁,盯著不遠處頂著太陽、光著上身把柴火當作仇人猛劈的年輕男子看。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無盡之傷5》在寫出來之前,先貼個七年前參加學校和附近兩所學校文學獎的男男小說給大家打發時間......寫文風格和現在好像沒什麼變?也就是說......沒進步?!!!

想當年(←)是為了題目「戰火」兩個字而寫出這篇文的......我果然是話癆啊~

===============================================================================

小時候,因母親早殁、父親忙於賺錢,我一直是被同住的爺爺奶奶照顧的。那時,常聽學校同學說,家裡的爺爺奶奶多囉嗦,管這管那的,「囉嗦死了」,但我卻不這麼認為;相反的,我喜歡他們勝過我的父親和幾乎沒有印象的母親。

爺爺會把我抱在懷裡,念念童話書,或是說些鄉土故事給我聽;奶奶會煮豐盛的餐點,對我嚧寒問暖。

我的童年沒有太多深刻的記憶,因為每一刻都是平凡而快樂。

唯獨一件事,令我永生難忘。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站在離結帳櫃台有點距離的地方,景修看著正在付錢的泰燮。

原本他說自己付就好,泰燮卻說今天是特別的日子,所以他請客;反正泰燮生日的時候,他也會幫泰燮慶祝,錢的事他也就順泰燮的意了。

因此,景修久違地有個機會,站在一旁看著一般人眼中的泰燮。

剛認識泰燮時,是在濟州島往首爾的班機上。

即使鄰座的泰燮佯裝看報、佯裝不在意他的存在,他仍從泰燮始終微微顫抖的手指和直覺感受到,泰燮和他是同類。於是他向泰燮遞出他的名片,且在隔天便打電話約泰燮出來,有意、無意地暗示對自己對他的好感。

當時泰燮和彩英還有密切來往,偶爾三人會一起出遊。

對他、對彩英,泰燮都是一樣的謙遜有禮。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在服務生的帶領下,景修和泰燮在靠近窗邊的四人座面對面地坐下。

瀏覽過菜單後,兩人點了同樣的牛排餐點。當泰燮要闔上菜單時,他略為遲疑了一會兒,仍是翻到酒單那一頁。

看了看,點了瓶景修愛的紅酒。

「可以喝酒嗎?」

待服務生離去,景修帶著略微揶揄的口氣問道。

泰燮不喜歡他喝酒,尤其是在前陣子他為了秀娜而喝悶酒惹得他既生氣又擔心,從去首爾的那天起,他已經連續幾天都沒喝了;剛才送走秀娜,見她哭,本想喝酒,也因為想起泰燮的話才改喝水。

「是你的生日,為了生日而喝的酒沒關係。」他是不喜歡景修喝悶酒,那種時候他總是喝得爛醉。

Akirainak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